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第024章 因为他嘴笨人傻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2102 2019-10-22 10:55:59

  王府马车在街道边停了许久才慢悠悠地走了,林妍感觉到了楚烨的视线,却从头到尾都没转头看一眼,只专注于心爱的小馄饨。

  系统忍不住问道:“妍妍,你不高兴了吗?”

  林妍摸**兔子的粉色的长耳朵,低笑道:“不,我觉得摄政王很可爱。”

  系统的大数据库都要紊乱了:“可是他说妍妍小矮子呀!”难道人参公鸡都能产出可爱值了吗?

  林妍低头看看怀里的奶兔子,见它乌溜溜的眼睛里满是茫然,不由乐出声来:“那是因为他嘴笨人傻呀。”

  系统的大数据库告诉它,并不是这样的,楚烨这种大佬,嘴炮技能满点,又凶又狠狡猾聪明,分明就是个狼人。

  所以,大约……还是妍妍的审美出现了问题。

  系统怜惜地蹭蹭林妍的掌心:“妍妍开心就好啦。”

  林妍闷笑连连,撸着兔子吃完了一碗小馄饨,下一碗前后脚就被摊主送了上来。

  “多放虾米多放醋,客人请用。”摊主笑呵呵说完,逼音成线,嘴唇不动,声音却传送入耳:“信已经送到,林二爷不日将归。”

  林妍自顾自点点头,往筷子笼里放下了一片金叶子,便认真专注地吃起了第二碗小馄饨来。

  小馄饨一如既往的美味,再加上消息贩卖点的加成,让林妍时不时便要来打打牙祭,顺带买卖点儿消息。

  摊主别看平日里就是个笑呵呵的老实人,杀人灭口的时候却是超凶,但他信誉好消息可靠,绝对算得上顶尖的那批消息售卖点了。

  林妍上一世花了二十多年时间,才有资格接触到这个层面,这一世有钱有闲,自然只要最好最准确的消息。

  林家,三公主府,润王府,上至整个朝堂局势,下至江湖大小势力,她最近把钱都花在这些消息上了。

  她如今能玩儿得如此得心应手,对林家上下和宋润一步算百步,全得益于这位摊主了。

  吃完了馄饨,林妍满足地摸了摸微微有些鼓胀的小肚子,愉悦地眯眼晒了会儿太阳,这才在桌子上放下馄饨钱,往林家去了。

  如今有三公主罩着,贱籍危机已解,她也该做下一步了。

  只是让爹娘忌惮哪儿够呢?

  她还要做到更多,才能从爹那儿探听到连摊主都没有任何线索的消息——她孩子的下落。

  林妍垂眸摸摸瞳瞳的耳朵:“看来抽奖又要推后了,我二叔是后天高手,整个家族的武备力量都由他管,用对付我爹的手段,对付不了他。”

  系统蹭了蹭她的掌心:“妍妍我们不着急,安全第一!”

  林妍摸了摸系统的脑袋,心里思忖着接下来要做的每一个细节,推演数次发现都没问题之后,这才回家。

  腿刚迈进家门,她就觉得气氛不大对,之前对自己敬畏惊惧的下人们,这会儿神色又变了,态度也古古怪怪的。

  等回了自己的秋语阁,还没进院子,就远远听见了一阵哭声。

  哭声连成片,显得整个秋语阁都愁云惨雾,仿佛人间地狱一般。

  林妍站在门口,撸着兔子笑了:“这是给我提前哭丧呢?”

  院子里的哭声瞬间滞了滞,大半儿人都给吓得憋住了。

  林妍啧了一声:“哭啊,怎么不继续哭了?”

  众人被她含笑的声音弄得头皮发麻,一个个噤若寒蝉,更怕了。

  林妍噗嗤轻笑:“你们这届闹事的,不行啊。”

  一个小丫鬟哒哒哒迈着小碎步跑了过来,殷勤接了林妍拎着的东西,乖问安:“主子您回来啦。”

  林妍上下打量了小丫鬟一眼,问道:“怎么回事?”

  小丫鬟细声细气地道:“回主子的话,柳柳姐姐第一个来的,跪在院子里也不说话,就是哭。没一会儿,大家都来了,跟着柳柳姐姐一起哭。”

  忽然就被点名的柳柳:“……”珠儿这小贱人怕不是想找死?!

  林妍都被逗笑了:“又是柳柳啊。”

  她走到了正屋前面的台阶上,居高临下地看着柳柳:“你脑壳是好了?还是完全磕坏了?”

  刚刚还跟柳柳齐心协力的众人这会儿全萎了,一个个趴在地上就没敢起来,这倒是越发显得柳柳腰背挺直,鹤立鸡群了。

  柳柳看见林妍就觉得腿肚子抽抽,脸面也隐隐抽痛,一抬头一对视,才发觉自己怕的不止是这点儿,竟还隐隐有尿意控制不住的感觉。

  林妍眯眼,温温柔柔地劝告道:“夹紧了,你要是敢尿在我院子里,我就敢让你一点点舔干净。”

  柳柳怕死了林妍这幅披着羊皮的狼人模样,竟奇迹般地把尿意给憋了回去:“大,大小姐饶命!奴婢今天是请罪的……”

  小丫鬟珠儿这时候搬来了太师椅:“主子,您坐着训话。”

  说话间,又是捧茶又是拿糕点,殷切地像是一只讨好主人的小狗儿。

  柳柳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顿时就被这一连串儿的讨好给打断了,气得瞪大了眼睛,像只鼓眼睛的青蛙。

  林妍被逗乐了,端起了茶杯慢慢撇着茶沫,这才漫不经心地问道:“你说你今天是来干什么的?”

  那气场何止一米八,十米八都有了。

  柳柳嘴唇哆嗦,跟林妍对视的瞬间,脑海中就一片空白,早先编好的台词都忘光了。

  柳柳这个领头人都被吓成了半个智障,其他人就更害怕了。

  一时间,刚刚还哭得热闹的众人安静如鸡,竟无一人敢抬头,齐齐跪伏在地,把胸脯都死死贴在了地上。

  小丫鬟珠儿瞪圆了眼睛,满脸敬畏钦佩地看着自家主子的侧影,眼中异彩连连。

  林妍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珠儿,慢吞吞地喝茶吃点心,等着下一波好戏上台。

  她手中的茶才喝了一半儿,眼看着前排兵齐齐跪了的宋茜然,就雍容华贵地来了。

  宋茜然不得不来,林妍的威慑力太强悍,再等下去局面不会变好只会更坏,那样就不是打舆论战,而是给对方送威望了。

  “妍妍,你在干什么?”宋茜然先是一怔,继而面露不忍:“林家家风清正,向来体恤下人,你怎么能这样苛待他们?”

  林妍没忍住,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对不住对不住,听见娘说家风清正,就没忍住。”

  宋茜然听懂了她的未尽之意,脸顿时就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