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第037章 美吧?太美了!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2279 2019-10-29 08:55:00

  这是哪儿来的小可爱,奶凶奶凶的,一下子让林妍想起来了系统化身的奶兔子。

  她笑着摸摸小姑娘的脑袋:“好的呀,谢谢你愿意跟我做朋友。”

  楚萌萌被她美得微微窒息,小脸儿都憋红了,铁憨憨似地笑了起来:“我太幸福了!”竟然能跟这么美的人做朋友!

  林妍被她傻乎乎的模样逗笑了,越发笑得楚小姑娘心神荡漾,晕陶陶如同醉酒。

  一旁的林荫见了,气得脸通红:“楚萌萌,你看脸下菜的花痴病还没好吗?我家的事,用得着你插手?”

  楚萌萌猛地收了痴汉笑,冷脸看向林荫,小手摸上鞭子:“要打一架吗?!”

  两人在女学中是同班同学,可同学爱半点儿没有,每次见面都剑拔弩张,尤其是武学课上,两人上三次课,两次都在决斗。

  林荫抬手就去摸鞭子,才想起来自上次打了柳柳之后,她的鞭子就被没收了。

  宋茜然脸色不大好看:“荫儿!”

  她沉声道:“给你姐姐道歉!”

  林荫的眼泪一下子就冒了出来:“娘!”

  宋茜然又心疼又气,她当然也不喜欢林妍,可也不能由着小女儿在外面作死毁坏名声。

  她的脸色又冷了几分:“闹脾气也该有个度,你不能因为你姐姐宠你让你,就胡说八道,知道吗?道歉!”

  林荫气苦道:“我就是觉得不公平!”

  一旁的掌柜的终于找到了机会,立刻寻找存在感:“诸位小姐不信的话,不如就来试试吧。林二小姐,不如就请你跟林大小姐一起试试?”

  这个试试,自然是试的那套头面了。

  宋茜然脸色微变,立刻就要阻拦小女儿作死。

  可惜,林荫仗着武功轻松躲开,眨眼间就到了柜台前,还把头上的朱钗都去了。

  “拿来!”林荫扬起下巴说道。

  掌柜的却没动,而是看向了林妍:“林大小姐,能麻烦您帮帮忙,替阁主正名吗?”

  林妍神色微动,掌柜的这话说得可真有水平,她如今再去,就是结下人情,而不是与众女争风头了。

  楚萌萌兴奋地欢呼:“妍妍姐姐我们去呀!”

  她小心翼翼地牵住了林妍的袖摆,见她没拒绝,顿时高兴不已地把人拖到柜台前:“掌柜的,来!”

  林荫瞪眼道:“我先来的!”

  林妍睨了一眼那套头面,眼含怜悯,温声道:“便给荫儿先来吧。”

  有好几个贵妇人看看林妍,再看看林荫,同情怜悯之色溢于言表。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那套头面红金白的搭配色彩,非得气场极大颜色极妍丽的人才撑得住,否则,只会显得人媚俗面黑,气质全无。

  林荫长得算是不错了,皮肤也白,但只看她的气质,众人就觉得不行了。

  而果然,等林荫兴奋地带上了全套头面,洋洋得意地看向了众人的时候,好几个审美极高的贵妇人,忍不住眼疼地撇开了眼。

  “简直像是野鸡非要披上凤凰皮,太伤眼了!”

  “原本看着还算白皙,这会儿看看其实黄得很。”

  “不都说林二小姐文武皆宜吗?这气质怎么会这样……猥琐?”

  “同样都是一个家里长大的,林二小姐这‘容’可实在不及格,连打扮自己都不会,真可怜!”

  ……

  众人虽然已经压低了声音,但这三楼再大也就这么大点儿,林荫又是习武之人,顿时便听了个清楚明白,笑容瞬间便僵在了脸上。

  她推开众人扑到镜子前面,认真去看,顿时脸色更难看了。

  真的,没那么好看。

  她让这套首饰蒙了尘!

  宋茜然不忍女儿再受人嘲笑,动作极快地将首饰都拆了下来,把她之前戴的全部戴上了。

  众人再看,不由就点了点头:“林二小姐长得甜美可人,就该这样装扮才好。”

  众人是好心安抚,林荫却只当众人嘲讽,含泪叫道:“我要让林妍也试试!我倒是要看看,谁才是野鸡!”

  众人见她如此尖锐偏激,不由齐齐皱眉。

  楚萌萌忙忙捧起了那些首饰:“妍妍姐姐快来试试!阁主说你是有缘人,我信阁主的眼光!”

  她提起了簪花阁的阁主,一下子就替林妍解了围——亲妹妹已经如此狼狈,她原本不好再试了。

  一个贵妇人笑道:“好孩子,就当是给咱们这些姨姨面子,试试吧,簪花阁主的手作次次只展不卖,我们也好奇这样的首饰戴起来,到底有多美呢!”

  这贵妇人身份明显很高,她一出口,众人都跟着笑了起来,催促林妍去试。

  宋茜然骑虎难下,又得罪不起那位贵妇人,便笑着,亲自去给林妍簪发。

  待宋茜然弄好了之后,后退一看,不由便愣住了。

  整个三楼都静了静,因为林妍的美貌。

  林妍本就长得妍丽,这套奢华华贵的头饰一戴,火红的颜色,生生将她本就霸道的美貌又晕染出了几分气场,又妖又魅。

  妖媚对闺阁女子来说,本不是什么好形容词,偏偏用在林妍身上,却让一众女人们厌恶嫉妒不起来,只因为她的气质,太清贵了。

  就算对方是妖,也该是牡丹真国色的花妖帝后,端方大气,眼神清正,仿佛诛邪不侵一般。

  许久,之前替林妍说话的那位贵妇人惊叹道:“如今才是真信了阁主的话,这有些东西,还真是要讲究个缘法的。这套头面,的确跟林大姑娘有缘。”

  除了林妍,旁人再戴不出这种妖媚和清正融合的气场了。

  世上美人美在皮囊的多得是,但美在骨子里的人,却太少了。

  林妍羞涩地垂眸一笑,软声道:“夫人和大家都谬赞了,都是阁主的手艺太好了。”

  众人不由摇头,手艺好是真的,但这话听听也就罢了,毕竟,这还有林荫这么一个对照组生生放着呢!

  贵妇人温柔地摸摸林妍的头发,温声道:“好孩子,我很喜欢你,几日后的云家宴会你一定要来,我介绍我的女儿与你认识。”

  她说罢,冲宋茜然问道:“林夫人今日出门钱带够了吗?若是不凑手,我替妍妍付了吧。”

  宋茜然忙笑着摇头:“不用不用,多谢国公夫人担忧,我带够钱了。”

  她干净利落地给掌柜付了账,难得温和地夸了林妍好几句。

  林荫从没见过她娘这样,又羞又气,捂住了脸,泪奔而去。

  宋茜然原本正跟国公夫人约好了一会儿要一起坐坐,这会儿顿时僵了僵,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林妍觉得宋茜然的态度有些奇怪,不由多打量了那位国公夫人几眼。

  楚萌萌以为她好奇,压低了声音小声道:“这是齐国公夫人呢!”

  齐国公?

  林妍脑海中猛地闪过了一桩上一世的闹剧,瞬间就明白了宋茜然态度如此奇怪的原因。

  她生生被气笑了。

  我说呢!

  原来这一趟出来,是为了相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