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第053章 本座不伺候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2042 2019-11-07 20:59:44

  容忍王蓉上蹿下跳,是为了扫尾,林妍不介意让她过过嘴瘾开心开心。

  可宋茜然想让她林清背锅,不行。

  林妍认真问道:“我想再问娘一遍,我当真,不是娘从其他渠道生的吗?”

  真是神特么“其他渠道”!

  听墙角的众人“嘶”地抽着凉气,继而古怪笑开了。

  宋茜然血往上涌:“你又在胡说八道什么?!”

  林妍冷着脸:“娘明知道我被林清骗了,为了听娘的话才去救人,何必张口就给我扣黑锅说我放肆妄为?

  您要是当真那么不见得我,不如请爹把我逐出林家,也免得您日日见了抓心挠肺,恨得辗转反侧。”

  宋茜然脸色不好:“你什么意思?”

  林妍沉声道:“我的意思是,您既然喜欢林清到让亲女儿背锅的地步,我愿意替她背锅,告诉所有人昨天的事儿跟她没关系。

  至于林清,你既然喜欢,便将她记做亲生女儿好了。只求她日后别再利用您,也别再算计荫儿,好好替我尽孝,我也算心满意足了。”

  林妍腿一弯就要跪下:“林妍愿意孝顺母亲,退出林家,林妍,今日在此别过母亲!”

  宋茜然脑中轰轰作响,一把攥住了她的手腕:“不许跪!我既生了你,又怎么会不认你?林妍!你这是在戳娘的心呐!”

  林妍眼尾泛红:“母亲难道非想我死了才甘心?也好,那我今日便自裁在这儿,也好叫母亲从此顺心顺意,时时开心!”

  宋茜然又气又怒,真背个逼死亲女的名头,不光是她,连她丈夫都要被御史参到死了!

  她咬牙道:“莫要再说胡话了,这次错的是清清,回去我便家法伺候她!”

  她哽咽道:“我生你不易,险些死了,好不容易将你养大,你可再别说这种扎我心肺的话!”

  林妍见好就收,扯出一抹笑来:“娘说得对,娘开心,林妍做什么都行。”

  众人见她眼中潋滟水波,却偏要红着眼眶哄母亲开心,顿时心酸不已。

  人长得太好看,是真的能为所欲为。

  便是女人们见了她这模样,也不由都心疼坏了。

  就连之前找茬的王蓉,也没忍住哽住了喉咙,憋不出难听的话来了。

  一直做壁花的闻青叹了一口气,温声道:“林夫人当母亲的却肯跟林大小姐服软,可见疼爱林大小姐到了骨子里。

  林大小姐快认个错,日后都要多多体恤母亲,莫要再咄咄逼人了。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况且林夫人还这样体贴你,实在是你天大的福气。”

  林妍忍不住把目光放在了闻青身上,眼尾越发红了。

  想让他当场去世,想得憋得慌。

  她早就查到闻家的这个嫡长子信奉迂腐教条,最会用条条框框教育人。

  可她没想到,真碰上这人被这人教育,会这么……难忍!

  王蓉找茬,他叫她大度点儿原谅王蓉,因为她年纪大一岁。

  她娘不慈,他就你母亲都服软了,你真可真幸运还不赶紧道歉和好。

  真是……太特娘的圣光普照了!

  闻青却误以为林妍是被自己贴心的话感动到了,见她看向了自己,顿时露出温和又俊美的笑容来。

  “林大小姐性情舒朗柔顺,最是懂事不过了,林夫人,你也莫要难过,林大小姐懂您的难处,日后会更听话柔顺的。”

  林妍:“……”我可去你娘的吧!

  闻青神色温和地看向了林妍:“给你娘道个歉,今天这事儿就算是过去了。”

  林妍忍无可忍,好奇问道:“你,是我爹吗?”

  闻青神色一僵:“林大小姐莫要开玩笑。”

  林妍冷了脸:“难道不是你在开玩笑吗?你既不是我爹,又跟我非亲非故,你管我们母女怎么交流相处?”

  闻青无奈摇头,苦笑道:“只是希望你们母女两个能相处好,也罢,是我多管闲事了。”

  林妍重重点头,呵呵冷笑:“你的确多管闲事!前脚捧着王蓉踩我,后脚不分青红皂白说我逼我娘。请问……”

  她眉眼间透出丝丝霸道:“你是单纯讨厌我,所以逮着我踩,还是就喜欢断女人的是非,好昭显自己全知全能?”

  闻青的笑僵在了脸上,缓缓沉了脸。

  宋茜然考虑到林妍的婚事,忙呵斥道:“妍妍,不可无礼,闻青也是好意!”

  林妍吃了一惊,眸色冰冷:“娘怎么护着欺负我的人?我听说闻家二爷……难道……”

  宋茜然想起闻家那个风流成性,最爱勾搭妇人的闻二爷,心头顿时便是一跳。

  她僵着一张脸看向了闻青:“妍妍说得对,闻青,你别逮着妍妍欺负,也……也别多管闲事。”

  闻青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甚至已经听到了人群里好几个人的讽笑声。

  宋茜然这话一出,分明就是在直言他长舌妇还不明是非!

  闻青的母亲张氏忍不住站了出来,含笑道:“宋姐姐,妍妍不知道咱们两家的交情,你还不知道?闻青他管妍妍,是为了妍妍好啊。”

  说着便暧昧笑了起来,就差把两家有婚约直接说出来了。

  林妍都要被气笑了,宋润给找的这三家,可真是一个比一个极品了。

  王御史家的那两个是又毒又狠,想把她弄到王家给宋润当外室。

  闻家就一个厚颜无耻爱圣别人家的老父,闻青母亲也是个自说自话,爱圣别人老母的。

  这么算算,喜欢玩儿女人,不玩儿不欢的渣男伪君子李玉,竟然还是这三家里面最好的一个了。

  闻青神色郑重地看着林妍:“我以后叫你妍妍吧,咱们都是自己人,我不会害你的。我只是希望你能更宽容平和,更优秀,希望你不要忠言逆耳。”

  林妍笑了,笑得春花灿烂:“你看你,我也是这会儿才听懂你的意思。你说我们是自己人……这是跟林清有私情吧?怪不得一直找我麻烦呢!

  得!直白跟你说了吧,林清陷害我可不止这一次了,我跟她势不两立,你现在我这儿摆姐夫的款儿,那可还真是显摆错了地方!”

  我可去你娘的自己人。

  要宽,您宽。

  要容,您容。

  本座,恕不伺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