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第094章 现在,该你帮我了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2246 2019-11-28 19:47:05

  林妍是一路追踪着血迹来的,西边的偏院里面房舍并不多,一间小院,只有两间主屋而已。

  她转头看向了拦着她的丫鬟:“你家主子?”

  丫鬟高傲地扬起了下巴:“我家主子可是户部侍郎王朗大人的嫡女!说!你谁家的?鬼鬼祟祟地想干什么?”

  林妍目光微闪:“王蓉?”

  吏部侍郎王朗,是她爹的死忠。

  而王朗之女王蓉,是跟林清从小玩儿到大的手帕交。

  上一次在云家的时候,王蓉还被林清撺掇着要趁云老夫人受伤,抓花林妍的脸,结果却被林妍掰断了手腕。

  那少女长得可爱漂亮,就是脑子不大好使,好像喜欢闻家那个圣父婊闻青。

  王蓉在王家备受宠爱,她能来这青水庵,怕是跟上次云家的闹剧脱不了关系。

  说来,王蓉跟她也算是结了深仇大恨了。

  丫鬟见林妍竟敢直呼她家主子的名字,顿时变了脸色:“小贱人!你放肆!”

  林妍见她脸上有一个巴掌印,再加上这会儿正是下人纷纷起床的时候,就知道这小丫鬟怕是受了主子的气,故意来找她撒气来了。

  眼见着丫鬟抬手抽来,林妍挥开了她的手,反手一耳刮子抽到了她脸上。

  林妍眉眼含煞:“贱婢!你才放肆!”

  不远处有几个下人瞧见了,微微驻足之后便立刻快步离开,没人敢来看这个热闹。

  丫鬟又气又羞,尖叫道:“你竟敢打我!”

  林妍淡淡道:“我真该问问王蓉是怎么教下人的,竟敢让你对着我这样的官家小姐大呼小叫!”

  丫鬟呆了呆,既不可置信又害怕无比:“你,你穿成这样,你是……是官宦人家的姑娘?”

  林妍冷笑着一巴掌抽了过去:“难不成你还把我当奴婢了?”

  她越是嚣张,丫鬟就越是不敢多问多看了,被抽得眼冒金星,也没有再敢回嘴。

  林妍冷声道:“滚远点儿!我找你家小姐说话,再让我看到你这张狗脸,我倒是要看看,王蓉是要得罪我保你,还是让我打杀了你出气!”

  丫鬟在这里住了大半个月,就没见过林妍这么嚣张的,一时间反而被吓住了,以为她是皇家的人,忙忙捂住了脸跑走了。

  林妍等她一走,立刻迈步进院子。

  她抽动着鼻尖到处寻找,很快就在左边主屋门前找到了一滴血迹。

  她立刻上前,屋子里传出询问来:“秋月?我不是叫你去给我拿热水了吗?你这个贱婢跟谁吵吵呢?滚进来!”

  是王蓉的声音。

  林妍微微眯眼,眼底满是寒意。

  她今日必须要做点儿什么,不管是杀人还是抓人都行,否则,她意难平。

  但,就在她推门准备进去的时候,却有人轻轻按住了她的肩膀。

  “不在这里,在隔壁。”

  林妍在认出声音的瞬间就顿住了脚步,脸色却十分冰冷:“你追过来了?”

  楚烨几乎踩着她的话音解释道:“我没有进密道。”

  似乎觉得自己解释得太快太急,他顿了顿才道:“……这间屋子里只有一个人,隔壁屋子里有两道呼吸。”

  话音未落,林妍就觉得肩膀一轻,等她转头,背后已经没有了楚烨的踪影了。

  林妍神色微妙,忽然生出一种想笑的感觉来。

  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就在这一刻,她一直含着戾气和血腥气的眼瞳里,终于爬上了几分暖意。

  “秋月!你个贱婢怎么不说话?”

  屋子里又传来了王蓉的怒吼声,但林妍却干净利落地转身推开了隔壁的房间。

  她信楚烨说的话。

  而事实证明,信楚烨,没错。

  她才刚进去,就看到眼前寒光一闪,锋利的刀锋直刺林妍的喉咙。

  林妍自然不会叫她得逞,反手便是一手刀砍在了对方的手腕上。

  对方闷哼了一声,手中的匕首掉落在了的地上。

  林妍并没有因此而放松,一脚踹在对方的髌骨上,直踹得对方腿上伤口裂开,确认了身份,这才扭着对方的胳膊,把人压在了地上。

  借着越来越亮堂的天色,林妍看清楚了对方的脸。

  秦嬷嬷。

  宋茜然派来伺候林清的那个婆子。

  林妍饶有兴趣地笑了:“原来,是你啊!”

  秦嬷嬷张口要说话,却被林妍一巴掌拍在后脑勺,直接拍晕了。

  林妍快步进了里屋去找人,却并没有看到林清的踪迹。

  这大清早的,林清竟然不见了。

  林妍只待了片刻就匆匆出来,扛起秦嬷嬷就翻了后窗掠走。

  但走到了一半儿她就脚步一顿,神色冰冷地把人扔在了地上。

  许是她站得太久,楚烨皱着眉头再次出现在了她的身侧。

  林妍轻声道:“她死了。”

  楚烨转头看向了她。

  林妍似笑非笑:“不是我杀的。”就是这么扛着走,走着走着,人就断气了。

  楚烨皱了皱眉头,俯身检查尸体,片刻之后他道:“是中毒。”

  林妍闭了闭眼,再睁眼的时候,已经又笑颜如花:“摄政王的洁癖这会儿好了?”

  楚烨并不喜欢她这样的笑容,哪怕明艳美丽,却莫名让他觉得心头发沉。

  他沉声道:“笑不出来便不笑就好。”

  林妍睫毛颤了颤,嘴角漾出两个小酒窝来:“那可不好办了,我这都笑成习惯了。”

  楚烨见她说习惯二字的时候,眼底的黑暗越发浓郁,心头莫名一沉。

  他认真道:“我可以帮你查她中的毒。”

  林妍却摇了摇头:“如果摄政王真想帮我,那就绝对不要插手我要查的事。”

  楚烨皱眉:“你不信我?”

  林妍笑道:“我有一个敌人,他很强,来历也很神秘。他最大的爱好就是看我挣扎求生,生不如死。

  如果我只是一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倒霉鬼,哪怕次次挣扎成功,但只要遭了罪,最后惨不惨他都会觉得逗弄得很有趣,很满足。”

  她笑眯眯看着楚烨的眼睛:“可,如果我搭上了权倾朝野的大秦摄政王,他就不会觉得逗弄有趣,而是会……快刀斩乱麻了。”

  她比划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笑容越发甜美了:“所以,你要是插手,就是不是在帮我,而是在送我去死。”

  楚烨的眉头皱得更紧了,片刻之后,他舒展眉心,冷淡地点了点头:“好。你不愿,本王不插手便是。”

  这是他第一次在林妍面前自称本王,清俊的眉眼间都似乎染上了冰冷疏离。

  林妍笑容浅了浅,拎起地上的秦嬷嬷转身便走。

  但才走了几步,背后便传来了楚烨的脚步声。

  林妍一顿,转头:“你跟着我干什么?”

  楚烨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浅如琉璃的眸子没忍住飘了一下:“……我帮了你的忙,现在,该你帮我了。”

  他眼神认真地指了指自己的腿:“伤口,裂开了。”

逍遥漠

红袖的宝宝们送的红豆甜甜的红豆,每一颗都太甜啦!比心比心!   扣扣端的宝宝们的推荐票也看到了,飞一般的票数增长,么哒么哒。   一会儿十点还有三章送上呦,吧唧!扑倒虎摸你们哒!   (づ ̄3 ̄)づ╭❤~   言吧的推荐票票也谢谢,想揉揉你们哒小脑袋儿,嘻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