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第084章 瞌睡了又有人送枕头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3285 2019-11-22 23:19:37

  眼见着林妍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走,黄飞宇都被气笑了。

  这少女,竟还有脸嫌弃别人蛇精病?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就最近她干的那些事儿,可没一件不丧心病狂的!

  黄飞宇长腿一迈拦在楼梯口,手中的扇子刷拉一声打开,挡在了林妍面前:“林大姑娘这是急着去哪儿?”

  林妍假笑道:“还请世子让一让,我急着去报官!”

  黄飞宇看了一眼王琼,这会儿王琼的嘴已经被塞住了,脸上却是生无可恋和怨毒交织的复杂情绪。

  林妍温声道:“世子如果不想陷入私放重犯的麻烦里,最好还是让让。”

  黄飞宇:“……”这姑娘威胁得可真是没有半点儿遮拦啊!

  他似笑非笑地看了林妍一眼,缓缓收起了扇子:“林大小姐请。”

  林妍浅笑点头,要走,又被拦住了。

  齐宇沉声道:“林妍,你可别血口喷人!”

  林妍上下打量齐宇:“血呢?喷你哪儿了?指出来看看啊!”

  围观食客们轰地笑开了。

  齐宇气得脸通红:“你少胡搅蛮缠!你明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

  林妍温声打断他:“让开,不然,我让人把你按在地上摩擦。”

  齐宇张嘴还要争辩:“林妍!诬陷官员是要……”

  林妍不怒反笑,一脚踹向了他的胸口。

  齐宇倒入飞出去的瞬间,瞪着林妍的眼睛里仿佛淬了毒:“贱婢!你敢羞辱我!”

  林妍兴致勃勃地抬手一指齐宇:“他眼神不老实!还口吐恶言侮辱我这官家嫡女是奴籍!给我揍他!”

  满心悲愤的齐宇:“……”彼其娘之!这样也行?!

  他已经清楚意识到了林妍的不按套路出牌,爬起来就要往面跑,却被追上来的林一林二直接按住,凶残地暴揍了一顿。

  林妍不紧不慢地拾阶而下,经过齐宇身边的时候,俯身,低低地笑出了声来。

  “齐太医,莫要以为只有你在宫里头有人,本姑娘,也有啊!”

  齐宇一惊:“你这话什么意思?”

  他惊疑不定地看着林妍,不敢相信林妍一个刚冒了一点头的少女,竟有如此大的能力。

  她知道自己撺掇太妃羞辱她,想弄死她的事?

  齐宇迫切地想要试探和询问,但林妍却只是轻飘飘看了他一眼,便直起了腰身,走远了。

  “林妍!你站住!”齐宇大叫。

  “站不住咯,开弓没有回头箭,齐元正,咱们后会有期。”林妍头也不回地摆了摆手,走入了街道人流之中。

  齐宇心中骤然生出了一股寒意,让他四肢冰凉,呼吸艰难。

  虽然不知道为何林家那边传错了消息,林妍竟没有给清宁公主动刀子,但以太妃的泼辣性子,也绝对不会让林妍好受。

  可这个少女,清早才刚受到折辱,转头就能迅速调整好心态,愉悦地吃喝一路,可见其心情之可怕。

  再加上当日她在云家,竟能把一群杀星玩弄于鼓掌之中,丝毫不惧,更进一步说明了这少女的不简单。

  齐宇越是分析细想,便越是确认,林妍一定已经猜到了太妃之辱来自于他的撺掇,她甚至还见到了王琼就想到了自己!

  齐宇忽然不敢继续想下去,他无比清楚地意识到,他这是彻底招惹到了一头怪物!

  “齐太医,齐太医?您没事吧?”有人忍不住问道。

  齐宇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竟是已经在地上趴了很久了。

  他匆匆爬起来就往外面冲去,无论如何,他得赶快解决掉王琼那边的首尾。

  大意了!

  这一次,他可真是给齐家闯了大祸了!

  齐宇没有看到,就在他匆匆冲出酒楼的时候,林妍其实就在不远处的房顶上看着他。

  她出了门没多久,就给林二七人分别下了任务,只留了林一在旁。

  这会儿,她笑问林一:“你猜他会去哪儿?”

  林一摇头:“属下不知。”

  但他已经知道,早先主子要的那八条咸鱼麻袋,是要套谁了。

  正是齐宇。

  林妍摩挲着手腕,轻笑道:“我猜他会去城东,找一个姓张的人。”

  林一询问道:“那我们追吗?”

  林妍却摇了摇头:“是我追,至于你,你去城西,找一个姓邱的人。”

  她低声吩咐了几句,林一一一应了,便迅速去了。

  林妍眯眼在房顶上又站了好一会儿,才施展开轻功,往齐宇奔走的方向追了过去。

  其实早到在云家被逼拿缝合术的时候,林妍就大概算到了今天的一切了。

  再单纯的人,历经世事沧桑之后,也总会学会点儿东西。

  林妍生来单纯,但也聪慧,她跟其他人唯一的不同就在于,她上一世的每时每刻,都面临着一个相同的局面——学不会,不过关,就只能死!

  于是,她骨子里被刻进了谨小慎微,走一步算百步的推演本能,这习惯说好听了叫谨慎通明,说难听了,叫多疑凉薄。

  开始跟摄政王有交集的当月,她就花费巨资调查了整个皇室的构成。

  她一早就知道清宁公主有个彪悍泼妇的娘。

  所以哪怕霸道如摄政王开口,林妍依旧没碰楚珑,一定要等太妃确认之后才肯动手。

  而云家当日,她把野心勃勃的齐宇得罪死了,更得把兵部的几个人也得罪得不轻。

  她从来不信野狗打痛了就真会怕,所以她一直在等。

  果然,太妃气势汹汹而来,一半儿真怒一半儿假装,当场要弄瞎她的眼睛。

  太妃爱楚珑是真的,但,太妃接受了太医院的好处,替齐宇报复她也是真的。

  后来再见到王琼,林妍更是半点儿不惊讶。

  甚至瞬间确定了另外一个敌人的身份——张明。

  那个之前在云家跟齐宇合谋,被自己算计得官降三级,军棍一百的兵部右侍郎。

  至于理由。

  以她对楚烨的了解,事情牵扯到了先太子,哪怕楚烨不诛灭宋氏夫家九族,也会把王家所有人严密看守。

  这种时候,想要放了王琼,只能是兵部的人。

  而隶属兵部,又跟她又死仇的,就只有一个张明了。

  而齐宇一路向东,果然偷偷摸摸地来到了张府后门,左右看看,进去了。

  “齐活。”林妍愉悦地笑了起来。

  这会儿她坐在最高的阁楼屋顶上,遥遥看着一路往正堂去的齐宇,摩挲着手腕,眼中没有愤怒,只有瞌睡了有人送枕头的欢喜。

  少顷,林一已经按照林妍的要求,找到了那个姓邱的人,并把人带来了。

  这个姓邱的,便是当日第一个被齐宇煽动的人,兵部尚书邱芳。

  邱芳见了林妍便先行了一礼:“林大姑娘安好?”

  林妍笑道:“我又没挨打,自然好得很。”

  邱芳老脸泛红,闷咳了一声:“不知林大姑娘找老邱有吩咐?”

  他郑重道:“您说,只要老邱能办得到的,都一定帮林大姑娘办好!”

  他既是投桃报李,感谢林妍当日手下留情,对他们小惩大诫,也是心怀感激,钦佩林妍肯为大秦军士做事。

  林妍抬手一指远处的张府:“邱将军是兵部尚书,今日我要跟跟邱将军举报一个人。”

  邱芳顺势一看,脸色顿时就变了:“林大姑娘!老张他已经知道错了!”

  林妍轻笑道:“不,他不知道。”

  她并不与邱芳赘述,只是道:“邱将军来得够快,所以时间应该还赶得上。齐太医才刚进去没一会儿,不如您偷偷潜进去听一听?”

  邱芳隐隐察觉出不妙来,脸色一阵变换,最终沉默着冲林妍拱了拱手,施展轻功,迅速去了张府。

  林一疑惑地看了林妍一眼:“主子,邱尚书一个人去,事实如何便只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了。”

  倘若邱芳要维护张明,那两人勾搭成奸,今日主子所做的一切,就都成了做白工了。

  林妍笑眯眯地盘膝坐在屋顶上晒太阳,眉眼间满是柔和:“我这个人生来就没什么本钱,所以凡事都只能拿来赌,后来赌着赌着,就赌习惯了。”

  林一想问,那你这一次赌的是邱芳的性情吗?

  但话到了嘴边,他又默默咽了回去。

  两人静默着等了许久,久到了林一心中已经毫无波澜,邱芳回来了。

  这位糙汉将军的脸色很难看,眼睛通红,睫毛潮湿,竟是大哭了一场的模样。

  林妍笑着看他:“伤心啊?没哭出声来吓到人吧?”

  邱芳忽然就伤心不起来了,羞涩又难堪地转头看向了别处:“我很抱歉。”

  林妍问道:“所以你想给什么道歉礼?”

  邱芳怔了怔——难道这时候,不是该说什么错不在你吗?

  他苦笑道:“林大姑娘宽以待张明,张明却心生歹意要杀您……我会禀告王爷,让他秉公处理!”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心底大恸,因为他很清楚,这事儿一旦过了明路走了正常程序,张明不但命保不住,连多年征战血洗出来的名声,也要尽毁了。

  王爷和元帅都不会放过张明。

  王爷不会放纵任何敢明目张胆地践踏国法的人。

  而元帅,她不会纵容一个没有了底线的军人,更不会让这种人给大秦铁骑抹黑。

  林妍却摇了摇头:“我已经让人把王琼送到你家去了,随便你怎么编,比如张明临时后悔通知了你,总之饶他一条命并不难。”

  邱芳猛地打起了精神来:“您想要什么?”

  倘若当真能够这样,一切便能私下里解决,到时候只要让张明自己上书求辞,受刑离开,总还能保住性命和名声。

  林妍愉悦笑了:“三百精兵。”

  邱芳猛地沉了脸:“不行!帝都将士不可私人调用!”

  林妍看着他的眼睛,温声道:“并非为了私事,只是正巧碰到个拐子团伙,我一个人端不掉。”

  她垂眸浅笑:“我很急,最多只能等半个时辰,半个时辰后,我希望那伙儿人全灭,被他们拐走的孩子和女人们,能悄无声息地回家。”

逍遥漠

还有一章,我尽快写完发上来,最迟明天早上十点前,阔以明天醒来看,酱紫不用熬夜等哦,比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