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第092章 这特喵就很尴尬了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3024 2019-11-27 22:34:45

  林妍上一辈子吃过很多苦,其中就包括数次被人灌药破坏经脉。

  那疼痛不亚于炼狱里摸爬滚打了一遭,她太清楚,太记忆深刻,所以,心中虽沉,却并不慌张。

  “把药水抽调到空间里!”

  林妍在脑海中沉声吩咐系统,依旧还是保持着重度昏迷的模样。

  滚烫的药汁不等放凉便被灌入了口中,接着她就被人扔下,很快,她就听到了关门落锁的声响。

  林妍仿佛死了一样躺着不动,直到药效该发作的时间到来,她才闷哼一声睁开了眼。

  这是一处青砖瓦房,屋子里的摆设非常简单肃静,除了床榻桌椅,没有任何装饰用的东西。

  空气中隐隐有檀香浮动,这股味道仿佛浸润到了每一块青石砖里头。

  林妍迅速扫完了周围的环境,心中冒出了一个猜测。

  她额头上已经冷汗淋漓,口中更是痛苦地闷哼连连。

  系统有点儿慌:“妍妍!妍妍你怎么了?”

  它实在忍不住从空间里蹦了出来,毛茸茸的长耳朵都立了起来:“是我没把药抽干净吗?”

  林妍痛得全身颤抖,嘴唇泛白,但在空间里的声音,却依旧闲适:“没有,我一滴都没有吞进喉咙,瞳瞳做得超棒的!”

  她温声安抚它:“别怕,我装的。”

  系统都惊呆了,又扫描了一遍林妍的身体数据,发觉一切正常,这才放松下来。

  林妍“发作”没多久,外面的人就得到了消息。

  有人来了,那人打开了门锁,走了进来。

  轻微的脚步声不紧不慢地靠近,来人居高临下地看着林妍。

  林妍的眼睛被冷汗打湿了,又背着光,并不能看清楚来人的脸,只能隐隐看出那是一个女人。

  不是那老者。

  林妍顿时失望极了,她蠕动着身体坐了起来,甩掉汗水,调整了角度去看那个人。

  那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眉目温和慈善,乍一看仿佛菩萨般温柔,她长得很美,眼中含着慈悲,温柔如水。

  林妍哑声问道:“你是谁?你对我做了什么?”

  女人温柔地抬手给林妍擦去了眼睛上的冷汗,温声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乖,不然你吃的药就浪费了,知道吗?”

  她伸手去摸林妍的手腕,林妍的脉象凌乱,沉重中透着虚浮,明显是受了严重的内伤。

  经脉受损,内脏腐蚀。

  女人从脉象上得出了结论,脸上越发慈悲了:“好孩子,别怕,只要你听话,你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她给林妍解开了手脚上的绳索,甚至很温和地把她扶了起来。

  林妍虚软地靠在女人身上,忽然摸出刀片直刺女人的喉咙。

  女人精准地捏住了林妍的手腕,那力道几乎能把林妍的腕骨捏碎。

  她叹了一口气:“吃了这么大的苦头,你还是没有学乖啊。”

  林妍痛得脸刷白,手中的刀片不由自主地跌落在了地上。

  女人轻巧地将她甩到了地上,温声道:“你是个很漂亮完美的女人,如果少了胳膊少了腿,客人便不会满意了。

  倘若你不能让客人们满意,那么,你就失去了你唯一的价值。到时候,你失去的就不只是你的经脉,还有你引以为傲的美貌,还会生不如死,懂吗?”

  她柔声道:“不用再想着对抗我了,你感觉到的没错,你的经脉已经废了。废人,就该柔顺听话。”

  林妍面无表情地爬起来,再次朝着女人冲了过来。

  女人轻笑着捏住了林妍的双手,然后往她嘴里塞了一枚红色的药丸。

  系统忙立刻把药丸挪走,一分析,顿时气红了眼睛。

  “妍妍她给你吃的是那种脏药!”

  小奶兔子气得要跳起来咬人,被林妍在脑海中制止了:“别闹,会被炖兔肉的。”

  小奶兔子尾巴急速晃动,愤怒地在林妍脚边缩成了一团。

  女人低头一看,笑了:“听说你养了一只很厉害的兔子,该不会是这只吧?”

  林妍咬牙不语,做出竭力对抗药效的模样,呼吸粗重,站立不稳。

  女人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发:“逗你呢,你自己都不知道你在哪儿呢,更何况一只畜生?”

  她轻笑着把林妍扔到了床上:“本想等着那位贵客来了再给你吃药,可,谁叫你学不乖呢?既然不乖,就自己遭罪去吧!”

  林妍挣扎着想要起来,却很快又瘫软在了床上。

  女人慈爱一笑:“小姑娘,好好记着今日的教训,日后,学个乖啊!”

  她轻笑着压住了林妍的手腕,又是一番诊脉确认之后,这才满意地走了。

  门外再次传来落锁的声音,林妍啧了一声,在脑海中吩咐系统:“你暂且屏蔽外面的声响吧。”

  系统蒙圈:“为什么呀妍妍?”

  林妍笑眯眯揉了一把奶兔子:“因为,我要叫咯。”

  她懒洋洋地闷哼了一声,那一声,把奶兔子听得毛都炸成了一团。

  外面隐隐传来了一声猥琐低笑,显然是看守的人再看笑话。

  他们以为林妍已经被药力所掌控,如今沉沦于控制不可自拔,但,事实却恰好相反。

  如果他们打开门往里面看的话,就会发现,他们的臆想中的迷乱半点儿没有,林妍盘膝坐在床上,慵懒淡定得仿佛没情绪的冰雕。

  接下来的时间里,林妍便专心致志地只管拿声音演戏,倾情演绎一个挣扎痛苦的无助少女。

  只是,叫着叫着,林妍忽然顿了顿。

  她脸色不怎么好看地歪头往上看,正好看到了屋顶上的瓦片被揭开,一双浅如琉璃的眼睛,正微微睁圆了看着她。

  “……”

  林妍眨眨眼,迟疑着发出了点儿声响,就见那双眼睛嗖地一下,不见了。

  林妍厚如城墙的脸微微泛红,下意识地伸手挠挠下巴,讪讪地笑了。

  这他喵地就很尴尬了啊。

  她快速摩挲了好几下手腕,片刻之后,自然而然地又是一声闷哼哼了出来。

  屋顶上,好不容易整理好情绪,再次低头准备跟林妍说话的楚烨:“……”

  他嗖地一下,又缩回去了。

  许久,有一道声音凝音成线,钻进了林妍的耳朵。

  “这里是青水庵。”

  林妍顿了顿,有种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感觉。

  普通的建筑物里是没有这样厚重的檀香味儿的,而她所在的屋子里的轻简摆设,更像极了清修者居住的房舍。

  她之前就猜到,这里必然跟佛寺庵堂脱不了干系。

  她没想到的是,这里竟然会是青水庵。

  青水庵可以说是半个皇家寺院,因为开创者是皇家公主,受皇室保护维护,后来便渐渐成了贵族女子们主动和被动修身养性的地方。

  这样的地方竟也能藏污纳垢,说实话,林妍是震惊的。

  但,想想那老者以及老者的主子,他们能够灭了大秦一统大陆,只是借用半个皇家庵堂而已,又似乎只是小事了。

  “你想怎么做?”

  许是见林妍没反应,楚烨再一次主动询问道。

  林妍抬眼往屋顶上看去,盯了片刻,就见楚烨缓缓挪了过来,视线微飘地看了她一眼。

  林妍闷哼一声,哑着嗓子喊道:“等我出去!我饶不了你们!”

  楚烨微微皱眉,他拿不准林妍到底中没中药,但她既然暗示他等,便只好先等等再说。

  “……若不行便求救。”楚烨传音给了林妍,接着扔下一个小瓶子,不见了。

  林妍稳稳接住了瓶子,打开嗅闻,顿时眯眼。

  上好的清心丹,能够凝神静气,可解百毒。

  林妍嘴角扬起一丝轻笑,后面再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期间,守卫不止一次打开门查看林妍的情况,林妍全程装作昏迷不醒,那两人似乎有所顾忌,并不敢擅自动她,确定她没死之后便走了。

  这样一直过了许久,久到了外面的天色再一次暗了下来,才终于又有了变化。

  开锁的声音再一次响起,这一次来的人有点儿多,但真正进入房中的却只有一个人。

  林妍从来人的脚步声和笑声中,辨别出来了他的身份——是宋乔。

  宋乔上来便直奔主题,伸手抓住林妍的衣领。

  他没有注意到,就在他进门的瞬间,门槛处蹿过了一道白光,是瞳瞳,它跑了。

  宋乔此时眼中只有美人和将要到手的权钱,欲望如同出笼猛虎,连他自己都拦不住了。

  “小美人儿,你可别怪我,要怪,就怪你不会做人得罪了人,才让人家这么处心积虑地让你生不如死。”

  他嘴角含笑地就要撕衣服,却见本该昏迷的少女骤然睁开了眼睛。

  宋乔瞳孔骤缩,立刻便要后退。

  但,已经晚了。

  林妍猛地攥住了他的衣襟,一个翻身用膝盖将他反压在地上,一只手死死捂住了他的嘴巴,一只手攥着手术刀,划开了他的喉咙。

  鲜血瞬间喷溅而出,宋乔不可置信地瞪圆了眼睛,口鼻中发出含混的吼声,但,都被林妍模拟出来的声音给盖住了。

  “哈哈!小美人儿,老子一会儿好好疼你!”

  跟宋乔一模一样的声音,从林妍的口中不断冒出,听得宋乔弥留之际都不能闭眼,死不瞑目。

逍遥漠

今天临时有事出门,没能写完,先放三千字一章,明天补更+加更一共更5章酱紫。(づ ̄3 ̄)づ╭❤~等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