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第029章 咱们走着瞧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2108 2019-10-25 08:55:00

  林清被林妍明媚的笑容晃花了脸,慢半拍地才听明白她的意思,忍不住就红了脸。

  她认真地晃了晃林妍的手:“妍妍想做什么就作什么,我都支持你!”

  林妍微微歪头:“即便我做的有些事情很可怕,你也支持我吗?”

  林清重重地点了点头:“嗯!”

  她软软地道:“我们一起长大的,是最亲密的姐妹呀!”

  所有的生疏在一言一语之间缓缓消散,林妍开心极了,愉悦地把小挎包里的奶兔子塞给她抱:“给你玩儿我最心爱的小兔子!”

  林清手忙脚乱地抱紧了软乎乎的小兔崽,不由就笑弯了眉眼。

  柳柳不想吭声的,但这一次跟上次不同,她实打实地跪在了最尖锐的碎瓷片上,没忍住痛吟出声。

  小姐妹两个同时低头看去。

  柳柳吓得脸都白了:“大,大小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太疼了……”

  林清迟疑着张了张嘴:“妍妍,不如让她先起来?”

  她压低了声音,实在怕林妍因此受罚:“她娘毕竟是娘的奶嬷嬷。”

  林妍摸了摸她怀里的瞳瞳,然后轻轻推了林清一把:“清清,我有些事情要问柳柳,你先回去,兔子借给你玩儿,我晚上去找你。”

  林清有些着急:“妍妍!你可千万别意气用事!”

  林妍认真点点头:“我知道,你去吧,没事的。”

  她这个小姐妹向来胆小怕事,自己有恃无恐,但林清却还要在她娘手底下讨生活,她不想扯她下水。

  林妍坚持送走了林清,见她一步三回头地走了,这才走向了柳柳,给了她药粉敷腿,耐心地等她说那个所谓的秘密。

  柳柳并不敢因为珠儿已经去求情而反悔,匆忙敷完了药,就立刻小心翼翼地道:“大,大小姐当年失踪的时候,我看到了。”

  林妍瞳孔骤缩,猛地站了起来:“你说什么?”

  柳柳害怕地缩了缩脖子:“大小姐并不是去赶庙会的时候被人掳走的,而是在,在家里被人抓走了。”

  林妍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爹娘都说……”

  她猛地顿住,忽然间想起来,她最后的记忆的确是在赶庙会不错,但,她记忆中根本就没有人被人掳走的片段。

  她后来所知道的一切真相,都是旁人说给她听的!

  比如她甩开了下人独自逛庙会,比如她胡闹调皮以至于被绑走,比如她带着身孕被扔在了家门口。

  她只记得她的确是去了庙会,但灯火似乎晃花了眼,再然后,就是母亲痛斥她未婚先孕,太过轻浮浪荡以至于被人掳走凌辱。

  林妍脑海中映出了无数怀孕后被指责怒骂的画面,想到父亲的无奈叹息和母亲的怒其不争,只觉得浑身发冷。

  真相,到底是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妍才想起来询问:“灯会是你跟着我吧?那时候到底怎么回事?我们怎么回来的?你还看到了什么?”

  柳柳早就被林妍之前的脸色吓蒙了,她从没见过这样的人,只是沉了脸而已,竟威势逼人,让她趴在地上不敢起来。

  直到林妍的问题接踵而至,还被林妍拽了衣领,柳柳才忙忙回神,怯懦回答道:“那日大小姐跟二小姐和清清小姐一起去庙会……”

  才刚说了几个字,她的表情陡然变得惊恐扭曲起来,挣扎着就要往后退。

  但,晚了。

  带着倒勾的鞭子凶猛甩来,上来就抽瞎了柳柳的一只眼睛。

  林妍这才发觉背后有人,扭头一看,却是林荫。

  此时的林荫状态极差,却力大如牛。

  她暴睁的眼球猩红如同恶鬼,一个大力将林妍撞开,挥舞着鞭子,出手如风地冲着柳柳的头连番抽打。

  “贱人!想跟林妍一起害我?想得美!”

  “去死吧!想指证我?妄想!”

  “叛徒!该死!”

  眨眼间,她就将柳柳抽得满脸血槽,满身血污,像是被犁过一般。

  林荫自小习武,而且因为根骨优秀一向进度惊人,而这会儿,她把她多年来的苦修成果全都施展在了柳柳身上。

  林妍不过被推开一步功夫,再想救人就晚了,她也救不了。

  林荫的状态明显不对,像是……磕了药。

  一股阴凉寒气从头灌到了脚底心,林妍眼中爬上了血丝,纤细的手指默默笼上了梨花雨的机括。

  只差一点,只差一点她就能知道当年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林荫,她是故意的吗?

  当年她是跟林荫一起去的庙会,林荫又如此心急地杀人灭口,所以,自己被人掳走,也有林荫的份儿?

  既然如此,不如……

  这时,一只软软暖暖的小手轻轻搀扶住了林妍,眨眼间就将她拖到了十米开外:“主子小心!二小姐她好像疯了!”

  是珠儿。

  林妍猛地回神,想起自己险些被心魔所控,差点失手杀了林荫,顿时冒了一身的冷汗。

  她想岔了,掳人和抢孩子的都不可能是林荫。

  林荫没这么大的本事,也没这样的脑子。

  那么,到底是谁?

  是谁不光算计了林荫,还险些差点儿把她也算计进去?

  林妍整个人像是被劈成了两半儿,一半儿冷静到近乎变态地思索着一切线索,一半儿盯着林荫,依旧想打爆她的头。

  似乎是察觉到了林妍的恶意,林荫猛地转过了头来,猩红的眼睛盯住了林妍:“你想害我?哈!你想害我!”

  她隐隐有攻击林妍的意思,恶意几乎凝成了实质。

  林妍笑了,抬起了手腕,扣着机括的梨花雨指着她:“想拿鞭子打我?来,试试。”

  林荫手里的鞭子吓得吧嗒落地,慌慌张张尖叫道:“林妍你敢!我可是你亲妹妹,你敢杀我,爹娘不会放过你的!”

  她如此欺善怕恶,从心不含糊,就好像刚刚发狂杀人的那个不是她一样。

  林妍失落极了,极力撺掇道:“试试吧试试吧,你抽我肯定很爽!”

  林荫想捡鞭子的手顿时僵住,又气又怕,困兽般尖叫:“不试!要试你试!”

  她强自镇定地咬牙冷笑:“你当我没长脑子吗?我只要不动你,你就没理由伤我!不就是打杀了一个贱婢,你能奈我何?”

  她冷笑着撞开了匆匆赶来的林清,到了门口,刚刚那嚣张的气焰顿时又回来了:“林妍!咱们走着瞧!”

  她显然很高兴,哈哈大笑着走远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