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第032章 我不是!我不干!你走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2086 2019-10-27 10:31:49

  其实不需要柳柳的口供,林妍也想清楚了许多事情,只是有了柳柳的口供作证,她知道得更清楚罢了。

  当日柳柳偷跑来秋语阁求情,多日不见的林清忽然出现,已经有些不打自招的意味,只是林妍到底记得上一世的情分,略过了这个可能罢了。

  可没想到,林妍计较情分,甚至让瞳瞳护着林清的举动,却反而揭穿了林清暗里挑事的真相。

  林荫被家法伺候了一顿之后,一直瘫着养伤,她既娇气又矫情,不好透了怎么肯出来?而且还专门拎了带倒刺的鞭子来灭口柳柳!

  唯一的原因,只能是有人去挑拨了。

  而瞳瞳重复了林清与林荫说的话之后,林妍就确定了林清的不清白。

  系统作为数据听不懂暗示挑拨,林妍见惯了女人宅斗的手段,却是闻弦音而知雅意。

  其实想想也是,能够从普通侍妾,一步步走上王妃之位,林清真的会是个单纯无害的小可怜吗?

  柳柳,是林清的人,一直都是。

  之前客栈绑架,肚兜构陷的事情,都是林清让柳柳撺掇着林荫去做的。

  至于为什么,鬼知道!

  可怜林荫还一直沾沾自喜,为陷害林妍而上蹿下跳,真正的挑拨者林清,却站在背后,居高临下地看着两人。

  看清了林清的算计之后,林妍就有了物归原主的意思,今天来,就是来还人的。

  而柳柳果然给力,一个照面就把林清给吓尿了。

  林妍惊讶地掩鼻后退:“清清你也是个大姑娘了,怎么能当众站着尿尿呢?”

  林清:“……”我可真是去你娘的当众!去你娘的站着!

  她嘴唇哆嗦,掩面羞愤奔走了。

  林妍虚情假意地扬声叫她:“清清你别跑啊!你是不是生病了才大小便失禁?我给你找个大夫吧?”

  “……”明明只有小!哪儿有大?!林清脚下一个踉跄,直接绊在了门槛上,噗通一声摔进了内室去了。

  林妍见状,噗嘻嘻地笑了起来,坏得像是一只恶作剧成功的狐狸。

  暗十八眼含崇拜地看着林妍,认认真真地把她的表情记下来,恨不得现在就回去画下来,好传回去跟大哥他们吹嘘她主子有多厉害。

  林妍笑睨了暗十八一眼,转而看向了林清的两个丫鬟:“还愣着干什么?快去给清清换裤子洗澡啊!擦干净了知道吗?!”

  两个丫鬟都快哭了。

  真是神特么的擦干净啊!

  她们主子分明就没有拉裤子!

  内室里,林清气得眼泪汪汪,一把摔了盆子。

  林妍叫这么大声,今日过后,所有人都要知道她大小便失禁,竟是拉了裤子了!

  林清越想越怕,趴在被子里呜呜哭了起来,凄惨得不行。

  她哭了许久,直到热水都烧好了,她才含泪进去沐浴,等她换了干净的衣裳出来,才隐忍地询问道:“林妍呢?”

  两个丫鬟欲言又止。

  林清隐隐觉得不好:“怎么了?说!”

  一个丫鬟含着哭腔道:“主子,大小姐她去请了大夫,说要给主子您看病,已经在外面等了一个时辰了!”

  林清顿时头晕眼花:“什,什么?!”

  丫鬟又怕又气:“还,还有……”

  林清呼吸不畅:“还有什么?”

  丫鬟气苦道:“大小姐请的是外面的大夫,并不是府里的。她,她还把柳柳和青嬷嬷给留下了,也在外面陪着大夫等了一个时辰了。”

  小丫鬟想起来那大夫看着柳柳的眼神,以及看着她们这些林清下人的眼神,还有那细思极恐的表情,整个人都哆嗦了起来。

  林清眼前一黑,差点儿泪崩:“你怎么早不告诉我?!”

  大夫等了一个时辰必定生气,到时候随口说几句气话,她岂不是要闻名整个帝都了?

  最可怕的是,柳柳那贱婢必然恨她,只要她与那大夫似是而非地说几句话……

  林清只想想那个场面,就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匆匆忙忙要出去应对,可一出门就看到柳柳站在灯火中,阴测测看了过来,没忍住,又尿了。

  大夫猛地站了起来:“失禁如此厉害?!”

  门口,探头探脑的下人们“嚯”了一声,一个个倒抽着凉气,跑远了。

  林清不由自主地伸长了手:“……”等等!都回来!我不是!我没有!你们千万别出去瞎说!

  可惜,没有人在乎她的挽留,唯有大夫以为她还有别的病症,忙忙过来帮忙。

  阴影里,柳柳轻轻摸了摸自己满是蜈蚣缝合痕迹的脸,以及自己空荡荡的眼眶,裂开被抽碎的嘴唇,愉悦地笑了。

  不枉她虚心跟主子学了那么久怎么吓人,苦苦练习最可怕的眼神,寻找最完美的角度啊。

  前主子,她尿得可真好看!

  站在更阴影里的青嬷嬷见了,忍不住狠狠打了个哆嗦,越发谨慎小心了。

  柳柳转头看她:“怎么了?”

  青嬷嬷扯出一抹笑:“我们现在怎么办?”

  她知道自己如今活着的唯一理由,就是因为自己出身润王府,亲自照顾柳柳能让人心有顾忌不敢下手,所以对柳柳看得很严实。

  柳柳露出一抹狰狞的笑来:“自然是,好好照顾清小姐。”

  她说着,低眉顺眼地走到了林清身边,在林清惊恐的目光中柔声道:“多谢清小姐接下来的照顾了。”

  林清看见她的脸就想窒息:“……”我不是!我不干!你走!

  柳柳抬眼看她,又把脸往前靠了靠:“清小姐你怎么了?您是要昏厥抽搐了吗?”

  林清再如何智计无双也不过就是个闺阁少女,眼看着柳柳那张缝得满是蜈蚣的脸靠过来,一个白眼便抽晕了过去。

  林清的两个丫鬟急坏了,前忍着害怕挡在床边。

  “别过来!”

  “走开!”

  柳柳半点儿不惧,还更往上凑了几分,笑道:“我以往也总是伺候清小姐的啊,我跟清小姐关系甚笃,你们知道的。”

  两个小丫鬟都快吓哭了,哆嗦得厉害,犹豫着要不要跟柳柳拼命。

  柳柳却见好就收,转头就往守夜丫鬟住的软塌上一躺:“我今日说话太多,实在是疲惫极了,要睡了。”

  顿了顿,她趴在床上朝两个丫鬟看去,如同鬼魅:“日后,我来给清小姐守夜呀。”

  刚清醒的林清颤了颤,又晕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