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第075章 想明白了再回来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3268 2019-11-16 23:40:46

  少女站在花墙边上笑容明艳,美丽娇艳甚至越过了繁花。

  清风拂过,花枝相互碰撞发出飒飒声响,带起一阵花香。

  林妍没忍住打了个喷嚏,笑声也随之断了。

  楚烨竟觉得有些遗憾,只是面上依旧平静得不似凡人,仿佛普通人该有的七情六欲,都不能沾染他的眉梢眼尾。

  楚珑难得说一次八卦,就被八卦正主抓了个正着,这会儿已经吓成了个小鹌鹑,抱着林妍的脖子直使劲儿。

  林妍忙拍她的背后:“殿下快撒手撒手,我脖子要断啦。”

  楚珑啊了一声,涨红了脸忙忙松开了手:“对,对不起!”

  楚烨音色清凉:“下来。”

  楚珑忙点点头,小小声跟林妍道:“林大姑娘快撒手!”

  林妍忍笑将她放在地上:“不知摄政王在此,冒犯了。”

  楚烨认真看着林妍:“我是来找你的。”哪知如此凑巧,就听见这一大一小八卦自己。

  林妍险些又喷笑出来,忙按按嘴角:“王爷有何交代?”

  楚烨看了楚珑一眼:“她的脸你可有把握?”

  林妍点点头:“摄政王放心。”

  楚烨见她这就没有了下文,眉头几不可见地皱了一下:“可需要王府做什么?……你认真想。”

  林妍便认真想了想。

  她之前接了系统发布的随机任务,要在三天内治好三个面上生异物的病人,如今还差两个病人。

  不过她的确用不着摄政王府,她已经让暗十八去找楚铭了。

  林妍于是笑眯眯摇头:“多谢摄政王了,不需要。”

  楚烨抿了一下薄唇,淡淡道:“皇室不放心你直接在清宁身上动刀子,如今已经送了两个人去你府上,你先治那两人。”

  顿了顿,又道:“祛疤灵药也已经送过去了。”

  说罢,冲着林妍冷淡地点了点头,便转动了轮椅直接走人。

  远处的暗一很快过来,冲林妍行礼告辞,便将楚烨推远了。

  林妍若有所思地摸摸下巴。

  楚珑小小声问道:“林大姑娘,九叔他怎么忽然不高兴了?”

  林妍笑眯眯摸摸楚珑的头顶,柔声道:“男人么,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阴晴不定,情绪不稳定,我们女孩子不用瞎操心。”

  她笑容迤逦:“优秀的男人会自己调节好的。”

  楚珑总觉得不是这么回事,但她尊重林妍的判断,乖乖点点头,期待问道:“我今天就能去林大姑娘家里准备动刀子吗?”

  林妍点头:“嗯哪。”

  楚珑见状,顿时笑弯了眉眼。

  云家宴会结束之后,林妍上了马车,就见暗十八小心翼翼地一直偷瞄她。

  林妍似笑非笑:“有话就说。”

  暗十八苦着脸:“主子,我听您的话准备出去传话的时候,碰见大哥了。”

  林妍挑眉:“所以?”

  暗十八险些哭唧唧:“所以又碰到了前主子,所以那事儿就被截胡了……”

  她忐忑不已地看着林妍,总觉得这一次要被前主子和大哥坑惨了。

  这也就是两边儿早就消息对等了,现主子也向来宽宏,否则,就凭这拦截送往销金窟消息这一条,她现主子就能把她嘴巴缝起来,让她再也叭叭不了!

  林妍本就猜到了几分,如今见暗十八主动凑上来承认,态度诚恳,眼底的冰寒这才去了。

  可她仍是笑道:“既然你也觉得自己今儿做得不合适,便罚你去你前主子哪儿住三天再回来吧。”

  暗十八脸色一变:“主子!”

  她知道会有惩罚,可想不到会这样重。

  这般直接退回,显然是在直白反击他们截消息的举动了。甚至……

  林妍却郎心似铁:“去三天,都想明白了再回来。”想不明白,那就再也不用回来了。互通有无无所谓,但私自替她做决定,越界了。

  说话间,宋茜然和林荫也已经到了马车旁。

  林妍懒洋洋挥了挥手:“去吧。”

  暗十八红着眼眶点点头:“奴婢告退,主子您,您一定要小心。”

  林妍笑着冲她点点头,她转身走的时候,林妍一眼都没有再看向她。

  坐在角落里的楚珑眨巴着眼睛,却什么都没问。

  林妍轻笑着撑着下巴,笑眯眯趴在车窗上看外面来来往往的贵人们。

  宋茜然皱眉:“你就不能有点儿仪态?怎么能在清宁公主面前如此失礼!”

  林妍轻笑:“怕什么,旁人这么做或许会丑,我又不会。”

  宋茜然嘴角猛地一抽:“胡闹!”

  楚珑却认真地连连点头:“林大姑娘说得没错,她长得好看,这模样看着一点儿也不失礼。”

  宋茜然看着楚珑满脸羡慕惊艳的模样,只能干笑道:“殿下谬赞了,妍妍她……”

  林荫不耐烦地催促道:“娘,你到底走不走?”

  宋茜然气得瞪了林荫一眼,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为了谁!

  她道了一声失礼了,便上了马车。

  林荫也上了马车,跟之前来的时候不同,林荫坐在了离林妍最远的位置。

  车夫很快扬起了马鞭,车轮碾压在宽阔平坦的青石板大道上,发出让人昏昏欲睡的咕噜声。

  此时夜色渐起,虽然天色还没有完全黑下来,但两边街道上都已经挂起来了亮堂堂的大灯笼。

  楚珑惊奇地凑到林妍身边,一大一小跟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似的,一会儿惊叹一声,一会儿又嘴馋得直吧唧嘴。

  宋茜然和林荫仿佛被两人完全忘了,只能一个脸色复杂地想心事,一个面无表情地低着头。

  忽然,林妍轻咦了一声:“那几个乞丐好可怜!”

  宋茜然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就见街边儿蹲了一排乞丐。

  一共六个人,最小的瞧着也不过十二三岁,最大的好像也没超过二十。

  宋茜然正要问林妍要干嘛,就见林妍笑眯眯扬声道:“喂!那六个!我瞧你与我有缘,不如来给我当个手下?包吃包住还包养老的那种!”

  宋茜然:“……”这讨债鬼!怕不是疯了?!

  还不等宋茜然呵斥制止,就见那六个齐刷刷站了起来:“好!!!”

  林妍也不让停车,就笑眯眯一指马车后面:“跟上,跟丢了我可不负责找。”

  六个人便悄无声息地跟上,默默走成了两串儿。

  “……!!!”宋茜然不是个傻子,瞬间就看出不对来了。

  这乞丐也不是白痴来的,能不问薪资不问具体什么待遇,甚至不问林妍的来历,就这么麻溜跟上吗?

  这分明就是之前就认识,这会儿糊弄人似地过明路了!

  宋茜然生生被气笑了:“林妍!”

  林妍笑得又乖又萌:“哎,娘,您又怎么了?”

  宋茜然听着这话就莫名来气,怒道:“你又在搞什么?咱家下人不够你用还是怎么的?”真把她当傻子玩儿呢?!

  林妍细声细语:“娘放心,他们的工钱我自己给。”

  宋茜然气得直想揍她:“……那是工钱的事儿吗?来历不明的人不能进林家!”

  林妍义正言辞:“来历不明的人当然不能进林家!所以我明天就去给他们办户籍,一定把他们弄得清楚明白,查清祖宗十八代!”

  宋茜然气得脸通红:“我是这个意思吗?!”

  林妍提醒她:“娘,到家了。还有,公主殿下还在呢,您注意形象。”

  说罢,也不等宋茜然反应,掀开车帘子就下了车,还行云流水般地把清宁公主给抱走了。

  那六个乞丐半点儿都不带犹豫的,排成两排,整整齐齐跟在林妍背后,直接就进了林府,眨眼间就没了踪影。

  “……”啊啊啊!宋茜然气得差点儿暴起嗷叫。

  她硬生生忍住了破口大骂的冲动,蓦地盯住了林荫:“林荫!你给我离那讨债鬼远一点,知道吗?!别被她给带坏了!”

  林荫冷声道:“我真正该远离的人是林清,而不是林妍吧!”

  宋茜然骤然听到林清的名字,顿时就想起来了青水庵里的林清。

  那可怜孩子因为被先后杖责,尤其是后来被林荫下死手打了三棍子,至今都还卧床不起,大夫都说伤到了根子了,日后必定孱弱。

  宋茜然想起自己偷偷去看林清的时候,见到的林清的惨状,一下子红了眼眶。

  “荫儿!清儿是你姐姐!她是你娘我的救命恩人!如果不是她,哪儿来的你我?!”

  林荫脸上的表情寸寸龟裂,暴怒道:“救你的分明是她爹,她当时不过一个婴儿能怎么救你?”

  宋茜然怒道:“她父亲因我而死,我对她好难道不应该吗?!荫儿!我们不能忘恩负义!”

  林荫被气笑了:“你对她好,我怎么就没见你对楚秋好呢?楚秋比她还小一岁呢,如今都已经为林家出生入死五年了!

  林清是你恩人的女儿,楚秋难道就不是你恩人的儿子了吗?娘!你能不能睁开眼睛看看清楚!

  林清吃我们家的用我们家的,却只想着害我和林妍,可楚秋呢?人家十岁起就开始替林家杀人替林家扛敌了!”

  她怒吼道:“你要是真的闲的没事儿干,你去心疼楚秋都行,别再管林清那个贱人了行不行?!”

  林荫所说的楚秋,是林清的亲弟弟,如今在林家暗卫队任职,年仅十五岁,却已经一步步靠着功劳爬上了副队的位置。

  楚秋常年在外,一两年才回来一次。

  宋茜然嘴唇抖了抖,气苦道:“小秋到底是个男孩子,心又大,我不想保护他吗?可他总是不肯!他为林家出生入死,我总得照顾好他唯一的亲姐姐!”

  林荫见她说来说去,仍旧还是非要管林清的意思,气得浑身直抖,甩脸子走人:“随便你!反正我跟林清势不两立!”

  宋茜然气得直抖,想想一切都是因为林妍,整张脸顿时便扭曲了。

  这讨债鬼!

  真是生来便是克她的!

  她一定,一定要让她赶紧滚出林家!再不能让她带坏她的荫儿!

逍遥漠

么么叽,谢谢大家的红豆和评论还有推荐票和收藏点击,这个爱意浓浓哒,爱你们,比心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