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第028章 我有一个秘密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2166 2019-10-24 09:00:00

  眼见师尊脸色不佳,隐有菜色,林二爷顿时着急不已:“师尊是伤口疼吗?”

  他小心翼翼地从被子里拉出老者的手,给他摸了摸脉,几番确认之后,不由又哭又笑,眼眶通红。

  “师尊,师尊您真没事了,如今只是气血不足……您真没事了!”

  老者见弟子难得这般孩子气,心中一软:“是啊,我没事了,你这下总该放心了。”

  见林二只是点头,满脸欢欣,老者却有些忧心了。

  林二向来敬重他兄长,又向来重情重义。

  如今林妍成了自己这老家伙的救命恩人,林二必定对林妍百般维护。

  可林妍那父亲,性子看似温和,实则却最是凉薄功利,林妍这般妖孽出色,林擎怎么可能会不动心算计?

  到时候一个凉薄狡猾一个沉稳聪明,怕是碰撞起来能把林家翻个底儿朝天。

  到了那时,手心手背都是肉,林二当如何自处?

  老者想了想,沉声道:“林二,看好你哥嫂,万万莫让他们再为难林妍。”

  林二爷忙点点头:“师尊放心,我知道轻重。”

  老者示意他去看一旁的桌案:“不,你不知道。你看那半截烂掉的肠子,她让我亲眼看着,从我腹中取出来的。全程,她手都没有抖一下。”

  林二爷顺着视线看了过去,瞳孔猛地缩了缩。

  老者问道:“现在你知道我想让你知道什么了吗?”

  林二爷只觉得浑身都在冒着凉气,许久才道:“是,师尊,我知道了。”

  老者叹了一口气:“你去吧,家有天才本是好事,千万莫要变成了祸事了。”

  林二爷心中满是凝重,匆匆把那一叠医嘱交给了下属,千叮万嘱之后,这才径直找林擎去了。

  他大哥就是再宠妻无下限,也绝不能拿自己肾开玩笑。

  万一把侄女儿逼急了,割你一刀呢?

  且不说林擎被弟弟约谈之后的心情,只说林妍这边,热闹都还没完呢。

  她才刚进了院子,就见一个熟悉背影正跪着,膝盖下面的血都蜿蜒成溪了。

  是柳柳。

  她竟然还没被弄走。

  小丫鬟珠儿虎视眈眈地挡在正门口,仿佛柳柳有半点儿异动,她就会立刻扑上去咬人。

  见林妍回来,珠儿眼睛刷的一下就亮了:“主子!”

  柳柳比她的眼睛还亮,扭身伏地,大哭:“大小姐!求您!饶了我!我不敢了,真的再也不敢了!”

  她拿膝盖刻意捻动着碎瓷片:“您不是喜欢我跪碎瓷片吗?我天天跪都行!只要不让我去西北极寒之地,怎么样都行!真的!”

  此时此刻,这个心比天高的婢女,是真的怕了,怂了。

  林妍对柳柳的心态不感兴趣,她感兴趣的是:“谁放你出来的?”

  林二爷在林府的威信仅次于林擎,他下令要送走的人,竟能跑出来求饶,多稀罕啊!

  柳柳怕得要命:“我……”

  林妍眯眼:“说错一个字,我现在就叫人来送你滚。”

  柳柳顿时软了身子:“我自小在林府长大,知道太多秘辛,我娘又是夫人身边的人,所以我格外不好处理,所以,我威胁来了这么一个机会。”

  她目光灼灼地看着林妍:“只要大小姐给我一条命,我愿意告诉大小姐一个秘密!”

  她的眼睛亮得惊人,让林妍真的生出了浓厚的兴趣来:“如果你这个秘密够有趣,你可以不用去。”

  柳柳瞬间喜极而泣:“是,是,谢谢大小姐给我机会!”

  她张嘴便要说话,外面却有人来了,吓得柳柳猛地闭上了嘴。

  林妍从柳柳的反应里意识到,这个秘密,一定特别大!

  她的兴趣更浓了,甚至摆摆手直接叫了珠儿:“你去找二叔的人,就说是我说的,这个丫鬟我留用了。”

  见珠儿当真领命而去,柳柳大喜,第一次如此诚心诚意地感激林妍:“大小姐!大小姐我一定为您肝脑涂地!”

  林妍逗弄小狗儿似地拍了拍她的头顶,转头看向了来人:“稀客呀。”

  来人是个人林妍年岁相同的少女,明眸善睐,长相柔媚甜美,气质柔润干净,如同春日杨柳般纤细美好。

  这人名叫林清,算起来也是林妍的救命恩人了。

  当年宋茜然还怀着林妍的时候,跟随林擎去外地当官,因为当地局势复杂,竟是遭遇了追杀,跟林擎半途失散,又动了胎气早产。

  是林清的父亲出手帮忙解决那些追杀者,才让林妍得以平安出生。

  后来宋茜然坐月子期间,那些杀手再次追杀而来,林清的父亲把两个孩子托付给了宋茜然,引走了追兵,却一去不复返。

  自那之后,林清姐弟便成了林擎的义女义子,一直被林家教养。

  林清原名楚清,是林家夫妇考虑到林清日后的婚嫁问题,五六岁时将她改了姓氏。

  倒是她那弟弟楚秋,年纪虽小,却格外倔强,无论如何也要保留父亲唯一留给他的姓氏,仍旧姓楚。

  林清性子柔弱,不爱社交,但上一世结局却不错,林妍隐约记得是嫁给了哪个王爷做妾,后来还当了王妃。

  林妍上一世与她关系不错,两人都是不爱惹事的性子,又有救命之恩的渊源在,所以常在一处玩乐,比林荫这个亲妹妹还要更亲近些。

  但这会儿,不知道是不是林清来的时机不大巧,林妍再见到她,竟没有半点儿旧人相见的欢喜,只有满心的戒备。

  可她上下打量林清,以她的眼力,没能挑出任何的错处来。

  林清还是那个林清,有点儿胆小,但知情识趣,像是一只小心意思试探着周围的小仓鼠。

  “妍妍,”林清软声叫着林妍,跑过来轻轻牵住了她的袖子:“这一年多你都去哪儿了?我担心死了,可我问谁,他们都说不知道。”

  这一声含着担忧的询问,仿若穿透了时间的疏远隔阂,一下子拉近了跟林妍之间的距离,让林妍想起了还算无忧无虑的少女时期。

  看着林清含泪的眼睛,林妍心中微微一叹,抬手轻轻揩去她的泪珠,低声道:“我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吃了很多苦,这才回来了。”

  林清茫然地看着她:“啊?”

  她无措地问道:“那是什么地方?那你有没有受伤?有没有被人欺负?”

  林妍被逗笑了,晃了晃她的手,眉眼飞扬:“地方好远你不知道,有受伤也有被人欺负,所以啊,接下来,我都要让别人受伤,要别人被我欺负!”

  她笑眯眯问道:“你说好不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