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第052章 的确是很小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2108 2019-11-06 20:34:34

  粉衣少女名叫王蓉,是林清的闺中好友,父亲是吏部侍郎王朗,与林家可说是世交了。

  这王蓉比林妍小了一岁,模样娇俏美丽,性格却十分骄纵,她不喜欢林妍林荫,反倒跟林清玩儿得极好。

  脑子,一向都不怎么够用。

  昨天救治云老夫人的时候,王蓉就被林清挑拨得直奔林妍的脸来,结果被林妍拗脱臼了手腕,虽然接回来了,却疼得一晚上都没睡着觉。

  王蓉见惯了林妍唯唯诺诺的样子,这么急匆匆找来,就是来找茬儿逼林妍道歉的。

  可没想到,林妍不但勾引了她喜欢的人,还在她心上人面前抹黑她有病!让她闭嘴!

  王蓉当场就气炸了:“嗷!我杀了你!”

  她扑得又快又急,左手成爪直往林妍脸上抓。

  林妍一按桌子正要起来,楚萌萌却已经端起一碗豆浆,一个钢铁扣击,径直糊脸。

  “啊!”王蓉尖叫一声。

  “叫个屁!”楚萌萌翻着白眼,一巴掌拍在了碗底,碗顿时便碎了。

  王蓉又痛又怕,顶着一头满脸的豆浆,鼻子里缓缓流下了鼻血来:“……楚萌萌!我要跟你拼了!”

  “噗嗤!”林妍没忍住,笑开了。

  少女的笑容在阳光下盛过繁花,灿过骄阳,让人完全挪不开眼。

  闻青眼中的责难猛地一滞,难以压制的灼热和贪婪自心底烧起。

  这世上的男儿,哪个不想睡最最美的女人,握最大的权柄。

  林妍有颜,她是帝都第一的美人儿。

  林妍还有势,她是三公主义女,父亲官拜正二品吏部尚书,自己又懂医术,如今更得了云家的恩情,娶了她,便是青云路坦坦。

  这样的女人,为何不娶?如何能不娶?!

  闻青迅速遮掩了眼中灼灼锋芒,垂眼再抬眼,已经又是那个俊美脱俗,温和有礼的真君子。

  他给王蓉递了手帕和清水,让她洗漱,自己则温和好笑地看向了林妍。

  “蓉儿与我家是世交,误会了你怠慢我才会如此生气,再加上昨日跟你起了冲突,这才冒犯了。

  林大小姐年纪比她长些,别介意她的小孩子脾气。蓉儿是个好孩子,只是刀子嘴豆腐心,她若是说了什么不恰当的话,你别当真。”

  林妍眯眼打量着王蓉:“小?”

  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嗯,的确还小呢。”

  王蓉下意识地就含胸驼背,莫名自卑,继而暴怒:“……”我可去你娘的!老娘今天誓要杀你!

  “林!妍!”王蓉哇地大叫一声,又要扑过来。

  楚萌萌抽出鞭子便是一记鞭花。

  “啪!”

  清脆的鞭声响彻整个院子。

  她板着脸:“王蓉,你再放肆撒泼,别怪我抽你脸了!”

  王蓉顿时僵在了原地:“你,你们欺负人!恃强凌弱!不要脸!”

  楚萌萌翻了个白眼:“滚蛋!昨天你想挠花我妍妍姐姐脸的时候,怎么不说你自己不要脸呢?”

  林妍哦了一声,慢吞吞道:“原来是林清的同伙。”

  王蓉气得脸通红:“什么叫同伙?!你给我说清楚!”

  林妍认真建议道:“连这么简单的词你都不懂,要不,你从女学幼年班重新读起?”

  王蓉:“……”啊!我气死了!

  她气冲冲指住林妍:“你牛气什么?我刚刚都听见了!云老夫人根本不是你救的,是个神医救的!”

  这时候人已经很多了,虽然没靠过来,但都支着耳朵听着呢。

  林妍看宝贝似地看了王蓉一眼,决定好好激励激励她,让她好好给自己免费宣传。

  也的确是个宝贝了,王蓉叫唤得越厉害,自己越是没法反驳,就越说明自己救治云老夫人的事儿子虚乌有,自己也就越安全。

  九州大陆以武为尊,强悍的古武者和古武世家,哪怕没有入仕,也依旧享有极其崇高的地位。

  世人习武者万万人,却千中择一才能进入炼气,十万人能得一个后天境,百万人能得一个先天境。

  像云老夫人这样的后天境巅峰,大秦举国也才不过二三十个。

  能让这种程度的武道大能险些死了,可见刺客的恐怖了。

  她如今不过是个才刚入门的炼气菜鸟,真碰上,人家一指头就能碾死她。

  所以,被讽刺算什么?

  实惠她已经得了,如今王蓉上赶着替她圆谎,她实在是稀罕这蠢姑娘!

  林妍怜爱地看着王蓉,热情激励她再接再厉。

  她故意挺直了背脊,仿佛鼓起勇气似的反驳:“你不要说这么难听,我一个闺阁女子,不像你还上过女学,也就偶尔学了点儿急救手段,很不容易了!”

  王蓉越发趾高气扬起来:“你不上女学怪得了谁?谁不知道你是帝都出了名的蠢货?!就凭你,也配奢望救云老夫人!

  呵呵!这下攀扯不成,反倒成了笑话了吧?林妍!你以为你是谁?连你亲娘都不喜欢你,云家怎么可能看得上你?呵!小姐的身子,贱婢的命!”

  暗十八气得直咬牙:“主子!”明明那么辛苦地救人,凭什么让这种白痴讽刺嘲笑?!

  楚萌萌不知内情,但也气得不轻:“我要抽死她!”

  林妍一边按住一个:“无妨,人不要总想着跟猪讲道理。”

  话音未落,就见宋茜然跟林荫姗姗来迟,两人显然都听到了王蓉的话,脸色很难看。

  宋茜然沉声道:“王小姐,妍妍当年身体不好不宜住女学,这才没去女学,王小姐倘若不信,不如回去问问你母亲?”

  宋茜然不但是长辈,更是王蓉父亲的直属上司的妻子,王蓉再蠢也不敢得罪她,顿时涨红了脸,小声道了歉。

  楚萌萌趁着空档悄悄跟林妍道:“妍妍姐姐你听我说,昨天我把林清蒙骗你的事儿跟你娘说过了,你心里要有数啊!”

  林妍替她扶了扶簪花:“我知道了,多谢你啦。”

  这时,宋茜然已经跟王蓉说完了话,转头便盯住了林妍:“我听说,并不是你治的云老夫人?”

  林妍浅笑点头:“我若有那般本事,就太好了。”

  宋茜然高高提起的心猛地落回了肚子里:“你没惹祸吧?”

  林妍摇头:“没有。”

  宋茜然盯住了林妍的眼睛:“日后你要是再敢如此肆意妄为,林家的家法……”

  林妍脸上的笑猛地一收:“娘。”

  宋茜然忽然就滞了滞,竟忍不住退了一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