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第080章 他是个很可爱客气的人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2077 2019-11-19 22:33:00

  林妍跟楚烨达成了共识,便毫不留恋地转身就走。

  林一提醒道:“刚刚那个人的伤是旧伤。”

  林妍点点头:“我知道。”

  她甚至能看出来那伤是两天前的,而且还能猜出来是因为什么被打的。

  去云家赴宴的前一晚,楚烨到她那里找他缝合伤口,暗一此人外热内冷,对自己要求十分严苛,哪怕楚烨不怪他,他也会自己去刑堂走一遭。

  但那又有什么关系?

  暗一认真出示伤口,或许是为了试探,也或许是为了表明暗十八没挨揍,自己看明白了,知道暗十八无恙,目的到了就行,过程不重要。

  林妍不介意把这些东西掰碎了将给林一几个听,林一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林三却疑惑问道:“主子被摄政王试探,不生气?”

  林妍笑颜如花:“怎么会?他实在是个很可爱客气的人。”

  林三惊异懵逼地睁大了眼睛:“啊?”

  林妍笑眯眯拍了一下她的脑袋:“你还小呢。”

  楚烨是什么人?

  身为皇后之子,却三岁就被先帝送到大业去做质子,不但活下来了,而且长成了一个异常优异的人。

  他才十三岁就能击毁大业谋划了两年的军事行动,不但自救成功,还携盛世军功而归,更用血腥手段洗刷朝廷和江湖世家,稳坐摄政王之位。

  这样的一个人,仅凭救命之恩就想让他掏心掏肺?

  开玩笑了。

  他对她从一开始就够客气了,就连后续的试探,都只是挑选了最不伤大雅的小事来试探,让暗十八截一个不大不小的消息,仅此而已。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说的大约就是楚烨了。

  林妍识得这份好意,所以她轻描淡写地把暗十八送回去了。

  她的意思很明确,刺探消息无所谓,想知道什么也都行,但,对我的命令和行动指手画脚,不行。

  林三懵懵懂懂,林一却已经看透了两人之间的来往。

  他问道:“所以主子昨天一会去就让属下去销金窟,是因为早就算到了清宁公主的病治不了,是吗?”

  林妍满意点头:“聪明。所以说啊,凡事儿还是都靠自己的好。楚铭向来习惯我要一个病人,他永远都会再给我多备一个。”

  瞧瞧楚烨,哪怕是尊贵为摄政王,不也有他算计不到的东西吗?

  比如,来自一位撒泼太妃的胡搅蛮缠。

  林一没问林妍为什么非要一晚上治三个病人,他只问他最想问的:“主子为何要抛弃县主之位,反而要当一个没有实权的公主的师尊?”

  他询问的时候,紧紧盯住了林妍的眼睛。

  林妍笑了笑:“因为,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啊,我可真是太期待看到太妃疯狂跳脚又不都被捏着鼻子认了她闺女也是我闺女的场面了!”

  她愉悦得眉眼都染上了温暖的光芒,笑容中透着一点儿怀,像是一个即将作弄人成功的狐狸。

  但林一却分明知道,不是这样的。

  一个县主之位,能够让林妍在林家地位陡增,便是她父母也得对她客气相待。

  而有了县主品级之后,便算是皇宫贵族,如果再遇到那位太妃,那位太妃也需要讲一分客气和情面。

  可林妍偏偏舍弃了这份爵位,而目的,说白了也不过是为了清宁公主——只有师尊这个身份,才能让她对抗太妃,拿到替清宁公主做主的权力。

  林一眉眼清冷:“主子说得不错,到时候那位太妃的表情一定很好看。”

  林妍愉悦笑了起来:“懂事!我很看好你。”

  林一眼中飞快滑过了一丝无奈,跟上林妍:“主子想从哪里吃起?”

  林妍却摇摇头:“不着急,先把正事儿办完了再慢慢吃。”

  林一想起林妍之前说的那八条咸鱼麻袋,以为她今天就想去套第一条麻袋,点点头跟上,却被林妍带着,一路直奔京兆府。

  京兆府衙门在帝都中心地带,林妍到时,便已经有一小吏在门口徘徊等待,见了她顿时便眉开眼笑。

  “这位就是林先生说的林大姑娘了吧?”

  “是民女,王大人有礼了。”

  小吏笑容加深:“在下区区小吏,哪儿当得起林大姑娘一声王大人,您这边请,主事李大人已经在等你来了。”

  林妍客客气气地跟着他,带了林一八人进去,不到三刻钟时间,又被小吏客客气气地送了出来。

  “林大姑娘且等上三五日,这八位的户籍办好了之后,便会送到您府上。”

  林妍笑眯眯点点头:“今日劳烦了。”

  她递给小吏一个素净的香囊:“这里有些香瓜子,送与大人尝尝。”

  小吏刚接过就觉得手中一重,顿时便眉开眼笑:“多谢林大姑娘的好意,日后若是事儿,还找我,我一定尽力。”

  林妍笑道:“那日后就多劳您费心。”

  待林妍一走,小吏立刻打开了香囊,笑开了花。

  果然,沉甸甸的半包金瓜子。

  林一跟着林妍快出了街了,才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正瞧见小吏愉悦笑着回京兆府的侧影。

  他忍不住问道:“主子为何这么做?”

  她带着他们落户过明路,却不是给他们入奴籍,而是记作家世清白的良民。

  父母辈儿皆是身家清白的农户,早年饥荒逃难,如今只剩孩子归来。

  一共三户人家,皆是人丁稀少如今再无亲友的存在,可见林妍费了心思。

  可这才多久啊,想要这样详细的资料,必然只能花费巨资去买。

  而想要让京兆府的官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办事,除了花钱,显然还搭上了她作为林先生救人得来的人情。

  她其实根本不必如此,一句流民入贱籍就能解决的事,何必赔上巨资和用一个少一个的人情?

  林一沉声道:“主子做的这是赔本儿的买卖,我们还不起。”

  林妍被逗笑了:“我是在养下属又不是在养奴婢,自然要精心谋划,为你们谋求长远。”

  只有良民的干净身份,日后才能文可考状元武可做将军。

  其他的户籍纵然也可以安然度日,但总会有这样那样的弊端和瓶颈,限制他们的未来。

  林一八人正是因为清楚这一点,所以才刚更觉得不得劲儿,甚至是,更不安。

  因为,他们八个人,不会有未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