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第093章 不然就绝交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2271 2019-11-28 19:42:02

  屋子里传来的猥琐笑声,夹杂着少女凄厉仇恨的哭喊,让人听了头皮发麻。

  楚烨不止一次皱眉,哪怕明知道以林妍的手段,绝对不止于如此,也还是忍不住再次揭开了砖瓦。

  情理之中的,林妍没事。

  意料之外的,宋乔死了,死得很惨。

  只一眼,哪怕林妍看起来状态平稳,神色平静,甚至透着几分慵懒随意。

  但,楚烨就是知道,她的状态不对,冷得不像是个活人。

  他想起林妍资料里提到的,她曾被人掳走长达半年之久,眸色不由沉了沉。

  他迟疑了一下,在林妍看过来之前,迅速离开了屋顶。

  林妍若有所感地仰头往上看了一眼,便又漫不经心地低下了头,勾唇轻笑。

  她在等。

  等系统给她反馈。

  那个贵人要看宋乔凌辱她,如今宋乔到了,那贵人必然就在不远处。

  要么就是近在咫尺的隔壁,要么,就是能够听到她惨叫的其他地方。比如,地道、暗室。

  系统不过是只巴掌大的奶兔子罢了,便是有看守看到了也不会注意,而这,就是她最快找到那个贵人的底气。

  为了让接下来的追击更顺畅,她拎起宋乔,将他掼在了门上。

  她需要有人来替她打开门锁。

  一声巨响之后,宋乔的血将门上的窗纸打湿了些许。

  “啊!你这贱人!你竟敢咬伤我!”

  宋乔的声音充满了暴虐。

  “我杀了你!”

  外面的人根本不知道宋乔伤到了哪里,但只听宋乔气急败坏的声音,就知道送宋乔真的动了杀机。

  “宋乔!你别犯浑!”外面立刻有人沉声呵斥道:“客人要这个女人活着!”

  宋乔暴怒吼叫道:“滚你的蛋!现在谁说情也没用!老子要杀了这贱人!”

  他大吼一声,紧接着屋子里便响起了女人的惨叫闷哼,还有东西接连撞翻的动静。

  外面的看守顿时急了:“宋乔你快住手!”

  开锁的声音迅速响起,外面也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

  看守大叫着迅速冲了进来:“宋乔你……”

  他分明听到了少女快要被掐死的声音,但冲进了屋子里的时候,看到的却是身染血色的少女。

  少女冲着守卫微微一笑:“你好啊。”

  守卫惊悚地看着少女,她口中吐露出的,竟是宋乔的声音!

  守卫迅速明白自己上当了,刚要反应,就被少女拉住了胳膊,拿东西抵住了胸口。

  噗嗤嗤!

  闷响声随着机括响动而起,守卫浑身一震,迅速没了生机。

  林妍将小黑盒子漫不经心地从看守胸口挪开,又是一具尸体摔在了地上。

  林妍眉眼含笑,却用宋乔的声音大声叫嚣:“拦我者死!”

  门外的守卫惊得齐齐顿住:“齐三?怎么回事?!”

  林妍眉眼含笑,给小黑盒子重新装上钢针夹子,不给任何回应。

  屋子里静悄悄的,打开了的门仿佛凶兽的嘴巴,静等着吃人。

  院子里的守卫手脚冰寒,没有一个敢轻易尝试。

  一时间,局势僵持住了。

  林妍耐心地等着他们进来,但这耐心很快就变成了热血沸腾。

  系统传来消息:“妍妍,找到了。左边第三间屋子,有密室,你快来,他们要从密道跑了!”

  林妍再顾不上钓鱼,兴冲冲从屋子里掠出来。

  院子里的三个守卫惊呆了:“是你?!!!”

  林妍冲着他们迤逦一笑,扣动手中机括,沾染了剧毒的毒针悉数迸发而出,三个人一时不查,齐齐毙命。

  林妍看都不看后面相继倒下的守卫,直冲第三间房间而去。

  刚进去,她的脚步就微微顿了顿。

  屋子正中央处,楚烨鸦羽般的睫毛颤了颤:“守门的是炼气八段,我怕他耽搁你追人。”

  明明之前没有什么响动,但他却已经跟地上的人交手过了。

  那人四肢已断,下巴被卸,已经陷入了重度昏迷。

  林妍眼神恍惚了一瞬,下意识地摩挲了一下手腕,才瞬间清醒:“多谢你。”

  她目光匆匆一扫,就见小奶兔子正缩在桌子底下。

  一脚将桌子踹开,林妍迅速摸索到机关,打开了暗道。

  林妍一跃而下,后面楚烨立刻跟上。

  林妍却猛地顿住,回头盯住了他:“带着外面那个人走,杀了或者讯问都随你,你的身份绝不能被他们知道!”

  楚烨沉声道:“情况不明,我跟你一起去。”

  林妍下巴一扬:“听我的我们就还是朋友,否则便绝交!”

  她说罢,也不管楚烨如何选择,跟在小奶兔子后面,眨眼间便跑得没了踪影。

  楚烨浅如琉璃的眸子里溢上了迟疑,眉头紧皱片刻之后,缓缓退出了密道。

  他低头看了一眼瘫着的那个高手,许久,面无表情地捏断了他的脖子。

  林妍明显是要遮掩摄政王府的存在,倘若他要这个高手的口供,就得把人带走,那便要立离开青水庵。

  既然如此,人便只能杀了。

  他杀完了人便再次消失了踪影,不知道藏匿到了哪里。

  就在楚烨灭口消失的时候,林妍正一往无前地在密道里疯狂追击。

  但凡拦路者,她皆送上一梭子梨花雨。

  淬了毒的钢针她早前就准备了许多,为的就是在今日这样的场景里,能够保证自身安全,能够痛快复仇。

  果然,她用得很是顺手。

  一人一兔疯狂追击到了密道尽头,林妍已经杀了足足九人。

  密道尽头是一口通向外面的枯井,她仰头看去,能够看到外面泛白的天空。

  漫漫长夜,就这样在密道中匆匆过完了。

  林妍把奶兔子揣进怀里:“扒拉紧了!”

  上去的绳索已经被砍断,林妍再想上去,便只能徒手攀爬。

  她用了最快地速度爬上去,出来时候,便见一片荒芜的院落,千米之外才见灯火。

  瞳瞳歉意地道:“妍妍,他们已经跑出了一千米的范围之外,我扫描不到了。”

  林妍揉了一把奶兔子的脑袋:“不,你已经帮我很多了。”

  这时候正是凌晨时分,天还没有彻底亮起来,但已经能够听到前面大殿处传来的木鱼声了。

  跑出去的那两个人已经没了踪迹,虽然很难,但林妍还是选择尝试着去找一找。

  那两个人,她伤了其中一个的腿,又击中了另外一个的后心,总还算有迹可循。

  她快步离了荒院,先潜入到一处偏僻房舍中偷拿了一套素净衣裳,又粗粗调整了容貌,这才继续寻踪追查。

  受了腿伤的女人很谨慎,除了最初蹚草留下的痕迹,常常相隔百米林妍才能找到一星半点儿的血迹。

  这般慢慢找着,天很快就亮了。

  随身来伺候静修夫人小姐们的下人们都已经起了,有人见林妍一路往西边儿的偏院去,立刻追上来抓住了她。

  “你是谁家的下人?鬼鬼祟祟往我家主子的院子去想干嘛?!偷东西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