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第066章 琉璃母女情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2324 2019-11-11 19:54:15

  相隔大半个月再去云府,却跟上一次的光景完全不同了。

  林妍收拾好之后就便去了主院,宋茜然和林荫正出了院门往外走。

  本该是最亲近的母女三人,静默却就像是互不相识的陌生人,见面也不过点点头便自顾自往外面走。

  林荫瘦得厉害,神色里的张扬去了不少,但眼睛里的锋利却比过去更盛。

  宋茜然也瘦了不少,今日画着有些浓的妆容,但离得近了,依旧能看见她眉眼上的疲惫。

  唯有林妍,胖了,白了,高了,壮了。

  她最近消耗量大,吃得便多了,体重虽然蹭蹭上涨,却因为长高越发显得修长纤美,眉眼也再次长开了几分,越发明媚娇艳。

  宋茜然打量了她几眼,大约觉得境遇对比太明显,又或者想起了正遭罪的林清,神色不大好看。

  林妍笑眯眯打招呼破开沉默:“娘,早上好呀!”

  她看见宋茜然脸皮抽了一下,不由笑得越发灿烂:“娘今天的妆真浓!”

  宋茜然气得青筋直蹦:“林妍!不皮这一下你会死吗?”

  林妍笑眯眯把玩着发辫:“不会死呀,但是,会非常开心!”

  宋茜然气得抬手就要拍她,她麻利闪过,直接撑手跃上马车:“娘,快走了,要迟到了。”

  宋茜然原地大喘气:“林妍!你是猴子吗你这么蹦?!一会儿你要敢在外面给我丢人……我跟你没完!”

  林妍笑嘻嘻掀开车帘看她:“当然当然,我也是要脸的人啊。娘,走吗?”

  宋茜然咬牙切齿:“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小流氓!”

  愤愤然踩着车凳上了马车,坐在了离林妍最远的位置。

  林荫沉默着跟上,坐在了宋茜然最远的位置。

  宋茜然见林荫宁可跟林妍挨着,也不肯跟自己服软,眼眶猛地红了。

  但她很快敛了情绪,冷了脸:“启程。”

  车夫很快扬起马鞭赶车,一路上,母女三个没有一个开口的。

  林荫一路偷瞄林妍,可直到林妍下车,她也没跟林妍说一句话。

  林妍瞥了她一眼,摸索了一下手腕便飞快抛开她,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云府门前的车辆。

  这一次,车马比之前更多了,来往也不再只是年轻人,还有许多或气势凛凛或温雅谦和的文臣武将。

  林妍打眼一看,一水儿的四品往上的大官儿,甚至还有好几个外邦人,看服饰,应该是西戎和大业的使臣。

  这些大人们相互打着招呼,笑得跟花儿似的和善亮丽,但言语间却处处都是机锋和试探。

  林妍在宋茜然跟人打招呼的时候,支着耳朵饶有兴趣地听,跟听大戏似的,被逗得直笑。

  “妍妍。”一道声音远远叫道。

  林妍闻声转头,就见一架华贵的马车上下来一个贵妇人,却是多日未见的三公主。

  三公主在宋茜然身边站定,温柔招手:“快到娘身边来。”

  她不说义母,反而选择了“娘”这么一个更亲切的称呼,毫不吝啬地释放着友好信号。

  宋茜然轻推了林荫一把:“快跟你姐姐一起拜见殿下。”

  林荫乖乖叫人:“殿下。”

  林妍也跟着叫:“殿下。”

  三公主拍拍林荫的手臂,又摸摸林妍的发髻:“叫什么殿下,本宫这个义母是白认的吗?叫娘。”

  林妍从善如流:“义母。”

  三公主叹了一口气:“你就是太懂礼了。”

  被晾在一旁的宋茜然气得险些自闭。

  这讨债鬼分明就是个小流氓!懂礼?呵呵!

  但面上,她笑得自豪又骄傲:“殿下谬赞了,妍妍这孩子要学的东西还很多。”

  三公主摇摇头,柔声对林妍道:“今日人来人往怕是不大安全,你跟在本宫身边莫要乱跑,知道吗?”

  林妍心中一动,她毕竟是挽救云老夫人的功臣之一,那些对云家有敌意的人,的确很可能会对她穷追猛打。

  林妍应下了这份好意:“多谢义母,我知道了。”

  三公主和蔼笑笑,这才看向了宋茜然:“茜然,母女哪有隔夜仇,今日本宫替你和妍妍做个和事老,你们和好,可好?”

  宋茜然垂首道:“劳烦殿下操心了,茜然知道轻重。”

  三公主便拉起林妍的手,将她的手放在了宋茜然的胳膊上:“一会儿妍妍搀着你母亲进去,本宫啊,想跟荫儿说说私房话。”

  她边笑边拉起了林荫的手,径直往云府走去。

  林妍和宋茜然保持着搀扶和被搀扶的动作,齐齐僵在了原地。

  林妍很快笑了起来:“娘啊,离得近了,我看你妆更浓了!嘿嘿!”

  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跟宋茜然这么亲近,那感觉竟十分难受。

  但,感觉到宋茜然比她还僵硬排斥的时候,林妍忽然就开心起来,搀扶的动作越发亲昵自然了。

  宋茜然气得狠狠瞪了她一眼:“可闭嘴吧你!”

  两人分明跟仇人似的,却在有人看过来的时候,自然而然地齐齐笑了起来,仿若当真去了林清这个搅屎棍之后,母女情便和好如初。

  宋茜然笑着从牙缝里挤出声音来:“别乱折腾,你爹已经跟你说过云家之事的轻重,三殿下既然有意保你,你便跟紧了她。”

  林妍笑着点头:“娘您可真关心我,我实在开心坏了!”

  宋茜然没忍住翻了个白眼,前面三公主看过来的时候,却又瞬间自然而然地笑了起来,还温和地拍了拍林妍的手背:“好孩子。”

  林妍笑眯眯:“娘,您才是真的好。”

  当真是,好一对儿琉璃母女花。

  齐国公夫人远远见了,笑着过来打招呼:“可算是把你们给等来了,我瞧瞧,咱们妍妍又漂亮了!”

  宋茜然无奈摇头:“夫人别太夸奖她,她尾巴该翘上天了。”

  齐国公夫人笑呵呵捏了一把林妍的脸蛋儿,福身与三公主行礼:“殿下的身体看起来大好了,实在是可喜可贺。”

  三公主温和笑道:“本宫当日真以为自己要死了,谁能想到还有完全康复的一天呢?都亏了妍妍!”

  齐国公夫人吃惊道:“难不成竟是妍妍救的殿下?”

  三公主摇头道:“那倒不是,只是这孩子心善,曾帮过一位神医,那神医便是因为妍妍的缘故救了我。”

  她难掩惊叹:“那可是急性绞肠痧啊,那位神医竟也能治,我实在是感激。”

  齐国公夫人震惊不已:“绞肠痧?!这病竟能治了?!”

  离得近的几位夫人官员皆倒抽了一口凉气,震撼不已。

  林妍含笑看着三公主,见她笑得温柔似水,连眼底都是感激。

  但,她吹捧的话却夹杂着关于林瞳的详细信息,不知轻重地一直往外丢。

  林妍听了片刻就知道,这位皇室里出了名的老好人公主,这是怒了。

  至于原因,大概是看到了被揍成了猪头的儿子,心疼了。

  毕竟是宋润的亲娘呢,再怎么忌惮感激救命恩人,真看到儿子遭受重创暴捶,也立马开始挥舞起爪牙,来给她制造麻烦,以示威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