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第058章 你死了再来说她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2190 2019-11-09 00:15:58

  林妍的情绪难掩心痛,但比起心痛,她更多的还是对未来的期许。

  林擎清楚地从林妍的眼睛里看到了野心,看到了贪婪,这两样东西,足以压垮一个本就不纯粹的母亲对孩子的执念。

  但,林擎依旧还记得林妍对那个孩子的执念。

  她曾经也恐惧厌恶,甚至偷偷找人去弄堕胎药,但最后,她依旧选择了生下那个孩子。

  她很爱那个孩子,从一开始照顾孩子的手忙脚乱,再到后来对孩子开口含糊叫娘而欣喜落泪。

  那孩子被抢的时候,她为了保护那个孩子,险些被武道高手给打死。

  这样的一个母亲,真的,完全放弃了那个孩子?

  可林擎心中不信,却依旧还是做出了被说动了的模样:“你真的这么想?”

  林妍反问道:“倘若换做是爹,爹难道不会这么想吗?”

  林擎微微一滞,点着头,笑了:“你能想开就好。”

  其他的情绪可以假装,但有一点事实是永远改变不了的--那个孩子,始终是林妍被人凌辱的罪证,她不可能喜欢他。

  今时不同往日,当年林妍喜欢那孩子,是因为他们告诉她,那孩子将是她这辈子唯一的亲人,他们会送她跟那个孩子远走他乡,再不许她回帝都。

  那时候她又怕又慌,又自小是个心软重情的性子,自然将孩子当做唯一的救命稻草抓紧,然后在相处中越发将孩子当做命根子护着。

  可如今,她的未来已经铺在脚下,康庄大道,平步便能青云,有朋友有亲人,自然不会再喜欢那个她被人凌辱的证据。

  林擎摇摇头:“罢了罢了,也是我糊涂了,你未来有青云志,的确不该被过去的噩梦捆绑。这事,我不会再提。”

  林妍眼睛一亮,立刻打蛇上棍:“那爹能不能让娘别给我找人家了?我这嫁过去可就遮掩不住了。”

  林擎笑道:“那你不用担心,你娘既然敢给你找人家,自然有替你遮掩的办法。”

  林妍斜着眼睛看他:“我也不怕别的,就怕我会忍不住屠人家满门。”

  林擎顿时瞪眼:“又胡说八道了!……站好了!好好说话!”

  林妍叹气:“我可不是跟您说笑的,闻家那个嫁过去就是给人家母子当垫脚石刷口碑的,李家那个色中恶鬼,荤素不忌。

  爹,我娘姓宋不姓林,她当然不怕我坑林家姑娘了,可您,可是林家的族长,您再考虑考虑……我可真干得出来灭门的事儿!”

  林擎气得直吹胡子:“行了行了!那两家都不考虑了!可闭嘴吧你!”

  父女俩互怼间,那六道视线终于撤走了。

  这一次,她糊弄过去了,她爹收回了绝杀令。

  林妍并不觉得轻松,反而不断警告自己要更谨慎,更小心。

  她不动声色地舒缓着绷得生疼的肌肉,冲着门口歪头,笑得灿若朝霞:“呀!我娘的宝贝疙瘩过来了!”

  林擎也转头看去,就见宋茜然带着林清来了。

  林清被的一个担架抬着,看起来仿佛随时都会断气,身上更是血斑点点,可见之前在云家受刑之重。

  林擎心中微惊:“伤得这样重?”

  宋茜然抓住了林擎的手,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擎哥!”

  她有千言万语,但林妍不想听,林妍就想听林清惨叫:“爹,赶紧家法吧,打完了,这两位侍卫大哥还要送清清去青水庵呢!”

  宋茜然再也绷不住,扑过去便掐林妍的胳膊:“你个狠心肠的讨债鬼,你这是多恨不得清清死啊!”

  林妍嘶了一声忙躲到林擎背后:“爹!你快拦着娘!她要为了个想害死我的外人要打死我!”

  宋茜然快气疯了:“那我今天就真打死你!”

  林妍边躲边叫:“爹啊!爹你倒是拦着我娘啊!我娘怕是被林清给下降头了,您还是赶紧找个苗疆大夫给我娘看看吧!”

  宋茜然气得脑袋发蒙,惊声尖叫起来,连扑带打:“林妍!!!我当初怎么没掐死你?”

  林擎被两个女人吵得脑壳疼,无奈地按住疯狂的宋茜然:“好了,这一次是妍妍受了委屈,你再偏心也不能总纵着林清。”

  宋茜然气得直哭:“我是缺这讨债鬼吃了还是穿了?她这么编排我!”

  林妍抱着瞳瞳笑嘻嘻地歪头看她:“娘,转移话题没用啊,您的小福星今日必须要挨揍,必须去青水庵,您闹也没用。”

  宋茜然滞了滞,气得直接就倒在了林擎怀里。

  林擎皱眉:“妍妍!”

  林妍温声细语:“娘身体真是不好,爹快带娘去休息,我来监刑!”

  宋茜然猛地睁开了眼:“你想公报私仇?!想都别想!”

  林妍忍了忍,实在没忍住,噗嘻嘻起来:“娘,您戏真好。”

  宋茜然尴尬到脸颊爆红,几欲吐血:“……行刑吧!”

  她怕再说下去,自己真的会被气昏过去,到时候清清就真落在林妍手里了。

  林擎挥了挥手,立刻便有两家将将林清架了起来,扶着跪在了地上。

  林清脸色刷白,含泪道:“对不起啊,爹,娘,清儿给你们丢脸了。”

  宋茜然心疼得险些扑过去,林擎抱紧了她,到底心软了。

  他吩咐两个家将:“莫要伤了她性命和根基。”

  两个家将心中有了数。

  “清小姐,忍住了。”

  “是,我知道,您二位动手吧。”林清默默挺直了背脊,死死咬紧了牙关。

  两个家将眼中难掩欣赏之色,点点头,开打了。

  他们打得虽然狠,却只是疼,并没有伤到林清的骨头,反倒是比林清昨日在云家挨的揍轻多了。

  一生又一生闷响在院子里回荡着,林清竟也只是偶尔闷哼,半分没有惨叫出来。

  她长得好,气质干净清透,这么身染血色,又满脸悔恨认错的模样,实在是招人疼。

  “妍妍,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会了!”

  “妍妍,对不起!我错了!”

  “妍妍,是我不好!”

  ……

  每打一下,林清便忍痛冲林妍告罪一次,到了后来,她只会机械地说对不起了。

  宋茜然一开始还能忍着,到了后来,看着林妍的目光仿佛淬了毒。

  其他人也都面露不忍之色。

  林妍笑着把奶兔子塞进了小挎包里,抚掌称赞道:“清清的戏真好,感动得我差点儿忘了,你当初坑我是想我去死来着。”

  宋茜然一把推开她,尖叫道:“你不是没事吗?你死了吗?死了再来说清清的坏话!”

  林妍被气笑了,她站稳了踉跄的步子,抬头看向了林擎:“爹,还有三棍,这三棍,我要自己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