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第067章 你看它又大又圆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2125 2019-11-11 20:08:29

  三公主是最笃信林妍不是林瞳的人,为什么呢?因为她是亲眼看过手术过程的。

  三公主是了解林妍的,她知道林家没让林妍去女学,但给林妍灌了一脑子的女戒女则,那样一个少女,她拿不稳刀。

  在三公主心里,就如同她自己所说的那样,她觉得是林妍救了林瞳,那时候宋润逼迫太过,所以林妍去求了林瞳,于是,有了后来的诊治。

  三公主感激林瞳,她记住了这份救命之恩,但她不能容许任何人伤害她的儿子。

  所以今天她来了,先帮林妍,再给林瞳制造一点麻烦。

  大枣和梆子齐下,她想通过林妍来警告林瞳——她儿子不能动!

  林妍只听了三言两语,就已经完全看明白了三公主的意图。

  不过是恩威并施,恩给林妍,威给林瞳——威胁林瞳,倘若她再无所顾忌地对付宋润,那么,就看看她守不守得住师门医术!

  看着那些目光灼灼的政治家们,林妍从他们脸上读出了无数野心和贪婪。

  也是,那毕竟是能治愈绝症的手术,倘若公布天下,将会是多大的功劳啊!简直功在社稷!

  这些政客们不会去想既然是治疗绝症的手段,必然不好学,更不会去想,一旦随意推广,半吊子会弄死多少人。

  因为,死的反正不是他们自己。

  眼见着目光灼灼的众人看向了自己,林妍温声道:“诸位叔叔阿姨怎么这样看着我?”

  一个中年人沉声道:“这是圣术,应当交给朝廷,让朝廷去推广!小姑娘,你知道每年有多少人会因为急性绞肠痧死去吗?”

  他一开口就是盖大帽,仿佛那些人的死亡,都是因为林妍自私的过失。

  林妍反问道:“大叔知道每年打仗的时候,会有多少人因为不会精妙古武而死去吗?”

  中年人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林妍温声道:“大叔是帝都齐家的吧?大叔应该说服齐家老祖,将你齐家的《雷霆决》交给朝廷,让朝廷推广,那能活人数十万,甚至百万!”

  中年人面色铁青:“放肆!区区小儿竟敢觊觎我师门绝密!”

  林妍噗嗤一声就笑了,笑罢了,她冲着众人温柔地福了福身子:“诸位且忙着祝愿世界和平,世人无病无灾,小女先行告退了。”

  她把所有人都扔在了背后,众人脸上青青白白,却没一个好意思叫住她的。

  黄飞宇哈哈大笑起来:“能救命能活命的就该昭告天下?就该属于所有人?脸怎么那么大呢!

  那么喜欢普度众生,怎么不自己钻研医术普及天下?怎么不自己创造功法推广世人?

  伸手拿别人的东西给自己贴金,还一套一套的大道理,好像人家不把师门百年研究拿出来分享就是罪人一样。噗!真逗!”

  动了心思的几个政客难掩尴尬,齐家那个中年人,更是恼羞成怒,脸色黑如锅底。

  他抖着手指了指黄飞宇,猛地看向了齐国公夫人:“夫人难道不管管贵公子吗?”

  齐国公夫人嗤笑一声:“我儿子说个实话怎么了?觊觎人家师门绝密是大忌,齐太医与其在这儿心虚声高,不如想想回去怎么跪祠堂吧!”

  她冷笑一声:“真是官儿当久了就忘了江湖规矩了,你当你在跟谁哔哔呢?本夫人论辈分可是你师叔辈儿的!

  其他几个猪油蒙了心的,那是因为不混古武世家,不知道轻重,你这样出身古武还算计人家师门绝密的,呵,人家打死你也是白打死的!”

  她说罢,冲着三公主冷着脸告了别,直接走了。

  三公主没想到她还冲自己甩脸子,不由愣了愣。

  林荫小声道:“殿下,您今日言语引导那些人,会把古武世家的人得罪死。”

  三公主心中咯噔了一声:“不过是个警告。”

  林荫摇摇头,解释道:“不是这么算的,每个门派的绝顶秘技,都是堪比祖坟一样的存在,您刚刚……”

  林荫没好意思再说下去,但三公主已经懂了——

  她刚刚无异于在跟众人说,去呀,快看林瞳家的祖坟它长得又大又圆,刨起来一定很爽!

  齐国公夫人夫人出身古武大世家,家中自然也是有这样的“祖坟”的,能欣赏她刚刚的挑拨才怪。

  三公主扶额:“我失了分寸了,你润王哥哥昨天跟林妍那长辈起了冲突,被打得非常……我一时气愤,真是得罪了人了。”

  她想起那个寡言少语,每次都让人摸不到尾巴的林大师,心头顿时一阵发寒。

  或许,她应该对润儿更严格一些,再不要让他盯着林妍了。

  可怜宋润今天疼得起不来床,好不容易瘫了三天爬起来,就见到了一大堆家规守则,他娘,让他挨个抄三遍,抄完了才能出门!

  抛开那些后话不提,这会儿三公主被林荫提醒之后,便有心补救,拉着林荫道:“你多费心,一会儿哄哄你姐姐。”

  林荫哭笑不得:“您怎么会觉得我能哄得了她?”

  三公主迟疑道:“我记得她自小就喜欢你,你但凡冲她笑笑,她能高兴一天……”

  见林荫猛地变了脸色,三公主这才骤然想起来,如今的林荫跟她儿子换了婚约,这中间的事,说得再好听也不过是粉饰太平罢了。

  三公主眉头紧皱:“我今日真是糊涂了,净说胡话,抱歉了荫儿。”

  “我知道您是太担心润王哥哥了……”林荫摇摇头,一开口才发现嗓子哑得厉害。

  宋茜然见两人越说越不像话,温声提醒道:“殿下不是要找妍妍吗?我们快去吧,那孩子如今落了单,也不知道会不会被人为难。”

  三公主点头:“是该如此。”

  三人带着下人一起进了云府,找了一会儿没找到人,便让下人去找人,自己先去住宅拜见云老夫人。

  进去了才发现,原来林妍竟是先来了。

  云老夫人躺在贵妃躺上,屋子两旁椅子成排,诸位高官贵府排列而坐,偏偏只有林妍离云老夫人最近,就坐在贵妃榻边儿上。

  这是何等殊荣和亲近!

  三公主瞳孔微缩,猛地惊了惊。

  就在这时,二公主笑着从外面进来:“青姨跟我外甥女儿说话怎么不叫我?”

  三公主更惊,虽然早知道宴会当日二公主帮过林妍,也知她对林妍感官不错,但她没想到,二公主竟会这般重视林妍,亲自给她做脸面!

逍遥漠

加更哒1/4,谢谢给红豆的小伙伴们,红豆它又大又圆,嗖嗖地涨,我感觉这个刚加更完就又有加更了昂!爱你们,比心心ღ(´・ᴗ・`)比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