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第089章 很可爱的人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3074 2019-11-25 23:49:20

  城内纵火和窝藏失踪人口,无论哪一样,都会给宋家班带来无穷尽的麻烦。

  宋叔向来机敏谨慎,否则,他也不至于白手起家,一个人便将宋家班做大做强,整个大秦到处都有“分销”渠道了。

  察觉到有人刻意针对之后,他当机立断立刻选择出城。

  哪怕此刻官府还没有下达封锁城门的命令,刚出城门没多久,他也立刻加速疾驰。

  马鞭子的声音一声呼啸过一声,马车的速度已经在安全范围内加持到了最大。

  宋哥面色紧绷,时不时便盯一眼装林一的那口木桶。

  林妍紧紧抓着车窗的位置,以防被甩出去。

  忽然,宋叔沉声道:“把不重要的负重全部扔了!”

  林妍和宋哥齐齐动作,打开车厢后面的门栓,将好几口大箱子都推了下去。

  跌落的箱子很快就砸到了后面同样疾驰的马车,也阻拦了后面追击的一队轻骑。

  林妍心中微沉。

  那一队人其实距离还远,在他们动手之前,甚至都不能确定他们就是来追宋家班的,可宋叔还是选择了宁可错杀不放过。

  他果断地抛弃了跟着他十几年的手下!

  他甚至没有往后看!

  林妍再一次意识到,宋叔隐藏了实力。

  这个老人,绝对不只是炼气期五段或者六段,更有可能的,是七段,甚至是,八段!

  林妍的心沉到了极致,也沉稳到了极致。

  她知道,自己的机会只有一次,一旦被宋叔跑了,那么,她想知道的东西,就又要遥遥无期了。

  那个贵客!

  这一次,她一定要知道他是谁!

  紧紧攥着车窗,林妍将后面那两辆马车的尖叫和谩骂声远远甩在了身后。

  宋叔架着轻便了一半儿的马车,车速再一次飚到了极致。

  当经过一处岔道的时候,他忽然勒马停车:“下车!”

  宋哥第一个跳了下来,迅速能将装林一的木桶搬下来,拿一个小推车将之放好。

  林妍跟着下来,脸上带着一丝紧张和厉色:“为什么这时候下车?”

  宋叔坐在车辕上:“你们顺着这条路往村子里头走,乔儿会安排好一切,我去把追兵引开,一会儿就去找你们。”

  宋哥点点头:“爹你放心。”

  林妍几乎要动手拿下宋叔。

  宋叔是一个非常狠的人,哪怕是亲儿子,只要是为了他自己,他也照样都抛弃利用。

  但她最终只是面无表情地点点头:“您小心。”

  宋叔放在腰间的手重新抓住了马缰,甩开鞭子便迅速赶车走人。

  林妍看向了宋哥:“往哪儿走?”

  宋哥冷笑道:“算你聪明!没多说废话!”

  林妍从他眼底看到了杀机,睫毛颤了颤,脸上飞快滑过一丝难堪失落的神色,但她很快就又冷了脸:“走吧!”

  宋哥嗤笑了一声,一手扛着木桶,一手推着小推车,直到走出去二百多米远,又碰见了岔路口,这才重新将木桶放在了小推车上。

  林妍知道他这是怕留下痕迹被怀疑,却也并不做任何标记。

  那些追击的人很快就会追过来,不是邱芳的人,也会是销金窟楚铭的人。

  他们能顺着马车痕迹抓到宋叔就最好,抓不到也不要紧,只要“林妍”还在,宋叔就还会回来。

  林妍沉默着跟在宋哥身边,两人走了一刻钟左右,就来到了一处郊外小镇。

  毕竟是帝都周边,哪怕是个小村小镇,也比得上其他地方的小城市了。

  宋哥挑眉道:“收起你那副晚娘脸!给老子高兴点儿!”

  林妍伸手搓了搓脸,脸上恰到好处地表现出好奇怯懦的表情来,忍不住会左右看看,但总紧紧跟在宋哥身边。

  宋乔眼底浮出满意之色:“跟紧了,别说话。”

  他的脚步渐渐快了起来,时不时便与周围商贩打打招呼。

  “小宋啊,你媳妇儿探亲回来了?”

  “呦!小宋!你媳妇儿这模样可真周正!”

  “哈哈,有空了带着媳妇儿来吃饭啊小宋!”

  ……

  大家跟宋乔看着都挺熟,而且看起来竟然都交情不错,个个都很热情。

  林妍恰到好处地翘起嘴角,笑容中满是高兴和不易察觉的羞涩,忍不住偷偷看了宋乔好几眼。

  宋乔如今绷着好丈夫的人设,自然不会再对林妍横眉竖眼,一边笑着与众人打招呼,一边与众人介绍林妍。

  “多谢大哥大姐叔婶儿啦!这是我娘子秋娘,等我处理好了这回弄到的香料,就带着秋娘来给大家好好说说话!”

  众人都笑着说好,目送两人进了不远处的一处民宅小院里。

  林妍迅速分析着情况,很快就摸清楚了状况。

  宋叔这人向来谨慎小心,凡事都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而眼前的这座小镇,显然就是宋叔给他自己和宋乔留的后路了。

  恐怕在进帝都都城之前,父子俩就以香料商人的名义,在这小镇里租了一间小院,完美融入到了这座小镇之中。

  怪不得宋叔之前抛弃属下抛得那么决绝。

  这是笃定了那些人就算是含恨背叛,也一定找不到他们!

  林妍弄清楚了状况,就更不着急了。

  见宋乔一关了院门,就立刻来取木桶,林妍顿时冷了脸,拍开他的手,直接把林一抢走了。

  “我住哪儿?”林妍冷冷问道。

  “……你别太过分!”宋乔压低了声音呵斥道:“把人给我!”

  林妍冷笑道:“你想牡丹花下死,我可不想被你牵连!现在是动色心的时候吗?……我住哪儿?!”

  宋乔额头上青筋狠狠崩了崩,到底没跟林妍撕破脸,一指最角落的那间房间:“滚那儿住去!没事儿别出来瞎晃!”

  林妍冷笑一声,转身就走。

  宋乔却追上她:“我出去找人,你给我把那林妍看好了,要是人跑了,老子就扒了你的皮让那位贵人出气!”

  林妍点点头:“放心,一定让你有机会在那个什么贵人面前好好表现!”

  宋乔被林妍讽刺的眼神气得脑壳突突地跳,却又知道吃醋起来的女人最难缠,冷哼了一声,转身直接走了。

  林妍并不因为这院子里只有自己和林一,便露出分毫马脚来,依旧冷着脸踹开了门,检查绳索,然后把人扔进了床里头。

  她刚把人放好,就猛地转头,那一瞬间爆发出来的锐利,让整个屋子里都仿佛刮起了腥风血雨。

  但,当她看清楚屋子里的人的时候,又瞬间春风化雨,笑了起来:“你怎么又跟过来了?”

  她看了一眼他的腿:“真不怕残疾了啊?”

  楚烨若有所思地看着林妍的眼睛,摇了摇头:“无妨。”

  林妍翻了个白眼:“你是大夫我是大夫?”

  楚烨认真想了想,弯腰抽出一个凳子,缓缓坐了下来:“无妨。”

  林妍顿了顿,差点儿笑出眼泪来。

  站着是不遵医嘱,所以坐着就没事儿了?

  这个人,怎么能一本正经地这么耍宝?

  楚烨神色平静,仿佛没有看到林妍笑话他的表情,清贵的眉眼间满是宁静平和:“你要等那个贵人来?”

  他看了一眼床上的林一,林一这会儿已经醒了,正沉默地看着他。

  林妍叹了一口气:“看情况。”

  她也看了一眼林一,伸手摸了摸林一的头顶,眉眼含着浅浅的笑意。

  林一呼吸微滞,没忍住脸颊泛红。

  楚烨淡淡看了林一一眼:“你把他当儿子养。”

  林一:“……”请恕我耳拙,刚刚是不是听错了?

  林妍笑眯眯看着楚烨,并不回应他的话,而是建议道:“摄政王如今不宜动武,那宋叔修为不俗,还请摄政王为了社稷安危,赶紧走。”

  楚烨并不想走,还认真求解:“你既然不舍得他因你受辱,会随时放弃计划,为何还要冒险潜入?”

  他沉声道:“你对帝国有大功,只要你开口,摄政王府完全可以帮你查到底。”

  林妍眉眼含笑:“有人来了。”

  如果楚烨这话说在今日之前,那么,林妍说不得还真会欠他一个人情。

  可今时不同往日,当宋叔说出要让宋乔玩儿她给那所谓贵人看的时候,林妍就知道,这事儿,不能牵扯到其他人。

  她来查,不过就是一个略有本事的小姑娘,查来查去查到皮毛很正常。

  可如果让权柄通天的摄政王来查,说只查到皮毛,会有人信吗?

  林妍始终记得她要面对的敌人,有多可怕。

  那个喜欢折磨她的老者的主子,是能灭了大秦,统一得了天下的人!

  一旦那个贵人,真的跟那个老者有关,甚至就直接是那个老者……

  难道遇到楚烨这样可爱有趣的朋友,林妍不想往后余生,没人一起玩儿。

  楚烨听出来了林妍的委婉拒绝,皱了皱眉,提醒道:“这院子里藏了四个高手。”

  说罢,缓缓起身,身形微晃便不见了踪影。

  林妍眼中浮出羡慕之色:“这修为,绝了。”

  呢喃间,房门被轻轻敲响。

  林妍戒备问道:“谁?!”

  门外传来一个带着颤音的少女嗓音:“我,我叫婉儿,是被抓来的,他,他们让我跟着,跟着你。”

  这声音和名字,让林妍的心脏猛地跳了跳。

  一连串儿记忆山呼海啸般涌来,林妍不由自主地翘起了嘴角。

  婉儿。

  上一世她被抓来之后,伺候她的丫鬟。

  胆小,懦弱,却坚定且毫无破绽地、给她下了长达半个月的虚弱药物,就是为了让她别跑了,好柔顺地迎接她的第一个客人。

  那个,老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