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第088章 都是为了帝国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2114 2019-11-24 23:32:31

  楚烨欲盖弥彰的话太逗了,林妍没忍住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门外迅速传来询问声:“秋娘?怎么了?”

  林妍淡淡道:“喝水看到里面有颗老鼠屎。”

  外面诡异地安静了一瞬,然后哈哈哈笑成了一团,只听声音就知道,门外留了五六个人。

  楚烨面无表情地看了林妍一眼,本就清贵的俊美面容越发显得矜傲逼人,清冷尊贵。

  林妍却只觉得可爱,轻声道:“放心,这次我还给你用麻药,不疼。”

  她没有再跟他继续交流下去,说完之后便打开门走了出去。

  楚烨困惑地转头看了一眼屋子里的桌子,桌子上已经不见了抠痕和血迹,只有浅浅一层内劲碾压过的痕迹。

  这个少女,竟然在那样的境况下,都还想着清理掉任何可能暴露她的蛛丝马迹!

  楚烨在屋子里站了良久,侧耳倾听片刻,还是追了上去。

  整个院子里充斥着一种安静的忙碌,屋檐高处也一直有人巡逻,这伙人,严得密不透风。

  楚烨寻隙掠到了远处的高楼上,站在视觉死角里遥遥看着那处院落。

  不多时,暗一匆匆而来。

  “林大姑娘的人去追报信的人了,除了今早跟着她的那几个人,还有几个我不认识,但都是高手。”

  楚烨点了点头:“邱芳的人都到了?”

  暗一点头:“是。……我们不做什么吗?”

  如果他们的人出手,当场就可以拿下那伙人,至于其他的,以暗部的刑讯手段,很快就可以全部问出来。

  但楚烨却摇了摇头:“保证她的安全,其余什么都不用做。”

  暗一点点头,这已经是主子第二次交代了。

  片刻后,楚烨道:“都是为了帝国。”

  暗一忽然有些想笑:“是。”

  楚烨瞥了他一眼:“有人想看林妍被那些人欺辱。”

  暗一眼中的笑意猛地一收,几乎是瞬间明白了楚烨的意思。

  怪不得他主子半点儿不插手,原来是怕耽误了林大姑娘寻找幕后之人。

  暗一沉声道:“主子放心,属下一定保证不让那些头目走脱!”

  顿了顿,加上一句:“都是为了帝国!为了缝合术!……要不,主子您先回去休息着?”

  楚烨冷冷看了他一眼,忽然脚尖微点,再一次失去了踪迹。

  暗一左右看看,没找到人,但他远远看到了从正门走出去的马车车队,于是立刻跟上。

  与此同时,车队最前面的马车上,宋叔正亲自驾车,车里坐着林妍,宋哥,以及被塞进了木桶里的林一。

  宋哥一路阴沉沉盯着林妍。

  林妍不悦道:“宋叔已经训过我了,宋哥也该适可而止!”

  宋哥冷声道:“你该不是故意的吧?”

  林妍眉头紧皱:“我为什么要故意?”

  宋哥冷笑道:“我不就是当年玩儿过你几次嘛,后来我每次玩儿你的货你都不高兴,你以为我不知道?”

  他伸手便来捏林妍的脸,林妍冷着脸任由他捏。

  宋哥却呸了一声,推开了她:“干巴巴的黄脸婆!丑得要死也敢卖弄风骚!争风吃醋!”

  他垂涎地盯住了林妍身边的木桶:“等到了地方,我非玩儿够了她不可!”

  林妍脸色难看地咬着牙没吭声,宋哥嗤笑了一声,眼底最后一丝戒备悄然而去。

  他掀开车帘看向了外面的宋叔,几不可见地摇了摇头。

  宋叔冷硬的眉眼也跟着放松了下来,马车也走得快了几分。

  林妍冷眼看着父子俩不动声色的互动,眼底闪过一丝冷笑。

  是的,秋娘是喜欢宋哥。

  秋娘其实是被这父子俩拐卖进的宋家班的,这宋家班表面上是个戏班子,实际上却是个到处拐卖人口的人贩子团伙。

  秋娘本身是受害者,但却在宋哥连续的践踏和偶尔的关心中,对宋哥忠心至极,甚至产生了出扭曲的感情。

  秋娘如此卖力参与作案,除了攒嫁妆之外,唯一的目的就是希望她在宋家班的地位能够提升,好嫁给宋哥。

  大约是本能察觉到了危险,这父子俩从一开始就一直在试探林妍,处处都是言语试探和陷阱。

  若非林妍早先讯问得足够细,又有上一世的记忆做打底,她怕是已经栽了。

  但即便目前一切都还算顺利,林妍也不敢有丝毫大意。

  她始终外松内紧地保持着警惕,好像她的壳子里塞着的,就是人贩子秋娘的魂魄。

  马车一路往北城门而去,走到了一半儿,街头巷尾忽然响起一阵又一阵敲锣打鼓声。

  林妍侧耳倾听片刻,眼中飞快滑过了一抹愉悦的笑意。成了。

  “哎,老哥,怎么了这是?”

  马车慢了下来,外面传来了宋叔询问的声音。

  林妍随着宋哥一起掀开车帘往外看去,眼底透着好奇。

  被拦住的人急匆匆道:“你听不出这是京兆府的警示鼓声啊!看见没?那么多浓烟!着火了!行了不说了,我去帮忙救火!”

  林妍往远处看去,果然看到了好几处滚滚浓烟。

  一对对衙役和兵士从马车边迅速奔过,迅疾冲向了那几处冒着浓烟的地方。

  宋叔辨别了一下那些浓烟的大约方位,本能地后脊背发凉。

  宋哥也是一阵心惊肉跳:“怎么这么多兵?”

  后面匆匆跑来了两个人,脸色都十分狼狈,身上也沾染着浓浓的烟火气。

  其中一个汉子慌张道:“不好了!往外拉货的时候,屋顶忽然就着了火!我见情况不对,就赶紧先跑出来了!货和其他人……怕是要折在里面了!”

  另一个女人也是满脸惶恐:“我们怕是被人盯上了!我才穿完消息出来等,放货的院子就忽然失火了!”

  宋叔和宋哥脸色巨变:“不好!赶快走!不能等了!”

  女人眼泪都下来了:“那我丈夫他们怎么办?我们说好了在城门前汇合的啊!”

  汉子则匆匆道:“自己都顾不上了还顾别人!一会儿他们被抓,肯定第一个报出我们在城门口等他们!快走!”

  说罢,匆匆往后面的马车跑去。

  女人犹豫了一下,见宋叔已经开始赶车,忙忙也爬上了第二辆马车。

  宋家班一共三辆马车,后面两辆马车都拉着唱戏的行头和用具,比较笨重,也就只有林妍他们坐的这一辆车最是轻便。

  林妍轻声道:“宋叔,我们还是赶紧走,这城中忽然被人纵火,这万一……”

  没有什么万一,而是一定!

  城中多处被纵火,到时候一定会城门戒严,一定会严查出入人员!

  刚刚那汉子和女人身上都沾染了烟火气,一旦一会儿碰上严查,铁定要完!

  宋叔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坐稳了,一会儿出了城,我这速度可就慢不下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