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第027章 心理阴影那么大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2109 2019-10-24 08:55:00

  林二爷本来说起医术的事,只是为了救他师尊,没想到却能得到这样的意外之喜。

  缝合之术!

  是了!

  缝合之术!

  还有比这个更适合用来积攒军功的东西吗?

  他目光灼灼地看着林妍:“你可以替你师门做主?这缝合之术之前从未在世间露面,应当是你师门的不传之秘吧?!”

  林妍淡淡道:“不过是基础学问罢,我懂的东西,又何止是这些呢?”

  她勾唇轻笑,如同让人无法掌控的魔魅:“所有人都知道武修要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可掌控了基础之法,就能成为后天先天高手了吗?”

  林二爷猛地明白了过来。

  是了。

  缝合只是基础手操,便是所有人都学会了又如何?

  那绞肠痧的治疗手法,始终只有眼前这少女才会!

  林二爷忍不住再一次在心中叹息林妍不是个男儿身,正要细细再问,外面就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二爷!老爷子不好了!”

  林二爷瞬间脸一白,拽着林妍就往外冲:“快去救人!”

  林妍扒住门框:“等等!我的药箱!”

  林二爷唯恐拽怀了她珍贵无比的手,忙忙撒开她,抖着唇连声催促:“快去拿!快些!”

  林妍匆匆跑进内室背上药箱,出来就被林二爷拎小鸡儿似地拎着,直奔西北角的别院。

  进门前,林妍扒着门框开条件:“两个条件,教我古武,帮我保密。”

  林二爷扒开她的手指,推着人往里面走:“可以!”

  边走边许诺:“军功的事儿我单线负责,等安排好了再跟你爹说,你的人身安全我也全权负责,还有吗?没有了就赶紧救人!”

  林妍竖起一根手指:“有。”

  林二爷喝道:“说!”

  林妍把布袋里的兔子塞给林二爷:“帮我抱好,然后,所有人都出去!”

  林二爷捧着奶兔子被扫地出门,眼睁睁看着门关上,整个儿都僵的。

  守门家将小小声问道:“二哥,怎么办?”

  他看看紧闭的房门:“要踹门吗?”

  林二爷捧着兔子,面无表情地瞪他:“惊扰了治疗过程,你陪老子一个师尊吗?……守着!守好了门,谁敢擅闯都直接打断腿!”

  “是!!!”

  ……

  外面林二爷厉声安排的时候,林妍也已经跟患者面对面了。

  床上躺着的老者汗如浆下,脸色灰败,隐隐透出了几分死气。

  他显然很痛苦,可因为性格坚韧傲气,竟是硬是忍住了没有半声痛苦呻吟,甚至还笑了笑:“小丫头心态不错。”

  系统借着林妍的眼睛迅速扫描了一遍:“妍妍,是急性阑尾炎。”

  林妍当然知道这是绞肠痧。

  应该说,从她询问系统能够救绞肠痧开始,眼前的老者,就是她计划中的一环。

  三公主的确是阻拦宋润纳妾的捷径,但比起三公主,林妍并非没有更好的选择,之所以选择三公主,不过是因为老者也得了绞肠痧。

  说到底,她一开始想的就是一箭双雕,不但要攘外,更要安内。

  林妍冷静地看着老者:“师公好,您的病不能耽搁了,我需要划开您的肚子,取出烂掉了的肠子。”

  老者哑声笑了:“小娃娃,年纪不大,口气不小啊。”

  林妍也跟着笑起来:“前辈很快就知道,年纪不大,后面还能搭一句本事不小。”

  老者如鹰双目冷冷盯住了林妍,全身杀气几乎倾巢灌下。

  可林妍就像是没感觉到巨大的压力一般,有条不紊地跟他叙述了整个治疗过程和治病原理,然后比划了一下要开刀的位置。

  她笑问道:“所以,您敢治吗?”

  老者盯着林妍,若非对方额头上冒出了薄汗,他都要以为对方是跟自己一个等级的武修了。

  他深深看了林妍一眼,敛了杀机,朗然低笑出声:“好胆气!小姑娘,老夫这条残命,交给你了!”

  林妍笑得舒朗明媚:“师公放心,晚辈一定让您亲眼放心。”

  老者哈哈一笑,扬眉:“来!”

  可怜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将要怎么“亲眼放心”,这会儿笑得非常硬朗,以至于人设操得太高,后来,后来心里的阴影面积,大出天际了。

  两个时辰后,林妍给老者绑了一个漂亮的绳结。

  她笑眯眯地称赞道:“叔公真是硬朗,气势非凡!”

  老者脸皮狠狠抽了抽,嘴唇颤颤:“别冲我笑,肚子疼。”

  林妍笑嘻嘻地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真诚道:“那肯定是您的错觉,这会儿麻沸散的药效还没过呢,你根本没有知觉。”

  老者:“……”林二!逆徒!快来把你侄女儿叉走!

  林妍看着他的表情,哈哈笑开了,那明媚轻松的眉眼,就好像一道充满了希望的光一样,让老者恍然意识到,他是真的得救了,不用死了。

  林妍温声道:“麻药的劲儿还没有过,您别睡得太沉了,我让二叔来跟您说话。别担心,您很快就会好起来了。”

  老者含糊嗯了一声,不由跟着笑了起来。

  林妍再一次检查了他的所有身体数据,这才出了门。

  院子里,林二爷兔子似的蹦过来:“怎么样?”

  林妍点点头,塞给他厚厚一摞医嘱:“所有应该注意的点都在这里了,伤口只有我能碰,其他的就跟正常养伤没差。”

  林二爷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真的就好了?治好了?”

  林妍从他怀里抱走瞳瞳:“当然。”

  林二爷见她要走,一把抓住了她的后衣领子:“等等!”

  林妍缓缓转头,精致明媚的小脸儿没有任何表情。

  林二爷讪讪咳嗽了一声,松手:“咳,身高差距,随手一抓就抓到领子了。呵。呵呵。”

  林妍哈了一声,问道:“二叔的意思是,我是个小矮子?”

  林二爷被她小心眼儿的样子逗笑了,努力想摆出诚挚脸,但失败了:“唔,嗯,你还会长高的。”

  林妍狠狠翻了个白眼,气咻咻转身就走:“屋子自己收拾,其他一切照医嘱来,我得休息,先走了!”

  林二爷迟疑了一下,没敢再抓已经炸毛了的侄女,站在门口迅速看着医嘱,确定自己能进去探视之后,忙忙冲到了床边。

  “师尊?师尊您醒醒!别睡太沉!”林二爷心慌慌地叫着。

  老者脸上隐有菜色:“没睡呢。”心理阴影那么大,怎么可能睡得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