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第040章 就这么高兴?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2368 2019-10-31 22:45:51

  林妍今天其实没准备收拾林清,毕竟羊毛也不等总逮着一头羊薅,搞多了林清怕是要发疯乱咬人。

  可林清跟林荫说悄悄话的时候,特意就瞥了她一眼,那就让林妍的心情不大美妙了。

  恰逢林荫出手阴林清,林妍便助攻了一把。

  她其实只想让林清手一抖揍李玉一拳,谁想这姑娘这么给力,直接把人家裤子都差点儿拽下来。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清清你快撒手!”林妍差点儿憋不住大笑出声,背过身子好一阵才调整好表情。

  清美少女和青年同拽一条裤子,这场面可太可乐了!

  李夫人也是惊得直蹦:“快撒手快撒手!”

  李玉一张俊脸黑如锅底,猛地后退,却把裤子给扯出了一道口子。

  撕拉!

  这一声响起,整个屋子都陷入了一片死寂。

  林荫噗一声笑了出来,勉强遮掩笑意惊呼道:“林清你怎么能这样呢?!竟然用这种手段抢姐姐的相亲对象!”

  林清:“……”我可去您娘的!

  林妍:“……”这妹妹怕不是想死!

  被拖下水的林妍背后长眼睛似地指住了林荫:“荫儿你够了!我刚刚看到你给清清的凳子做手脚了!你坏了我们俩的名声,对你有什么好处?”

  李玉已经冲到了屏风后面,裤子系上了之后,他满脸阴沉地出来,默不吭声地拎起了凳子去看。

  “砰!”

  看完了之后,他便把凳子扔在了林荫面前:“林二小姐可真是好教养!害完了义姐又来害亲姐,这般心狠毒辣,也亏得润王殿下许你婚约!”

  李夫人也气坏了:“我儿不过是来拜访几位长辈,竟也遭了这样的无妄之灾!林二小姐!你可真是……真是……”

  她到底顾忌着林荫润王未婚妻的身份,忍了难听话,气冲冲跟国公夫人告辞之后,直接拽着儿子走人了。

  李玉临行前看了林荫一眼,那一眼,让林荫没忍住打了个哆嗦,这才觉得怕了。

  国公夫人叹了一口气:“茜然,你也该教教荫儿,若声名狼藉被退了婚,再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她摇了摇头,又拍了拍林妍的手臂,也直接走人了。

  等屋子里没了外人,宋茜然气得直拍桌子:“林!妍!”

  林清捂住了脸失声痛哭:“娘,我该怎么办啊?”

  林荫也又惊又怕:“娘,国公夫人不会跟三公主乱说话吧?怎,怎么办?”

  宋茜然更气了,指着林妍直抖:“林妍林妍!”

  林妍无语极了,她明明就是个无辜的池鱼啊。

  可她还是积极主动地挽起了袖子:“嗯哪,我在呢娘!娘是不是想揍妹妹,又怕妹妹学了功夫揍不过?没事我来按住她!”

  林荫气坏了:“林!妍!”

  恰好宋茜然也又叫了一声,前后两重奏似地,这尖叫声把外面的店小二都给吸引过来了。

  “贵客?贵客可还好吗?需要帮忙吗?”

  同时,也把还没走的林二爷给招来了:“大嫂,我进来了!”

  隔着大门传来的声音让宋茜然冷静了下来,忍着怒气盯住了林妍:“今日的事若从你嘴里漏半个字,便等着家法伺候吧!”

  林荫哼道:“娘,我看那李公子挺喜欢林妍的,叫林妍嫁过去,再把林清送给李玉当小妾就好了嘛!”

  林妍尚且还没开口,宋茜然就先怒了:“闭嘴!”

  与此同时,林二爷也进来了,沉着张脸:“荫儿又要让谁当妾了?”

  林荫向来怕林二爷,一下子就白了脸:“没,没谁。”

  林二爷狠狠瞪了她一眼:“你既然费劲千辛万苦抢了妍妍的婚事,就该珍惜些,别再作死了知道吗?”

  林荫险些被气哭:“二叔!那本来就是我的,怎么能是抢?!”

  林二爷懒得搭理她,只盯着宋茜然:“大嫂若是当真不会教孩子,我便去求个宫里头出来的嬷嬷教吧,免得如此丢人现眼,坏我林家颜面!”

  宋茜然一口气憋在了胸口,许久扯出笑容道:“二弟费心了,我知道轻重,今日回去就叫荫儿抄五十遍家规!”

  林荫想到那厚厚一摞林氏家规,脸都白了:“娘!”

  宋茜然怒斥道:“再废话就抄一百遍!”

  林二爷实在懒得看她惺惺作态:“知道轻重就不会做出作践亲闺女的事了!大嫂,你可想想你自己的名声吧!真想让人怀疑妍妍的身世,说你是奸生出来的孩子吗?”

  宋茜然气得浑身直哆嗦,但林二爷已经拉着林妍走人了。

  等上了马车,林二爷直接道:“去别院!”

  接着盯住了林妍:“接下来你全力学武,倘若能成,谁敢再轻浮到你面前,便是一巴掌抽个半死,以你的辈分也没人敢说什么,明白了吗?”

  林妍笑眯眯地点了点头:“知道啦,谢谢二叔。”

  林二爷见她笑得软甜可人,不由就觉得又憋屈又生气:“你娘那么糟践你,你都不知道生气吗?”

  林妍笑得春花灿烂,软声道:“比起想我娘对我的种种,我更想记住二叔不放心我,偷偷听墙角也要护着我的好事儿呢。”

  林二爷呼吸微滞,莫名就觉得心中一阵酸软,正不知该如何安抚小侄女,就听见外面忽然喧哗起来。

  他如蒙大赦地忙转头,粗声粗气地问道:“怎么了?”

  车夫声音很有些一言难尽:“二小姐上车的时候,脸朝下摔下去了,又惊了马,被马踹了一下。”

  林二爷:“……”

  他刷地拉开帘子往外看,就见林妍也凑了过来,眼中还含着兴奋,倒是终于像个有脾气的小孩儿了。

  林荫果然摔得极惨,倒不是伤势严重,而是,太狼狈了。

  那张白嫩小脸儿应该是磕在了车棱上,一道两指宽的红痕格外显眼,脑门应该是刚好撞在青石地板上,这会儿红肿一片。

  她衣裳刮开了,鞋子也甩飞了出去,首饰飞了满地都是,整个瞧着就是一小疯婆子。

  林妍看了一眼林荫的脚踝,噗嗤一乐:“被人给阴了。”

  至于出手对象,除了被算计的那位李玉李公子,还能有谁?

  凑在窗户上也往外看的暗十八却瞪大了眼睛,见鬼似地看向了簪花楼的一个窗口。

  林妍若有所感,立刻看去,却什么也没看见。

  她立刻再去看林荫的脚踝,顿时神色微妙。

  不大对,推算一下林荫上车的姿势,以及挨打的角度,打人的东西不是从茶楼这边出来的,而是从,簪花楼方向。

  但那位李玉公子,却偏偏站在茶楼方向。

  林妍默默地摸摸那个双狐漆木盒子,忍了忍,没忍住,笑开了。

  林二爷闻声问道:“就这么高兴?”

  林妍笑眯眯地靠在软垫上:“是的呀,就这么高兴。”

  林二爷又无奈又好笑地看着林妍,摇了摇头,只当做不认识那边的林荫众人,连声催促车夫赶紧赶车走人。

  悲愤爬起来想找林二爷撑腰的林荫见了,气得“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她猛地推开宋茜然,抽了侍卫的剑,就冲着不远处看热闹的李玉去了:“我跟你拼了!”

  管他打不打得过,反正先打了再说!

逍遥漠

谢谢Sc安锦、龙尊小艺涵、楚楚、SJY118末玖、张玲、肖兔子、梦幻风铃、幸会、的红豆打赏昂,么么叽!   谢谢幸会、的红袖币打赏,(づ ̄3 ̄)づ╭❤~   敲爱你们哒!么么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