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第082章 水煮肉片儿了解一下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3069 2019-11-20 21:21:32

  林妍也就好奇问问,一没打人二没骂人,妇人自己要跪下求饶,怪得了谁?

  女人眼中划过一抹怀疑人生的茫然:“我,我这就可以走了?”

  林妍笑眯眯点头:“对啊。”

  女人试探着爬起来,林妍果然没有阻拦她,她转身,林妍也转身,直接进酒楼里去了。

  女人顿时如蒙大赦,迅速跑了个没影儿。

  众人眼见没热闹可看,只能意犹未尽地散了。

  而一盏茶之后,某处巷子里,一口巨大麻袋从天而降,直接将探头探脑的女人罩了个完全。

  “说说,为什么你就拿双份钱?”

  少女温柔的嗓音清亮纯净,带着点儿甜,让人一下子就能想起来少女明媚亮丽的眉眼。

  女人惊恐到了极点:“林妍?!”

  她下意识的一声惊呼,把林妍给逗笑了:“瞧瞧,果然认识我。”

  女人瞬间噤若寒蝉,接着张嘴就要尖叫救命。

  林妍轻笑一声:“嘘,想想你选择逃命的这条巷子,它又长又静,等你把人叫来了,你都被我给捅凉了。”

  这温柔浅笑的话语就在耳畔,接着便有什么尖锐东西抵住了小腹。

  女人吓得浑身发抖:“别,别杀我!我说我说!是有人给我钱,让我找机会把你弄走卖到青楼里!抽成加雇佣金,所以我才说双份钱!”

  林妍眼中浮出厉色,声音却越发温柔:“是滁州的万花楼吗?”

  女人抖了抖:“什么万花楼?我不知道啊,不过高级货色的确是要分销到滁州的,那边户籍管理比较乱。”

  林妍愉悦地笑开了:“呀,找到了。”

  找到了,上一世卖她去滁州的人。

  找到了,上一世她颠沛流离人不人鬼不鬼的开端的真相。

  原来一切都不是个意外。

  果然一切都不是个意外。

  林妍不清楚此时那个神秘老者是否已经出现,并开始插手她的人生,但她不急,只要顺藤摸瓜,总会查清楚一切。

  她如今唯一要做的,就是稳住,然后把所有参合其中的人,一个个找出来,挨个剐个遍。

  林妍温声浅笑:“你会告诉我雇佣你的人的,是吧?”

  女人想要否认,可小腹上骤然疼痛了起来,顿时尖叫道:“是门房!是林府的门房,嘴角长了个痦子的中年人!

  他每次都找小乞丐来给我们送信,我们头儿怕这是个圈套,所以就花费了半个月去查,确定没问题这才同意下手的!”

  林妍脑海中立刻搜寻到了那个人的身影,她看向了身边的林一:“知道是哪个吗?”

  林一点头:“知道。”

  他有到了陌生环境之后,记忆一切有用东西的习惯。

  林妍满意点头:“很好,你去把人弄来。”

  林一看了一眼女人。

  林妍温柔浅笑:“我有些私事要跟这位姐姐谈谈,乖,你别惊动人把人抓了,拎到右手边那条巷子最后面一个小院子里,我在那儿等你。”

  她笑得实在是太好看了,但林一莫名就是觉得瘆得慌,忙点点头去了。

  林妍笑着凑近女人:“这位姐姐,你要乖乖的哦。”

  她眉眼温柔,只是眼底却满是阴寒:“我脾气不大好,使起小性儿来,喜欢活剐人。”

  女人又怕又慌,但在真挨剐之前,她一直以为——这就是个吓唬人的惯用说法而已。

  她也经常这么吓唬那些货物,但,她特么的从没有真干过啊啊啊!

  “啊啊啊!”

  凄厉的尖叫声从女人口中疯狂溢出,她希望能有个人来救救她,或者杀了她也行。

  但事实是残酷的,这里是地窖最深处,钢铁般坚硬的石头封住了土壤,也封住了她所有的声音。

  对面那个长得极美的少女还在问她无关紧要的事,明明灭灭的火光照映着那张美人脸,让少女瞧着像是个凶残狐妖所化的魔魅。

  “昨天下午你吃了什么?”

  “你吃完饭后跟你上线宋叔见过面,说了什么?”

  “对了,昨天你吃最喜欢吃的是哪道菜来着?”

  “那个宋叔鬓角有颗痣是吧?”

  ……

  这样无关紧要的询问反反复复,来来回回,每一次答案稍有偏差,少女就会笑眯眯地给她一个教训,下次再错,就是双倍的教训。

  女人快要疯了:“求求你!杀了我吧!我真的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林妍把手术刀挪到了她大腿内侧:“这儿的肉很软的,割起来一定很疼。”

  正说着话,她忽然伸手捏住了女人的下巴,轻笑:“我刚刚说过了,你要是敢咬舌自尽,我就敲掉你的牙。”

  她叹息一声:“不乖啊。”

  女人惊恐地瞪圆了眼睛,含糊大叫:“不要!唔!”

  在一阵鬼哭狼嚎中,女人的大门牙被敲掉了两颗,连惨叫都漏起了风来。

  林妍看着女人疯疯癫癫的模样,甩着指尖上的血迹,笑得一片迤逦。

  “这么胆小啊,你们处理那些不听话的孩子和女人的时候,总不至于没见过血啊。……别再想着咬舌自尽,后槽牙拔起来可比门牙疼多了。”

  女人眼中的疯癫顿了顿,嚎啕大哭起来:“你到底想怎么样?”

  林妍笑眯眯:“玩儿游戏啊,我问你答,不许说谎。”

  女人眼中闪烁着凶光,但很快,这份凶光就变成了害怕和认命。

  她只是不知道林妍为什么非要反复问那些无聊问题,但她看得出来林妍想干什么。

  林妍想利用自己给的情报,深入她们组织内部去救人,或者杀人!

  女人知道自己今天不可能活着走出去,她想报复,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所有的把戏都被识破了!

  明明是很小很小的错误信息,可眼前这个才十六岁的少女,总能迅速分辨出来,然后给她凶残到了极致的警告。

  这少女仿佛天生妖物,骨酝邪祟,竟然比她见过的所有江湖老狐狸都要狡猾凶残。

  女人含糊道:“只求你最后杀了我。”

  林妍轻笑:“自然,毕竟养着你这种人,浪费粮食啊。”

  她笑眯眯继续问道:“你大前天吃了什么?”

  女人又气又怕,最后渐渐成了思考和回答的无限机械循环。

  直到半个时辰后,林妍才终于问无可问,含笑拧断了女人的脖子,送了女人归西。

  她摘掉手上满是血液的手术套,步步生莲迈上台阶,打开了通道入口,笑眯眯只露出半张脸来,看向了戒备的林一。

  “来,拖进来。”

  迷迷糊糊的门房惊恐地瞪圆了眼睛,口中发出惊慌失措的呜咽声。

  救命!

  那个黑洞洞的地道口,仿佛长着巨嘴的猛兽,将门房吓得屁滚尿流。

  “啧啧啧,”林妍发出幽幽地叹息:“太不小心了,汤都洒了啊。”

  饶了个弯儿才听懂的林一:“……”皮这一下,就这么开心?

  好不容易稳住了的门房:“……”卧槽!亲娘!救命!大小姐要吃人了!

  林妍眉眼弯弯:“哈哈哈。”

  林一无奈地拎起吓晕了的门房,将人拎进了地下室。

  刚一进去,林一就脚步微顿。

  那人贩子已经死了,身上也不过就是几道清浅刀痕,连血都流得不多,但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表情却仿佛刚经历了一场炼狱。

  林妍下巴微扬:“呶,把新食材绑到旁边那个架子上,我一会儿准备吃水煮肉片儿,想来点儿有嚼劲的。”

  装晕的门房瞬间抖了抖,小心翼翼睁开眼乱瞄,正好看到了扭曲着脖子,瞪圆了眼睛的人贩子。

  人贩子原本还算漂亮周正的脸,这会儿狰狞如鬼。

  卧槽!

  杀,杀人了!!!

  “嘎!”门房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会儿是真的顶不住,直接晕了过去。

  “哈哈哈!”林妍笑开了。

  “……主子?”林一忍不住轻声叫道:“您还好吧?”

  林妍的笑声顿了顿,揉了揉脸,歪头看他:“我当然很好。”

  林一看了一眼她的眼睛,沉默着垂下了头:“属下需要作什么?”

  林妍想了想:“涮个肉片儿给他看看?”

  林一看了一眼桌案上的那盘子物体,脸色不怎么好看地点了点头:“属下去找锅。”

  林妍看着少年人分明想吐,却拼命忍住的模样,愉悦笑开了。

  她摇了摇头,温声道:“逗你玩儿的。”

  她端起盘子,笑眯眯递给了林一:“这里光线很暗,我拿了杏脯骗她,说我把她给剐了,她还就真信了。真是个傻白甜。”

  林一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她的笑脸,心中莫名有些难受,认真道:“以后刑讯的事属下来!”

  林妍轻笑了起来:“不行不行,看着辣眼睛,我怕自己日后再也不能直视水煮肉片。”

  林一嘴角狠狠抽了抽。

  他只是说要刑讯,并没有说要把人煮了谢谢!

  还有,主子您这么快就忘记了谁提的水煮肉片,真的好吗?

  林妍被林一鲜活的眼神逗得直笑,眼底的阴寒去了不少,摆摆手:“边儿待着好好学,你还年轻呢。”

  林一心道主子咱俩同岁,但看了一眼那人贩子女人,又默默退到了阴影里。

  虽然是同岁,但不得不承认,这么微创就能刑讯出重刑结果的手段,他的确还做不来。

  接下来,安静的林一看了一出繁复且凶残,但手法巧妙到了让人毛骨悚然的刑讯逼供现场。

  门房的心态崩得比人贩子女人快多了,才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他就把他小时候偷看寡妇洗澡的恶事儿都说了。

  他最终吐出来一个名字:“我真的就是一时糊涂!我婆娘是柳柳姑娘她表姨,沾亲带故的还有钱拿,我才一时糊涂干了错事!”

  柳柳?

  林妍听着这个名字,笑了。

  她那吃里扒外,被她缝成个碎布娃娃的大丫鬟干的?

  啧!

  那可真是太有趣了!

逍遥漠

三千字的大章送上,明天再来两千字两章,酱紫。   PS:今日份趣味问答,综上所述,柳柳是不是贩卖妍妍的渣渣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