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第096章 惊天大瓜啊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2218 2019-11-28 21:43:19

  林妍杀了宋乔,毁了宋家班,宋叔哪怕这会儿忙着逃命不清楚,等日后看见林妍活得好好的,自然就什么都明白了。

  那老狐狸虽然心黑手辣,抛弃手下儿子抛得顺溜,但却不代表他不想报仇。

  这人修为和心计双高,他在暗林妍在明,的确是个大麻烦。

  但比起之后的麻烦,林妍更想知道的,还是那个贵人,以及,林清是否参与其中。

  她之前抓秦嬷嬷之后搜屋子,在床上看到了被药翻了的柳柳,却没找到林清。

  如今秦嬷嬷已死,宋家班全灭,她再想查线索,就只看给她灌药的那个女人,和林清了。

  林一皱眉道:“对了,暗一让我跟主子说,青水庵的庵主死了。另外,我来回来之前,跟他们一起清查了青水庵的人员,没有看到林清。”

  林妍精神一震,暂且抛开林清:“青水庵庵主?她长什么模样?”

  林一道:“很端庄,眉眼看着很慈和。”

  林妍立刻问道:“她嘴角边是不是长了一颗小黑痣?”

  林一认真回想,点头。

  林妍若有所思:“死于中毒吗?”

  林一再一次点了点头。

  林妍心中有了数,这位庵主就是给她灌药的那个女人。

  很显然,那女人跟秦嬷嬷一样,在被她追杀的途中,就已经服毒了。

  林妍已经不能确定那个贵人是否真来了,但她却可以肯定,此时,那神秘老者,已经开始插手她的人生了。

  除了那个来历神秘的老者,她身边再没有什么人,能够有这样可怕的威慑力,让庵主和秦嬷嬷在还没有走到绝路的情况下,就立刻服毒了。

  如今,她唯一有可能有用的线索,就只剩下了林清。

  一边在心中密织罗网,一边幸福地吃完了小馄饨,林妍轻拍肚子,满足地舒出了一口气。

  她懒洋洋地撑着下巴消食,目光却看着不远处的林府方向。

  没一会儿,她就等到了她要等的人。

  林家护卫队护卫着一辆马车,正要出发。

  林妍拍了一把林一的肩膀,大步流星往车队那边去:“付钱!”

  林一忙掏出饭钱放在桌上,匆匆追上。

  林妍笑着摆摆手道:“去去,你不用跟着我,等林二他们从邱将军那儿回来了,就带着他们好好休息休息。”

  林一立刻便要拒绝,林妍扭头睨了他一眼:“乖一点,嗯?”

  林一下意识地就乖乖站住了,等他回神,林妍已经笑眯眯地拦住了马车,也不知道笑着说了句什么,很快便上了马车。

  隐隐约约的,林一听见了宋茜然刺耳的骂声。

  “你这讨债鬼!离我远点儿!”

  总是情绪不显的林一,第一次生出了厌恶的戾气——冲那个敢跟她说这样的话的人!

  林一心中狼性迸发的时候,林妍却笑眯眯地靠在车壁上,对宋茜然的谩骂厌恶半点儿也不生气。

  刚整了亲娘一顿,瞧了她一趟大笑话,这会儿宋茜然说什么,林妍都觉得自己包容性极强。

  宋茜然被林妍嘴角的笑意气得脑壳突突地跳,忍无可忍地伸手来掐她的胳膊。

  “你知不知道去伺候清儿的秦嬷嬷死了?!要是清儿出了事,我非打断你的狗腿不可!”

  林妍立刻缩胳膊去躲,不过却有人比她更快。

  林荫冷着脸抓住了宋茜然的手腕:“娘,如果你再因为一个外人责骂我们这些林家人,我会让林清没事变有事。”

  宋茜然气得眼通红:“林荫!你非要气死我是不是?!”

  林荫冷声道:“娘,您别忘了爹说过的话。苛责林妍,丢脸的到底是谁!”

  宋茜然气得甩开了林荫的手,捂住了脸低泣了起来。

  林荫脸上的冷硬顿时摆不下去了,僵了僵,不情愿地道:“你哭什么,林清不是没被挂在你门上吗?”

  林妍险些笑岔气:“噗哈哈哈!”这嘴巴毒的。

  宋茜然滞了滞,气得哭都哭不下去了,伸手直拍林荫的腿:“闭嘴闭嘴!可闭嘴吧你!不会说话就别说!”

  林荫又烦躁又不忍心再气她,索性翻着白眼,任由宋茜然拍打她。

  宋茜然打了一会儿不见林荫躲,自己反倒心疼了,舍不得打林荫,只能狠狠地瞪林妍。

  林妍忍了忍,没忍住:“哈哈哈!”

  她又笑出了声了。

  宋茜然气得直捂胸口,勉强忍到了青水庵门口,就立刻跳下去往里面闯。

  守门的师太自然不肯,宋茜然好说歹说,这才被允许进去,但只能带林妍和林荫,最多再多一个婆子,别的就不能有了。

  宋茜然心中着急顾不上争辩,匆匆往后院跑。

  “清儿!清儿你快出来!”宋茜然连声呼唤着闯进了林清的院子。

  院子里,王蓉被吓得手里筷子都掉了:“怎,怎么了这是?”

  “清儿呢?”宋茜然冲过去。

  “在,在屋里睡觉呢吧?”王蓉不是很确定:“我之前去敲门了,屋子里没什么动静。”

  宋茜然心中咯噔了一声,撒开王蓉就往她指着的屋子里冲。

  房门被轻松撞开,显然并没有从里面上锁。

  宋茜然脸色更难看了,匆匆闯进了内室,就见床上被子隆起,显然有人躺着。

  林妍知道那是柳柳,看好戏似的往后挪了挪。

  宋茜然毫无心理防备地拉开了被子,顿时就被柳柳那张恐怖的脸吓得“嗷”一声尖叫,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哈哈哈!”林妍笑得眼角都泛起了泪花,靠在门边直抖。

  林荫无语地看了她一眼,神色僵硬地提醒道:“你别太过分了,被人看到了不好。”

  林妍摸摸眼角:“对不住对不住,实在是忍不住。”

  宋茜然恍恍惚惚刚回神,就听到林妍这么说,气得都要吐血了:“林妍!!!”

  除了叫名字,她竟然连脏话都想不起来怎么说了。

  恰在这时,大约是昏迷时间太长,柳柳闷哼了一声,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

  见到一屋子的人,尤其是见到了门口的林妍,柳柳眼中顿时迸发出明亮的光彩。

  她蠕动着爬起来,手软脚软地从床上翻了下来,摔得砰咚直响。

  林妍所有所思地眯眼——柳柳这模样,竟像是躺了十天半月之久,而且,她这眼神也太奇怪了。

  林妍睨了她一眼:“青嬷嬷呢?”

  送柳柳来,是为了恶心和辖制林清。

  送原属于润王府的青嬷嬷,则是为了辖制柳柳。

  宋茜然这会儿也泛过劲儿来,紧跟着问道:“清儿呢?”

  柳柳瞬间提泪横流,一开口,那沙哑的嗓子把众人都吓了一跳,而她说出口的内容,就更让人傻眼了。

  “清小姐她为了私会情人,一直给奴婢喂药让奴婢假装是她,昨儿夜里她又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