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第074章 九叔的小秘密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3041 2019-11-15 23:15:05

  如今在位的大秦帝君,今年才不过刚十五岁,是摄政王楚烨一手扶持起来的。

  帝君父亲先太子楚炎,是楚烨一母同胞的兄长,在先帝还在世时便英年早逝。

  幼帝是先太子的幼子,母妃是先太子的妾侍,因为出身贫寒身体孱弱,幼帝出生时便从娘胎里带了病,三岁前甚至从未下过床。

  先太子还在时,是将嫡长子作为继承人亲手教养的,只可惜那个孩子在十二岁时便因为一场风寒去世。

  那时候先太子的身体已经不好了,丧子之痛让他当场吐血,不到一年也跟着去了。

  先太子去后,除了幼帝和当时还在侧妃肚子里的楚珑,其他几个孩子也都跟着病逝或者出意外一一死了。

  那时候先帝已经封了最爱的三皇子做太子,先太子仅剩的两个孩子一个病弱一个先天缺陷,这才撑到了摄政王归来。

  先帝病重那年,三皇子都已经在筹措登基仪式了,摄政王就在那时候谋划了针对大业偷袭的军事反击。

  再后来,摄政王携不世军功而归,血洗皇庭,从大业质子一跃成为大秦摄政王,扶持先太子幼子登基。

  谁都知道先太子满门去得蹊跷,而当年摄政王血洗皇庭清洗朝堂,更没放过任何参与者,宋氏……实在是让所有人惊讶。

  众人如今再看宋氏,目光里都带着惊奇和怜悯。

  能够从摄政王的罗织的天罗地网中逃出来,多不容易啊,活着不好吗?为什么要作死?

  摄政王不会放过她的,她背后的人,也别想逃。

  宋氏何尝不知道自己下场凄惨,所以干脆连逃也不逃,只一线想要拉着林妍同归于尽。

  “林妍!陪我一起死吧!”

  几个侍卫连连攻击宋氏后背,都没能阻停宋氏——除非当场击杀,否则,林妍恐怕不死也要去半条命!

  楚烨瞳孔猛地一缩,全身肌肉绷紧便要站起,却见林妍竟瞪了他一眼。

  只那一眼,他指尖一颤就松了力道,没能站得起来。

  瞬息之间,林妍手一翻,一个黑盒子骤然出现,她干净利落地扣动了机括。

  嗖嗖!

  数十根钢针齐发,在宋氏距她两米处击中了宋氏。

  宋氏猛地顿了顿,继续往前才冲去,但步伐明显开始踉跄起来,手中匕首颤抖着扎向林妍。

  林妍轻松挪开,一脚踹在了她肚子上。

  轰!

  宋氏竟是被踹得躬身倒飞了出去,摔在地上便没了动静。

  几个侍卫脸色巨变,忙冲过去扶人。

  林妍低头整理裙摆:“不用担心,麻药麻翻了而已。”

  她整好了裙摆,再抬头,又是那个温柔明艳的大家闺秀,柔声细语道:“那个,能帮我把我的针拔了给我吗?”

  众人:“……”

  他们惊悚地看着宋氏脸上的钢针,狠狠打了好几个哆嗦。

  这是什么恶鬼般的大家闺秀啊!简直上头!

  几个侍卫嘴角微抽,默默用衣摆小心包裹住钢针将之拔下,一一收好,敬畏地还给了林妍。

  齐国公夫人忍不住抽了一口凉气:“你,你那个是梨花雨?是梨花雨吧?”

  林妍笑得羞涩:“我一个弱女子出门在外不安全,所以就随身带了点儿小东西保安全。”

  懂行的人没忍住暗暗呸了一声。

  狗屁!

  价值万金还可遇而不可求的暗器,小玩意儿?呸!

  不!

  等等!

  他们的重点是不是错了?

  一个少女惊呼道:“梨花雨不是能瞬间刺穿人的骨头吗?据说还能射穿护体罡气!怎么你那个连脸皮都射不穿的?”

  见众人都看了过来,她声音猛地小了:“该,该不会是买到了假货吧?”

  亲手送礼的楚烨:“……”

  林妍瞥到了楚烨面无表情的脸,险些笑出声来,她忍笑解释道:“假货是不可能是假货的,不过我进行了一些改装。”

  她手一翻就把梨花雨又放进了系统空间里,众人瞪大眼也想不出她把东西藏哪儿了,顿时莫名敬畏。

  有人想问问林妍是如何改装的,毕竟,梨花雨可是江湖上排名前十的暗器,其构造之艰难繁复,据说能逼死匠人。

  但眼见林妍没有说的意思,众人也没敢追问,只是对林妍的本事,又有了更深刻的认知。

  齐国公夫人眼睛发亮地看着林妍,见林妍笑眯眯地跟楚珑说话,便挪一点又挪一点,笑眯眯地站到了宋茜然的身边。

  “茜然,你且附耳过来,我有点儿事情想跟你商量商量……”

  “……”宋茜然闻声而动,待听完,整个人都不好了:“这,这恐怕不合适!”

  齐国公夫人笑着拉住了她的手:“合适!再合适没有了!你好好想想,回去与林大人商量商量再决定!”

  宋茜然还想再说什么,却被齐国公夫人轻轻拍了手:“你也学学荫儿,好好跟你女儿改善一下关系,她的未来,不可限量!”

  宋茜然朝林荫看去,就见林荫谨慎戒备地站在林妍身边,一瞬间竟有种林妍保镖的错觉。

  而林妍,她正跟摄政王说话。

  那位总是高高在上如同神君的王爷,对林妍的态度却很平和,甚至允许她站得离他两米远。

  宋茜然想起今日发生的种种,脸上不由浮出几分复杂。

  她知道,今日之后,她这个女儿,彻底跟过去不同了。

  待封爵的圣旨下来,便是她和林擎都是林妍的父母,也得看着林妍天高鸟飞,海阔鱼跃。

  “茜然,你实在太会教女儿了!”

  “是啊是啊,茜然,快,跟我们说说你平日里都是怎么教孩子的?”

  “若我女儿有妍妍一半儿的本事,我可就什么都不发愁了!”

  ……

  随着楚烨带走宋氏,大厅里再次热闹了起来。

  林妍带着楚珑走人之后,众人满腔的好奇和打探欲,全都朝着宋茜然倾泻而来。

  就连高高在上的三公主,也一直拉着宋茜然,言语间充满了友善亲昵。

  宋茜然茫然地被众人簇拥着,第一次生出了惶恐至极的感觉。

  怎么,就成了这样了?

  没有人能给宋茜然答案,林妍或许能给,但她不稀给,若是真给了,怕是宋茜然自此之后就再无安眠之日了。

  林妍,她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她要林家。

  只有拿下了林家,掌控了林家的所有话语权,她才能让她爹听话,而她爹听话了,才会跟她说实话。

  而想要拿到林家,她就得有扛得起林家的能力和声望。

  传授圣人之术,挽救大秦将士的性命,这声望,够重吧?

  感谢三公主,感谢齐宇,今日,实在是给她送了一场大礼。

  林妍笑眯眯摸了摸楚珑的头顶,柔声道:“殿下在这儿稍等我片刻好不好?”

  楚珑往林妍背后看了看,乖乖点了点头。

  林妍手痒地捏捏她的小脸蛋儿,大步往不远处的花墙背后转去:“连清宁公主不会武的都察觉到你了,荫儿,你最近没好好练功啊!”

  林荫神色僵硬地瞪了林妍许久,才咬牙切齿道:“还不是你太疯了?!”

  她努力压低声音:“你真有把握给青柠公主治脸?”

  林妍理直气壮地摇头:“没有。”

  林荫气得脸通红:“你还真疯了不成?没把握你应个屁啊!”

  林妍冲着她露出诡异的笑容来:“那不是正好吗?只要我治疗失败,我就说是爹娘指使我刺杀皇族,到时候一家子整整齐齐……”

  林荫冲上来就捂她的嘴:“林妍!你能不能改改你的狗脾气!你什么话都敢说啊你!闭嘴闭嘴!”

  林妍嫌弃地腾挪,一转圈便躲开了她:“再动手动脚我揍你了啊!”

  林荫气得跳脚:“你到底想干什么?林妍!你以为我很想管你?你这种人,死了都没人心疼!”

  林妍脸上的笑容淡了下来,认真道:“对,就是这个态度,就是这个心态,你用不着管我,用不着愧疚,更用不着别别扭扭地道歉。”

  她盯着林荫:“咱俩这辈子就只能这样了,林荫,你记住我那天说的话。咱俩,只当互不妨碍的陌生人就好。”

  她说罢,毫不留恋地转身便走,直到看到了楚珑,这才又露出了笑脸来。

  林荫浑身颤抖,死死咬着牙,倔强挺直背脊,却在看到林荫笑眯眯跟楚珑说话的时候,忍不住落下了泪来。

  远处,楚珑耳尖子微微动了动,疑惑地看了一眼林荫的背影,小声问林妍:“林大姑娘不想接受她的道歉吗?”

  林妍轻笑着问道:“如果我说是,殿下会不会觉得我很严苛很无情啊?”

  楚珑摇了摇头:“不会。”

  她抬头看林妍,认真道:“只有被伤害的那个人本人,才有资格决定要不要原谅伤害她的人,其他人说的,都不算。”

  林妍微微一愣,继而笑开了,柔声道:“是啊。殿下真是聪明伶俐,明白好多大人都看不透的道理呢。”

  楚珑试探着抓住了林妍的指尖,小小声道:“林大姑娘不开心吗?我偷偷告诉你九叔的一个小秘密,你高兴一点好不好?”

  林妍被她萌得心肝儿直颤,哎呦一声把她抱起来蹭蹭:“好呀好呀!”

  小姑娘被蹭了旁人最讳莫如深的脸,又害羞又高兴,红着脸环住了林妍的脖子,压低了声音道。

  “我听暗一哥哥说,九叔以前其实没有洁癖的,是因为他长得太好看,总有好看不好看的小姐姐想摸他,就把九叔一点点摸成了洁癖。”

  “……”林妍忍了忍,实在没忍住:“噗!”

  她笑喷了。

  而凑巧的是,她抱着小姑娘,笑得花枝乱颤地从花墙边儿转到了另一边儿,就看到了她们俩刚刚八卦的九叔本叔,那个神一样被摸成了洁癖的摄政王。

  林妍:“……噗!”

  楚烨:“……”

  楚烨的脸色,黑透了……

逍遥漠

暗一:QAQ我不是!我没有!殿下您别瞎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