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第083章 骚不起骚不起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3236 2019-11-21 23:40:15

  林妍已经许久没有听到柳柳的消息了,林清被二公主的侍卫带去青水庵的当天,林妍就让把柳柳给林清送过去了。

  青水庵不是等闲地方,便是有品级的贵妇去了,最多也只能带两个伺候的人,而林清不过是官家义女。

  等宋茜然反应过来要送人照顾林清的时候,只能花钱去买名额了。

  据说她花费了巨资,才塞进去了一个管事婆子。

  要不她娘能那么恨她,连林家的利益都不管,也要放太妃进来收拾她呢!

  因为她坑起来林清,太过一套又一套了。

  这种情况下,柳柳算计她?

  林妍轻笑一声:“你一不混黑二不是江湖中人,怎么会认识那帮人的?”

  门房苦着脸:“我已经说了好几遍了,我婆娘拿了钱和地址让我去办事儿,其他的我真不知道啊!”

  林妍似笑非笑:“我还想再听一遍。”

  门房快要崩溃了:“要不您去抓柳柳她娘行吗?她给我婆娘的钱和地址!她肯定能告诉您她怎么认识那帮人的!”

  林妍最后一遍确认:“你怎么知道是柳柳她娘给你的钱和地址?”

  门房道:“柳柳她娘是主母的乳娘,身边有个叫红翠的丫鬟专门伺候她的,是红翠亲自来找的我婆娘!”

  他恳求道:“你要是觉得抓柳柳娘不方便,您抓红翠也行啊!红翠就只听柳柳娘的话,连夫人都不怎么伺候的!”

  林妍笑着看他:“下辈子,可别想着卖人玩儿了,知道吗?”

  门房惊惧地瞪圆了眼睛,想求饶,却眼前一黑,很快就没有了意识。

  林一疑惑地看了门房一眼,林妍割了他脖子一刀,却浅得很,根本死不了。

  她根本没想杀他。

  林妍伸了个懒腰:“我们得回去了,出来的太久,盯梢的人该怀疑了。”

  林一问道:“那这两个人……”

  林妍道:“晚间你过来一趟,把女人弄到乱葬岗埋了。至于这人,让他睡着吧,我后面还要用。”

  林一点点头:“是。”

  林妍快步往外走去:“快走快走,做了这么多事,我都饿了。”

  林一嘴角抽了抽,眼含无奈地跟上。

  两人回去的正是时候,人都已经闹到了包厢外间,林二林三已经跟人动上了手。

  林妍爬窗户从后巷进了内室,慢吞吞走了出去。

  神色狰狞的年轻人正好被林二打翻在地,脸部挤压在地板上,都变了形。

  林妍轻笑:“呦,何事行此大礼?”

  年轻人咬牙切齿:“林!妍!”

  林妍垂眸轻笑:“哎,是我。”

  年轻人脸涨得通红:“林妍!我跟你势不两立!”

  林妍笑问:“你谁啊?”

  年轻人滞了滞,声音陡然尖利:“林妍!你害我母亲!害我全家!竟然装作不认识我?!”

  他大吼:“我是王琼!我娘是宋氏!”

  林妍淡淡地点点头:“哦。”

  王琼被她冷淡凉薄的态度刺激到了,尖锐叫道:“林妍!你如此恶毒凶狠,真该被千刀万剐!”

  林妍被逗笑了:“瞧你说的,我怎么了?”

  王琼厉声道:“你陷害我娘!”

  林妍只看他的目光,就知道他已经想办法见过宋氏,知道了当日云家宴会,是自己扒了宋氏衣服的事儿了。

  林妍笑眯眯问道:“是我叫你娘毒害先太子长子了?”

  王琼一滞,眼底浮出慌乱:“这一切都是你谋划泼脏水!我娘根本没做过!”

  林妍淡淡道:“你的意思是,我这么能耐,骗过了云老夫人,骗过了摄政王,在那两位面前谋划了完整的证据链?”

  她噗嗤一乐:“算起来那都是十多年前的事儿了吧?我才五六岁就这么能谋划,嘶,难不成我是天仙下凡来渡劫来了?天生早慧?”

  “噗!”

  围观凑热闹的食客们喷笑了出来,纷纷摇头。

  “王公子,这位姑娘说的不错,摄政王可不是好糊弄的!”

  “正是啊!王公子,你家败落跟这位林大姑娘无关,是你娘自己作孽啊!”

  王琼被众人怼得浑身发抖,尖锐叫道:“你们知道个屁!这个女人她……”

  他说了一半儿猛地顿住,脸上青青紫紫,最终涨成了猪肝色:“这个女人阴狠恶毒,最不要脸!”

  林妍看着他憋屈的模样就觉得畅快,冲着王琼露出了一抹挑衅笑意,压低了声音道:“没错,我就是如此阴狠恶毒不要脸,可惜你干不掉我,生气吗?”

  王琼嚎叫一声便要暴起伤人,被林二再次逮住,狠狠按在了地板上摩擦。

  林妍俯身蹲下,长发遮住了她轻动的唇瓣:“真可怜。”

  王琼目眦欲裂:“林妍——”

  林妍却已经站了起来:“把人送到京兆府衙门,就说这个逃犯想要杀我。”

  王琼脸色一变:“我不是逃犯!”

  林妍淡淡道:“毒杀皇族牵连九族,如今虽然王家罪名未定,但整个王家绝对已经被看管了起来,你出现在这儿,怕是有人买通了守卫吧?”

  她轻笑:“如今这案子是摄政王亲自在查,竟然还有人敢伸爪子,有趣啊,这是谁家这么不怕死?该不会,姓齐吧?”

  王琼瞳孔微缩:“你胡说什么?”

  林妍似笑非笑:“我胡不胡说不重要,重要的是,某些人想看你暴起杀我不成,反而要被摄政王抓个正着,这可真是……”

  她顿了顿,笑容迤逦:“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她精准地看向了人群后面,扬声道:“齐院正,你说是吧?”

  一众食客立刻顺着她的目光转头,果然看到了一个面色冰冷的中年人。

  有眼熟的,立刻便小声道:“的确是太医院院正齐宇,你们看他的手,听说他的手,就是因为林大小姐才被废了的!”

  立刻便有人惊呼道:“难不成这王琼真是他放出来的?卧槽!够胆识!要知道先太子可是摄政王的亲兄长!

  当年先太子病逝,很大原因就是因为嫡长子年幼身死,扛不住打击才……换句话说,这王家上下可都是摄政王的杀兄仇人!”

  齐宇身负修为,将周围的哄闹声听得一清二楚,顿时对林妍愤恨不已。

  他也是没想到,这林妍竟然这样机敏,更没想到,才刚被太妃磋磨,林妍竟然就敢这么出门活动!

  他原本谋划得完美至极,先挑拨太妃让太妃教训林妍,接着把王琼弄出来,趁着林妍落单,帮王琼把人给杀了,再把王琼杀了灭口。

  到时候,林妍死于王琼报复,而自己诛杀王琼这个逃犯,便能戴罪立功。

  他算计到了一切,可他却没能算计到,林妍的脸皮……特娘的竟然如此之厚!

  今天他才刚把王琼弄出来,却没想到竟然就碰见了到处吃小吃的林妍。

  齐宇不是没劝王琼,毕竟林妍身边跟了八个人,虽然那八个人看着年纪不大,但却个个都是带有功夫的,并不适合动手。

  可林妍的姿态实在是太悠闲舒坦了,吃完了这里吃那里,一路跟下来,别说是王琼了,就连齐宇自己,都觉得心态爆炸。

  他们凄凄惨惨戚戚,但林妍却好吃好喝,而且竟然还跑到了酒楼里继续吃,吃完了还要舒坦地听琴睡觉!

  卧槽!

  实在是不能忍!

  可齐宇没想到,王琼不受控制地冲出去之后,自己明明已经躲得很好了,却还是被林妍点了名。

  齐宇不得不出来,他之前为了追王琼,已经在酒楼下面露了面,若是被点名还不出来,便会落入极其被动的境地。

  齐宇冷冷盯住了林妍,沉声道:“林大姑娘不要信口开河,胡乱诬陷人,在下只是来吃个饭。”

  林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拿左手吃吗?”

  她像是看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齐院正家财万贯,奴仆无数,养尊处优惯了,这受伤了不在家中让小妾美婢伺候着吃饭,自己跑出来艰难求生啊?”

  有人轻笑道:“人家这话说得对啊齐院正,你昨天挨打的时候不是还哭嚎得厉害,说自己从今往后就变成了废人了嘛。”

  他趴在栏杆上,懒洋洋地往下看:“怎么?睡了一晚上,你在梦里通透了右撇子变左撇子的技能了?”

  林妍转头看了那人一眼,熟人,齐国公世子,那个蛇精病还毒舌的黄飞宇。

  黄飞宇笑容温润地跟林妍打招呼:“真巧啊林大小姐。”

  林妍同样笑得温和:“这位公子是……”

  黄飞宇笑容失落:“咱们见过的,林大小姐怎么能装不认识呢?”

  他长得好,这般黯然伤神的模样,让好几个食客小姐夫人们都心疼坏了。

  有个小姑娘忍不住道:“林大小姐,这是齐国公世子,您别再忘了啊!”

  林妍冲着小姑娘温柔一笑:“多谢你告诉我,我这回记住了。”

  小姑娘被她明媚好看的笑容晃花了眼,瞪圆了眼睛捂住了心口,完全被美色给迷晕了头:“恩恩,不客气。”

  至于什么黄飞宇,她暂时不记得了。

  黄飞宇眼中滑过了一抹有光,愉悦地冲着林妍笑了起来:“林大小姐记住了我就太高兴了。”

  他爽朗剔透的笑容,瞬间吸引了众人的目光,让众人不由自主地跟着会心一笑,之前被林妍迷住了的小姑娘,瞬间双眼放光,嘴角眼尾都是幸福。

  林妍认真看了他一眼,然后伤眼地立刻挪开,冲着林二直摆手:“走走,我跟你一起去送王琼见官!”

  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这种蛇精病,必须远离再远离,不然被传染了怎么办?!

  林妍狠狠打了一个寒颤——好可怕好可怕!这蛇精病竟然想拉着本座比魅功!骚不起骚起!赶紧走!

  深切感受到了林妍的嫌弃的黄飞宇:“……”她竟然还有脸嫌弃本世子?!

逍遥漠

紧赶慢赶还是没赶上,明天补上1000字,更新一个三千字和两千字的章节,酱紫哦。爱你们,比心(づ ̄3 ̄)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