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第077章 偷八条咸鱼袋子吧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2160 2019-11-17 22:12:56

  大清早的就来这么一出凶残大戏,林妍尚且没说什么,系统就先受不了了。

  奶兔子假装从被窝里钻出来,炮弹似的直冲贵妇人肚子撞去。

  轰!

  别看只是个巴掌大点儿的小家伙,那力道却绝不是普通人消受得起的。

  贵妇人的手才伸出了一半儿,就被撞得弯成了虾米,后仰,一个屁墩儿摔了个四脚朝天。

  “啊啊!好痛!”

  贵妇人惨叫着四仰八叉,那模样像极了背着地的悲惨乌龟。

  林妍险些喷笑出来,忙努力板脸,同时在心中叫道:“瞳瞳快回空间!这是皇室的太妃!咱暂时还惹不起!”

  系统麻利钻进了床底,凭空消失了。

  于是,等贵妇人被下人们七手八脚扶起来的时候,奶兔子已经不见了踪迹,而林妍也已经收拾齐整,垂手恭敬站在了一旁了。

  贵妇人尖叫道:“贱婢!那兔子呢?!”

  林妍一动不动。

  贵妇人气得冲过去:“贱婢!哀家在问你话!”

  林妍茫茫然抬头:“贵人在叫臣女啊,真是对不住,臣女……臣女不知道自己还有个叫贱婢的名字。”

  贵妇人气得一噎:“你……”

  一旁的嬷嬷小声提醒道:“太妃,云家。”

  贵妇人呼吸微滞,想抽林妍耳光的手僵了僵,生生放下了:“贱……林妍是吧?”

  林妍微笑脸:“臣女是叫林妍。”

  贵妇人呵斥道:“你可知罪?”

  林妍反问道:“臣女何罪之有?”

  贵妇人见她笑得明艳非凡,仿佛神女一般尊贵清傲,不由就恶由胆边生,抬手就又想抽林妍的耳光。

  林妍猛地后退一步,再次躲开了。

  贵妇人眼中厉光闪闪:“来人!给哀家按住这贱婢!”

  林妍并不反抗,任由人按住了,浅笑道:“贵人千万打狠些,也好臣女去敲登闻鼓的时候,能多招惹些同情心。”

  她叹息道:“皇室贵人无故殴打大臣家眷,这可真是个劲爆的话题,让人轻易就能想起先帝在时的盛况。”

  贵妇人高举的手再次僵住,厉喝道:“你这贱婢在胡说八道什么?!”

  林妍柔声细语:“贵人说是胡说便是胡说吧。”

  嬷嬷忙给贵妇人递出台阶:“主子,您别生气,有话慢慢说。”

  贵妇人气得直喘粗气,但她觉得自己理直气壮,呵斥道:“你私自给皇室公主脸上动刀子,哀家还教训不得你了?”

  话音未落,就听见背后传来了一声惊呼:“母妃?您,您怎么来了?”

  贵妇人愣了愣,不可置信地猛转头,就见楚珑完好无损地站在门口,那张脸还跟过去一模一样。

  贵妇人惊呼道:“你,你不是躺着吗?”

  “噗!”林妍没忍住喷笑出来了。

  “你笑什么?!”贵妇人怒道。

  林妍忙收敛了笑,认真道歉:“抱歉抱歉,臣女只是没想到贵人竟能认错了闺女。”

  贵妇人脸上青青红红,难看到了极点。

  连亲闺女都能认错,不是滑稽又是什么呢?

  门口的楚珑迅速猜到了事情原委,又羞又气,脸涨得通红。

  她鼓起勇气呵斥道:“你们放开林大姑娘!”

  几个大宫女迟疑着看向了贵妇人。

  楚珑攥紧了拳头,紧张得浑身直抖,可她还是咬紧了牙关:“本宫是帝君唯一的亲妹妹,还指使不动你们了是吗?”

  几个大宫女诧异地看向了楚珑,略一犹豫,便都松开了林妍。

  贵妇人的脸色难看极了:“楚珑!你放肆!”

  楚珑脸色发白地后退了好几步,却又猛地顿住,挺直了背脊,豁出去似的反驳道:“是母妃放肆才对!”

  贵妇人脸都青了:“你竟敢这么跟娘说话?!”

  楚珑瑟瑟发抖:“娘身为太妃,却跑进臣子家中大吵大闹,有违体统!抹黑了皇家荣誉!皇兄不会原谅母妃的!”

  贵妇人又气又恨:“哀家是为了谁啊!你这个小白眼儿狼!走!跟我回去!这么屁大点儿的孩子,你让她治个屁!”

  楚珑死死扒拉住门框:“我不!九叔和云奶奶都同意了的!”

  贵妇人气得直接把人拎起来就走:“你又不是你九叔和云家那老太婆生的,他们的话算个屁!”

  见楚珑反抗得比平日都激烈,她怒吼道:“楚珑,你给我想清楚了!你要是非要胡搅蛮缠,哀家今日就碾断这林妍的十根手指头,看她还治不治得了你!”

  楚珑顿时便僵住了,眼睛里蓄满了泪水:“你不能那么做!”

  贵妇人冷笑道:“你试试看!”

  楚珑又气又怕,含着眼泪看向了林妍:“对,对不起,林大姑娘,我给你添麻烦了。”

  林妍微笑摇头:“殿下还治吗?”

  贵妇人冷冷笑了一声:“你那点儿微末医术也敢说治?”

  楚珑脸色发白:“不,不治了。”

  林妍点点头:“好。”

  楚珑看着林妍含笑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忽然就难过到了极点。

  她心中溢满了跟贵妇人怼到底的冲动,但十来年的顺从让她的勇气骤然而起,瞬间而消,眨眼间就冰消雪融。

  贵妇人温柔笑着将楚珑抱了起来:“这才是母妃的好孩子。”

  只是,她才抱了没一会儿,似乎是嫌楚珑重,转手就把楚珑塞给了自己的嬷嬷。

  贵妇人居高临下地睨了林妍一眼,嘲讽道:“想出名想疯了,也得看看自己几斤几两,别以为能算计几个人,就真当自己的医术也天下无敌了!”

  她冷笑着让人把林妍的屋子砸了个精光,然后扬长而去。

  等他们走光了,院子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林一到林八挨个跪成了一排,个个儿面无表情地垂着头,脸上,身上,全都是伤。

  林妍叹了一口气,在台阶上坐下来,捧着脸看他们:“我们一会儿去逛街吧?”

  八个人吃惊地抬头看她,又默默把头垂下。

  林一沉声道:“我们没能保护好主子,请主子责罚!”

  林妍又叹了一口气:“那就罚你们去鱼市偷八条麻袋吧,然后跟踪一个人,一天一条麻袋,打够八天为止。”

  “现在。”她摸摸下巴:“陪我出去吃小馄饨,再吃一条街的小吃,你们掏钱,就用你们之前打拳挣来的那些,不许抠门不许说不。”

  她哀叹:“被人欺负了,不开心,得吃很多很多好吃的才能再开心起来。”

  就只是,这样?八个人恍恍惚惚地看着林妍,已经习惯了完不成任务就躺半个月甚至更久的他们,第一次有种自己生而为人的感觉。

逍遥漠

宋茜然:讨债鬼!   贵妇人:小白眼狼儿!   林·上一世努力存活小可怜·妍+楚·明明凶残却天然怂·珑:瑟瑟发抖地拎起小刀子。   论,#原生家庭对人的影响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