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第076章 你家灯在哪儿买的?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2078 2019-11-17 22:09:13

  林妍前脚才刚带着人回了林家,林擎后脚就知道了。

  今日他因为紧急公务没能去云家的宴会,但有宋茜然在,他想不知道林妍的所作所为都不行。

  认认真真听完了宋茜然的复述,林擎自动消减四分之后,基本看到了事情的原本的样子。

  林擎不知是欣慰还是感慨地叹了一口气:“妍妍,真的完全不同了。”

  宋茜然难掩急愤:“擎哥,我们得想想办法!”

  林擎问道:“想什么办法?”

  宋茜然沉声道:“自然约束林妍的办法,我觉得,最好还是尽快把她嫁出去!”

  林擎无奈摇头:“除非她自己肯,否则,不可能。”

  宋茜然气急:“这宋老爷子可真是……”

  林擎捂住了她的嘴:“茜然!”

  宋茜然扒开他:“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不光是顾虑宋老爷子的态度,你还想着林妍如今前途无限,想让她为林家做事,对吧?”

  林擎温声道:“茜然,你不要总是对妍妍这样仇视,她毕竟是我们养大的孩子,她本性纯善,我想你心里是清楚的。”

  宋茜然盯住了林擎的眼睛:“那就打个赌吧。”

  她郑重地看着林擎:“我们打个赌,看林妍那白眼狼会不会帮林家,倘若她的心当真向着林家,日后我再不插手她的事!”

  林擎无奈地替她别起耳边散落的鬓发:“倘若这样你能高兴,便这样吧。”

  宋茜然本是愤怒的,但看着林擎满眼宠溺的样子,不由又软声笑了出来。

  “明明你也这么想的,偏偏最后好像都是我逼你似的,可我总还是会被你哄高兴!”

  她哼了一声,神色却分明软和到了极点。

  林擎无奈又好笑地帮她一一摘掉发钗:“好了,你也辛苦一天了,休息吧。”

  宋茜然靠在他的肩膀上,微微闭眼,满脸都是疲色。

  林擎看着她眼下的青影,心疼地伸手揽住了她的肩膀。

  林府主院里安静温馨的时候,秋语阁里却是腥风阵阵。

  被摄政王府送来的两个病人,一个是神情彪悍的中年人,看行动便知道出身行伍,另一个则是个年轻妇人,两人都是摄政王府的人。

  中年人是下颌处长了个婴儿拳头大小的肉瘤,瞧着吓人。

  妇人则是面上长了六七个痦子,毁了本来就只能勉强算清秀的脸。

  林妍确定两人同意手术之后,便先挑了年轻妇人开始动刀子。

  这会儿手术已经接近尾声,院子里静悄悄的,只有过分热烈的灯光在喧嚣。

  中年人吞咽了一下干涩的喉咙,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肉瘤。

  他问林一:“你们家的灯在哪儿买的?怎么那么亮堂?”

  林一面无表情地摇头:“不知道。”

  中年人噎了噎,沉默片刻又忍不住问道:“怎么没一点儿动静啊?”

  林一依旧面无表情:“不知道。”

  中年人忍不住站了起来:“那你知道什么?”

  林一理直气壮:“我什么都不知道!”

  中年人:“……”老子有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

  嘎吱——

  就在这时,门开了。

  林妍站在门口,等林三和林八进去抬人,就冲着中年人勾了勾手指:“到你了。”

  中年人看着林妍雪白衣服上的血迹,忍不住吞咽了一下:“要,要不,我再等等?”

  林妍让开了位置,林三和林八两个小姑娘抬着一个担架出来,迅速把人送到了隔壁的厢房里。

  中年人只看了一眼就有点儿想跑,那头都包成个球儿了!忒可怕了点儿吧?这别是把头给换了吧?!

  林妍似笑非笑:“进来,或者我打晕你把你弄进来,你选一个?”

  中年人莫名就觉得这林大姑娘瞧着跟之前不大一样,好像眼神特别……特别……

  对了!

  特别像在看待宰的牲口!

  卧槽!无情!

  “我……自己来!”他干笑两声,深呼吸踏进房间里。

  林妍指指床铺:“躺着。”

  中年人麻利躺下,就见林妍拿了一条湿毛巾捂住了他的嘴。

  瞬间,他的意识就开始变得模糊了起来。

  林妍弄好了就坐在一旁闭目养神:“不用紧张,睡一觉起来就好了。”

  中年人想点点头,但很快就没有了意识。

  林妍又等了片刻,待系统扫描数据之后,又一一检查完毕,便立刻开始了第二台手术。

  凌晨时分,林妍再次打开了房门:“来抬人。”

  等中年人被抬走之后,林一立刻上前:“主子,人已经送来了。”

  林妍愉悦笑了:“及时。”

  她拍拍手指了指屋子里:“送进去。”

  林二和林四立刻抬着一个人进去,瞧模样,分明就是个年岁不大的小姑娘。

  林妍麻利进门,继续她的第三台手术。

  系统提醒道:“妍妍,你的精神力已经开始透支了,第三台手术可以明天再做,或者后天也行。”

  林妍边做准备工作边道:“来不及。”

  系统很好奇为什么就来不及,毕竟这才是随机任务的第一天而已,但林妍已经开始了手术,它怕给林妍分心,就没敢吭声,乖乖静默了下来。

  等林妍忙完了一切,外面的天色已经蒙蒙亮了。

  林妍恍恍惚惚地收拾好了出门,进了自己的卧室倒头就睡,脸上没有半点儿血色。

  她这一睡就睡得有些沉了,直到睡梦中察觉到一阵冷风袭来,才猛地惊醒,立刻翻身滚向了床内。

  “啪!”

  本来袭向林妍脸的巴掌,直接擦着她的头发打到了枕头上。

  睡眠不足的林妍挂着黑眼圈,直勾勾盯住了来人,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这人大概已经凉了。

  可即便是没凉,来人也被惊得僵在了原地,眨眼间竟是汗如浆下。

  “干什么的?”林妍缓缓问道。

  因为熬夜熬精神,又没有睡饱,她的声音沙哑到了极点,乍一听就好像老旧的木门被推开时挤出来的声响。

  床前站着的贵妇人这才猛地惊醒,指着林妍尖叫出声:“贱人!你竟然敢对皇室的金枝玉叶动刀子!哀家今日一定要亲手扒了你的皮!”

  她尖锐地指甲猛地伸出又猛地收拢,双手呈现爪状,直直朝着林妍的眼睛抠来。

  看她这幅模样就知道,她的目的绝对不只是让林妍毁容,还有,她要抠瞎林妍的眼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