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第025章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2060 2019-10-23 08:55:00

  林妍一句被家风清正给逗笑了,弄得整个院子里的人都噤若寒蝉,更往地上趴了趴。

  饶是宋茜然脸皮够厚,也没忍住羞恼地红了脸:“你什么意思?”

  林妍温声细语地怼道:“其实最近发生的事情,前因后果大家差不多都知道了,娘非要我再说一遍?”

  逼嫡长女入贱籍,一计不成就改做家妓,这得什么神一样的清正家风,才能干出来这种事哦!

  林妍满脸诚恳:“如果娘真的特别想听始末,没关系,我来说,保证一定逻辑清楚,细节分明!”

  宋茜然差点儿绷不住表情,沉声道:“妍妍,你别转移话题。这些都是府中老人,伺候主子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正说着话,远处就又有人来了。

  林妍眯眼一看,竟是本该晚几天到的林家二爷,林松。

  林妍顿时就明白她娘今天玩儿的什么招了,原来不止是想坏自己的名声,更是想让二叔厌恶自己。

  林二爷是武修天才,自小便在武修宗门学习,成年了才归家,掌管林家所有武备力量。

  他性情里很有正统武道精神,虽然有世家子弟的圆滑,但也带着江湖人特有的侠义之气,向来厌恶欺辱老弱妇孺之人。

  如果自己之前没有提前给二叔送信,揭穿林家上下所为,如果二叔这一趟回来不是夹带特殊目的,那么,她娘这一趟还真就能算计成功了。

  眼见着林二爷进了院子,宋茜然越发痛心疾首,声声哀婉,怒其不争地细数林妍苛责下人,不孝不悌的罪名。

  林妍打断宋茜然,问道:“这些人没收工钱吗?没卖给咱们家吗?”

  宋茜然眼中浮出喜色,厉声道:“工钱是他们应得的!便是卖身给了咱们林家,也不是猪狗任由你践踏凌辱!他们也是爹生娘养的!”

  她痛心疾首:“妍妍,爹娘这些年是怎么教你的?你真是太让娘失望了!”

  林妍不怒反笑:“他们为什么今天跪在这里?因为他们之前奴大欺主,克扣我折辱我,这会儿见我认了公主做义母,怕了,所以才来求饶。”

  她不急不缓地道:“拿钱不办事还想噬主,却说什么功劳苦劳?娘,难道您买他们回来,不是为了指使用人,而是为了供他们当您主子吗?”

  宋茜然被气得头痛欲裂:“林妍!你这说的是什么话?”

  林妍礼貌地道:“说的是人话呢娘。你可是一家主母啊,奴才以下犯上,您应该要么打杀要么卖了,而不是让我这个苦主原谅他们啊。娘这么糊涂又心慈手软,日后可怎么撑起林家后院啊!”

  宋茜然被林妍怼得粗喘连连,抖着手指着她:“逆女!”

  林妍仿佛被她的指责伤到了,黯然看向了林二爷:“二叔您回来啦,我能问您个问题吗?”

  林二爷点头:“你说。”

  林妍伤感问道:“您知道我亲爹是谁吗?”

  林二爷一愣,继而狠狠皱眉:“胡说什么呢?你是林家嫡长女,身世清楚明白,怎么能如此自疑?这是大不孝!”

  林妍苦笑道:“可是……”

  她看了宋茜然一眼,苦涩道:“可是我听说,我其实是个奸生子,还是娘被人强迫生的。爹爱重娘不舍地怪娘,可娘却……”

  宋茜然血往头上涌:“……”我可去你娘的听说!这话分明就是从你嘴里冒出来的!老娘亲耳听到的!

  她再好的谋划都被这话给崩了,劈手就去抽林妍耳光,却被林二爷沉着脸拦住了。

  “够了大嫂,笑话闹一场就够了,您这名声当真不想要了吗?”

  林二爷实在是忍无可忍,他向来知道大嫂偏心,但偏到为了给小女儿抢大女儿的未婚夫,就撺掇丈夫让长女入贱籍,逼迫不成便要将嫡长女弄成家妓……

  这嫂子怕不是疯了?!

  她也不想想,她对亲生女儿做的这些事,能不让人怀疑林妍的身世,怀疑她自己的清白吗?

  宋茜然微微一滞,沉声道:“二弟什么意思?”

  林二爷冷笑起来:“弟弟的意思是,大嫂这些年越发糊涂心软了,妍妍说得对,这些奴才,该死!”

  他抬手一指院子里跪着的众人:“来人!把他们拖出去,查清楚罪名,该杀的杀,该卖的卖,若有活着敢乱说话的,便让他们一家子都闭嘴!”

  随着他话音落下,六个家将立刻涌入,如同狼扑羊群一般,挨个卸掉那些下人的手脚关节。

  “夫人!夫人救命啊!”

  “我们都是听您的命令才来的啊!”

  “夫人老奴不想死!”

  ……

  一时间,整个秋语阁都仿佛成了闹市,宋茜然谋划曝光,彻底成了笑话。

  林二爷面露狠厉之色:“让这些攀诬主子的刁奴都闭嘴!”

  六个家将立刻卸掉了所有人的下巴,这才断绝了那些让宋茜然身败名裂的话。

  林二爷面容冰冷:“还请大嫂记住今日之教训,往后莫要再恣意妄为,自己给自己身上泼脏水!”

  宋茜然脸色发白,又羞又气:“二弟,这是帝都林府,后宅之事实在不用你插手!”

  她比任何人都想弄死这些不争气的下人,可这二十多个人都是为她办事,倘若真任由林松把所有人都杀了卖了,日后谁还敢替自己做事?

  宋茜然勉强扯出笑来:“二弟放心,我会安排好一切的。”

  林二爷被气笑了:“怎么安排?留着这些欺辱林家嫡长女的下人自在逍遥?大嫂啊,你是真不怕坐实跟人通奸的名头是吧?”

  这话说得也太难听了,偏偏又都是真实存在的,苛待亲生女儿狠了,可不就是把自己往流言蜚语的风口上逼?

  宋茜然强笑道:“我能处理好,二爹,咱们还是各司其职的好。”

  林二爷却不给她半点儿置喙的余地,冷声道:“大嫂要是能处理好,还需要我来插手吗?我们浅析林家的脸,都要被大嫂丢尽了!”

  他之前还说让几个下属去查证,这会儿却直接下令道:“把这些人全都发配到西北极寒之地去挖煤,这辈子都不许回来!”

  他这话一出,一众奴仆顿时癫狂,宋茜然也气得嘴唇都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