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第059章 林妍你可真讨厌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2145 2019-11-09 11:31:28

  “这最后三棍,我要自己打。”

  林妍这话音一落,林清就变了脸色,宋茜然更是勃然大怒:“你想都别想!”

  林妍并不搭理宋茜然,只看着林擎:“爹,我很确定能通过我二叔的考验,宋老爷子日后会站在我这边。”

  她温声细语:“爹,宋老爷子说,我比我二叔有天分多了,未来不可限量。”

  宋茜然冷笑连连:“你二叔哄小孩儿呢,你也真信?你就是个废物!从小便什么事情都做不成!”

  林妍垂眸轻笑:“娘,您别太过分。”

  宋茜然抬手就抽林妍的脸:“我是你娘,我便是当真过分了,你又能怎样?”

  林妍躲开了这一巴掌,柔声道:“您过分一次,我就收拾林清一次,您要是逼我去死,那我就……”

  她微微歪头,笑得又可爱又迤逦:“那我就扒光了林清的衣裳,把她吊在城楼上。娘,你想想我最近干的那些事儿,我有那个能力呢。”

  宋茜然瞬间僵在了原地:“你敢!”

  林妍但笑不语,她敢不敢的她不知道,但她娘,绝对不敢了。

  只要不是对着她,她娘永远都是个护犊子的好母亲。

  林妍笑问林擎:“爹怎么说?”

  说着,瞥了那两个家将一眼:“二位大叔不用想着自行打完,好叫我们三个不要别劲儿,你们打完了,我也依旧要打那三棍。”

  两个家将顿时僵住了动作,无奈苦笑。

  林擎眯眼看着林妍:“非要如此吗?”

  林妍点点头:“非要如此,不然,我娘她总是不知道我疯起来会咬人的啊。”

  宋茜然脸上一阵青一阵红,竟第一次生出后悔的感觉,后悔刚刚对林妍太过了。

  她咬牙道:“我道歉……”

  林妍含笑不语。

  宋茜然勃然大怒:“林妍!你别太过分!我是你娘,我便是今天杀了你,也没人敢说什么!”

  林擎却拦住了她,点点头:“你去打吧。”

  宋茜然不可置信:“擎哥?!”

  林擎抓紧了宋茜然的手腕:“茜然,这是林清欠妍妍的,她若不害妍妍,妍妍何必如此?”

  他沉声道:“林清这些年做过的事,你已经替她遮掩太多了。”

  宋茜然又愤怒又生气:“可是要不是清清,我说不定已经死了!是我害的她没有了父亲,我不能再眼睁睁看着我的女儿凌辱她!”

  林妍温声道:“娘的意思是,因为她是您的恩人,所以她怎么作践您的亲生女儿都行吗?”

  宋茜然指着林妍的鼻子:“你不是没事吗?”

  林妍没吭声,反倒是躲在门口的林荫憋不住了:“怎么叫没事?她没事是因为她够聪明!不是因为林清这贱种放过她了!”

  宋茜然脸色难看:“荫儿!”

  林荫阴沉着脸挤开林妍,大步冲过去,夺走了家将手中的棍子。

  呼!

  棍子刮起凌厉的风声,一下子便抡在了林清背后。

  “啊!”林清惨叫一声,直接被砸得脸朝地,许久都没能再叫出声来。

  所有人都惊呆了。

  林荫冷笑着,又是两棍子狠狠砸下,将林清臀部砸得鲜血直冒。

  宋茜然这才反应过来,尖叫着“清儿”,冲过去抱紧了林清,连声大呼“叫大夫”。

  她越是维护心疼林清,林荫就越是愤怒生气,冷笑着把棍子狠狠摔在了地上,转而盯住了林妍。

  “林妍!你可真是个窝囊废!爹都同意了你还叽歪个屁!”

  她红着眼眶,却死命扬着下巴。

  “咱们都是林家的嫡女,怎么能叫一个外来的野种欺负了去?日后她再欺负你,你就打死她,我替你撑腰!”

  宋茜然气极了,忽然丢下了林清,跳起来便去抽林荫的脸。

  林妍皱眉,一把将林荫拉开了。

  那一巴掌虽然没落在脸上,却也狠狠打在了林荫的肩膀上。

  大概是打得太狠,林荫当时就闷哼了一声。

  但显然,比起身体的疼痛,林荫显然更加心痛。

  她没有大吵大闹,反而冷静地笑了起来:“果然吧,果然这林清是你跟外面不知道哪个男人生的野种吧?娘,你真是疯了!”

  宋茜然气得还要伸手打她:“逆女!”

  林荫昂着脖子,直把脸凑了过去:“打啊!您打!最好打死我,好叫我记清楚,我娘这些年虚情假意,为了个野种就装不下去了!”

  宋茜然一巴掌抽在了林荫脸上,生生气哭了:“你混账!”

  林荫瞬间哈哈大笑着,也哭了出来。

  林擎呵斥道:“够了!”

  他抬手指了指林荫:“……跟你娘道歉!否则就跪在这儿反思己过,什么时候想清楚了什么时候出去!”

  林荫含泪看了林擎许久,噗通一声跪下,沉默又倔强地挺直了背脊。

  林擎又气又无奈:“你……”

  林妍温声道:“爹,这两位大哥还有公务要忙,没空看咱们家鸡飞狗跳,要不,先把林清弄走?”

  宋茜然呼哧呼哧粗喘了一阵,猛地晕了过去。

  林擎忙抱住了妻子,没好气地瞪了林妍一眼:“你也跪着!”

  林荫翻了个白眼:“凭什么啊?”

  林擎冷声道:“凭我是你爹,下雨天打孩子,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你给我跪着!”

  林妍无语地抽了抽嘴角,磨磨蹭蹭地选了个离林荫最远的地方跪下了。

  两个侍卫很快带着昏迷的林清走了,林擎也抱着宋茜然匆匆离去,两个家将直接锁上了祠堂的大门,屋子里一下子就昏暗了下来。

  林妍立刻把瞳瞳抱出来,一边撸兔子一边看着牌位晃神。

  她认真地想,自己上辈子到底刨了哪位的坟,生出个她爹,这么折腾欺负她。

  林荫就在一旁默默地哭,大概是哭久了没人理,忽然就嚎啕起来。

  林妍牙疼地又往旁边挪了挪,这个举动顿时激怒了林荫。

  “林!妍!你敢嫌弃我?!”

  “想打架啊?恕我直言,我家这个兔子,蹦起来能咬你满脸坑,你信不?”

  “……呜呜!连你也欺负我!”

  林妍被逗笑了:“多稀罕呐,我不欺负你,难道还要捧着宠着你?我是吃饱了撑的,还是改修剑派,贱得慌?”

  林荫哭声一滞,然后嚎啕得更大声了:“林妍你真讨厌!哪怕没有林清挑拨,你也讨厌!世上怎么会有你这么讨厌的人?!”

  林妍翻了个白眼,团吧出两团医用海绵,直接赛进了耳朵里。

  林荫的声音一下子变得朦胧起来,林妍就趁着这含糊的哭声,闭着眼睛,睡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