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第042章 那得盘圆润些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2397 2019-11-01 15:02:39

  除了最初在破庙里的那一次威胁,瞳瞳从来都对林妍开诚布公,有商有量,越是相处,它就越是对林妍掏心掏肺,尽最大可能地维护她。

  林妍吃惯了被人坑骗的苦头,反而对这样柔软的善意有些无所适从。

  武学内劲是一种能量,瞳瞳既然能调动,便也代表它能够抽调走去使用。

  可它付出了系统能量支撑空间给她练功,却偏偏没要报酬,转眼就把内劲全还给了她。

  林妍压下眼中的热意,亲亲奶兔子的小脑门:“谢谢瞳瞳,我会更努力学习的。”

  奶兔子高兴极了,软绵绵地蹭了蹭林妍的下巴:“妍妍加油!”

  林妍眼中满是笑意:“等我找到了团团,无论瞳瞳升级到怎么样,都跟团团一起陪着我到老好不好?”

  奶兔子欢喜地耸起耳朵:“团团就是妍妍的宝宝吗?好的呀!瞳瞳一定当个好舅舅!”

  林妍噗嗤一声被逗笑了:“怎么不是当团团的好弟弟?”

  她有些惊讶地去抓它的两条后腿:“瞳瞳原来是个小公子吗?”

  奶兔子羞涩地蹦起来,三下两下蹿到了林妍肩膀上:“数据是没有性别的,系统只是觉得舅舅听起来比较帅气!”

  林妍被系统的宝气逗得直笑,温柔地蹭了蹭它:“嗯,瞳瞳想当团团的舅舅,那就是团团的舅舅。”

  奶兔子怜惜地蹭了蹭林妍的脸颊:“妍妍别难过,等咱们把你爹收拾得妥妥帖帖的,就能知道线索啦!”

  它温柔地窝在林妍的颈窝处:“妍妍稳住,我们一定能赢!”

  林妍低低地嗯了一声,把它捧下来:“兑换营养液。”

  一股甘甜的味道立刻传进了口中,林妍闭眼,拿内劲催化了一番,这才觉得身上有了力气,头疼也稍微好了一些。

  暗十八听见了动静,忙过来询问:“主子?您可以出关了吗?”

  林妍打开了门,懒洋洋软哒哒地挂在门边儿上,笑道:“好饿,想吃饭。”

  暗十八忙将她扶到了外间的桌旁,见她一直笑笑的,莫名就有些寒毛倒竖的感觉:“主子稍等!”

  她飞快奔出去叫下人准备饭菜,又让人拿来洗漱用品,服侍着林妍洗漱了,这才悄咪咪往后退了一步。

  果然不是她的错觉,主子今儿就是不大对劲。

  明明笑得春花灿烂,但,心情却反倒好像不大好。

  直到香喷喷的饭菜上桌,林妍飞快地开吃,又慢慢降下了速度,暗十八这才觉得屋子里让她心惊肉跳的气氛减退了大半。

  可这暂时的平静,很快就被打破了。

  听说林妍出关了,久等暴怒的大丫鬟匆匆而来,进门就尖锐地叫了起来:“大小姐可算是出来了!夫人急着叫您回去呢!”

  正吃饭的林妍手一顿,睨了一眼那大丫鬟:“让她闭嘴。”

  那一眼看过去,大丫鬟莫名就僵在了原地。

  又来了!那个可怕的感觉!暗十八好不容易放松的心神顿时紧绷,二话不说地就捂嘴拖人,干净利落地把人弄走了。

  等暗十八回来,就见屋子里静得落针可闻,伺候的下人们连呼吸都浅得听不大见了。

  她忙走到了桌边,给林妍夹了好几样她喜欢吃的东西,这才觉得那种让人窒息的感觉再次变淡。

  系统担忧地蹭蹭林妍:“妍妍你精神波动得好厉害,接下来什么都别做,休息一下吧。”

  林妍慢吞吞地在意识海里否了,我娘看起来急得很,再不回去,她怕是要冲到别院作妖了,我怕到时候会忍不住……

  系统没听到忍不住什么,却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林妍被逗笑了,转而看向了暗十八:“我娘又下达了什么指示?”

  暗十八瞄着林妍的神色,小声道:“让姑娘回府学规矩,明天就是云老夫人举办的宴会,怕主子您不懂规矩被人笑话。”

  她说话声音比平常低了许多,柔柔软软的,听着让人舒服极了。

  “让那丫头回去告诉母亲,我晚上便回府。”

  “是。”

  林妍轻笑着睨了她一眼:“聪明丫头。”

  暗十八笑容乖巧:“我帮主子按按吧,学了好几年,手法一级棒哒!”

  林妍点点头,闭上了眼:“来。”

  她这会儿头疼得仿若是被斧头劈掉了一半儿,虽然挂上笑容就能忍得跟常人无异,但这脾气,却是遮掩不了了。

  这种时候谁来招惹她,她是真敢下手就把人给劈了。

  在这疼痛消除之前,她都不大想惹是非,怕自己到时候收不住,连劈好几个。

  暗十八的小动物本能让她越发乖巧,轻手轻脚挪到了软塌旁边,小心按住了林妍的太阳穴。

  这一按下去,无论是指尖下密布的冷汗,还是穴道充血的可怕手感,都叫暗十八惊得瞳孔微缩。

  她心中骇然,这,这样的境况,主子竟然还能笑得出来!还笑得那样自然舒朗!

  暗十八又是震撼又是钦佩,然后就是心疼了:“主子快睡会儿吧,睡着了能更舒坦些。”

  “不着急,先跟我说说云家的情况。”林妍懒洋洋说道。

  “是。”暗十八动作越发轻柔,声线也越发柔软:“云家是军功起家,满门忠烈,云老夫人被圣上封为超一品诰命……”

  云家满门武修,又兼修文治,养出来的个个都是文能安邦武能定国的将门大才,但这些大才,无一不马革裹尸,死在了沙场之上。

  如今云家硕果仅存的男丁,便是定安侯云青,十五岁一战成名之后,便常年戍守边疆,好几年才回来一次。

  云老夫人坐镇帝都云家,替孙子稳住大后方,照顾教养门客,虽然卸任大元帅之位多年,却也无一人敢在她面前放肆。

  云家上下皆为帝王心腹,便是最荒唐的先帝在时,也没敢荒唐到云家头上去。

  不是动不起云家,而是怕动了之后,再没有人能比云家更忠心,更有能力护住大秦。

  云老夫人身上军功厚重,自己本身又是超一流的武道高手,新帝一向对她极为优渥,这一趟宴会,便是皇室公主帮着操办起来的。

  可以说,谁要是敢在这场宴会上胡闹,那打的可不只是云家的脸,更是皇家的颜面了。

  林妍啧了一声睁开眼,笑容中透着几分邪气:“不能闹事儿可就要命了,小十八啊,考验你的时候到了。”

  暗十八顿时绷直了身体:“主子您交代!”

  林妍轻笑着仰头捏了一把她的下巴:“明日你可得跟紧了我,万一我被人激得要宰人,你可千万拦住了我。”

  暗十八瞪圆了眼睛:“啊?”

  林妍叹了一口气:“或者帮我把人拖到暗处,套麻袋揍一顿也行。”

  她上下打量着暗十八:“你身上能藏麻袋吗?”

  暗十八小小声问道:“主子,我,我藏这里行吗?”

  林妍顺着她的目光一看,噗嗤一声笑了:“哈哈,那你记得把麻袋盘圆润些!”

  暗十八看着她妖冶邪气的笑容,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干涩的喉咙。

  主,主子今天也是又美又妖的一天呢!

  不!

  比过去更美,但也更危险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