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第098章 这话,没毛病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2190 2019-11-29 23:05:29

  青水庵是严禁男子进入的,哪怕是京兆府府尹,若非特殊原因,比如查案,是不会跑进来找虐的。

  昨夜发生的流血事件都在后山荒院,前面大殿庵舍的这些夫人小姐们自然不会知道。

  众人思来想去,唯一能想到的京兆府府尹李岩过来的原因,也就只有不见踪影的林清了。

  宋茜然瞬间就阴谋论了:“林妍!你还说不是你设计陷害清儿?!”

  她眨眼间就抛开了之前对林清的怀疑,对林妍的不满眨眼间便攀升到了极致:“要不是你设计陷害,怎么可能提前通知李大人来这儿?!”

  这前后联想的,实在是有理有据,逻辑分明。

  再加上宋茜然是林妍母亲的身份,训斥林妍天然便带了许多可信度,以至于明明属于林清的污水,眼看着就要泼到了林妍身上了。

  李岩眼见着情况不对,忙扬声道:“林夫人误会了,本官今日来青水庵是来处理一桩案件,与你家的家事应当无关。”

  外面女人们刚起了议论,就被李岩这一番话给熄灭了八卦之心。

  李岩犯不着说谎,而他既然不是被林妍提前请来的,那陷害林清之说就站不住脚了。

  众人的注意力很快就转移到了李岩的真正来意上,难不成,这青水庵竟是发生了什么案子?

  她们想到了这儿,顿时便待不住了,忙忙凑到了管事师太那儿去小声询问打听。

  李岩见状,忙对那管事师太做了个手势。

  师太点头应了,悄无声息地把人都给带了出去。

  宋茜然没注意到外面的情况,眼见李岩替林妍洗刷名声,她心中顿时及早不宜:“林妍,别以为你能得逞!”

  林妍眼底含着冷意:“娘既然不喜欢我,当初为什么要跟别的男人生我?”

  她声音渐渐放大:“您当初不是怀着我的时候被人追杀吗?怎么不趁机打胎?难不成那时候还喜欢着我亲爹?”

  “林妍!”宋茜然万万没想到林妍竟敢玩儿真的,脸都吓白了。

  “你们别听她胡说……”她惶惑地转头想跟外面的人解释,这才发现,原本挤在院子里的人,竟是都不见了。

  “林,林妍!”宋茜然大惊之后又大喜,腿软地跌坐在了地上,浑身颤抖:“你想死也别拉着我!”

  她是林家宗妇,倘若名声彻底毁了,族老一定会逼林擎休妻!

  她是宋家之女,倘若连累了宋家女的名声,宋家一定会让她立刻暴毙病逝!

  林妍垂眸看着宋茜然轻笑:“娘怎么会这么想?是饭不好吃啊,还是钱不好花?我活得好好的,干嘛要找死?”

  宋茜然阴鸷盯住了林妍:“林妍,你别以为我收拾不了你!”

  林妍并不与她互撕,直接转头看李岩:“李大人,我想请您帮个忙。我,林妍,父不详,想找个亲爹,您看谁比较合适?”

  李岩嘴角狠狠抽了抽:“县主可万万莫要胡说,这种事情……说出去会毁了您的前程的。”

  林妍讶异于他的称呼,却既不应也不解释询问。

  她之前拿县主之位换楚珑师尊的身份,但这事儿只是她跟摄政王的私下交易,交易大白之前,不足为外人道。

  她这会儿只关心她亲爹,认真跟李岩探讨道:“当年我娘后一步随我爹去外地就职,您说,我亲爹会不会她在路上碰到的?”

  宋茜然险些疯了:“闭嘴!林妍你闭嘴!”

  她尖叫着要来掐林妍的脖子,林妍非但不躲,还笑嘻嘻地往前凑了凑。

  “来!娘!掐!掐狠点儿!这样我一会儿跑出去求救,顺便说说您跟我亲爹的二三事,一定更有说服力!”

  宋茜然顿时便僵住了。

  林荫忍无可忍地把林妍推到了一旁,怒吼道:“你跟她怼个什么劲儿啊!你真疯了吗?县主之位不想要了是不是?”

  说罢,又气冲冲瞪宋茜然:“娘!您最近癔症了,我觉得接下来的事情你都不适合参与,林清与人私会,败坏门风的事儿,就交给我和林妍来清理门户就好!”

  她也是服气了,要不是宋茜然是她亲娘,她爹娘又向来恩爱,连她自己都要觉得林妍编的话是真的了。

  这要不是被强了生出来,至于这么欺辱践踏亲生女儿吗?

  她娘怕是真的为了那林清疯了,竟死活要把亲生女儿踩死了给林清那贱人洗白!

  宋茜然还要再说,林荫却一指头捏在了她后颈上:“娘,你累了,我送你去休息。”

  竟是直接把宋茜然给捏晕了!

  林妍轻抽了口凉气,一脸惊叹地冲林荫比了个大拇指,然后点着头直拍手:“果然,牛,还是你最牛。”

  一会儿等她娘醒了,怕是要把林家所有屋顶给掀了。

  林荫气得想跟她打架:“我是为了谁啊!”

  林妍笑盈盈的:“为了弄死林清?”

  林荫气得跳脚:“林妍!”

  林妍摇摇头:“好吧好吧,为了不跟我成为同母异父的姐妹。”

  林荫脑壳生疼,红着眼眶看向了李岩:“李大人,您不要听我姐姐胡说,她,她也是被我娘气疯了。”

  林妍摇头道:“讲道理啊,我好好的怎么就疯了呢?李大人贵为京都府尹,办案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你叫他说说,娘她正常吗?

  我要不是她被迫生下来的,她至于这么恨不得我身败名裂,生不如死?您说是吧,李大人?”

  这话,李岩实在没法接。

  他能怎么说?

  点头了林擎怕是要恨死他。

  不点头,这县主也不好得罪啊。

  李岩无奈地冲林妍拱了拱手,生硬转移话题:“县主见谅,本官这次来青水庵是因为接到了报案,还要案件要处理,就不久留了。”

  林妍差点儿被逗笑了。

  瞧他说的,这会儿倒是着急去办案了,那之前怎么就那么闲,溜达到这儿来了?

  李岩被她看得浑身不得劲,轻咳了一声,微微转身,背着林荫,给林妍比了个摄政王的口型。

  林妍顿时便明白了,这李岩是摄政王一脉的人,他应当是被摄政王派来善后的。

  死的人毕竟是青水庵的庵主,按照正常程序,京兆府得到报案来查才正常。

  至于查来查去会不会变成无头悬案,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林妍心中顿时便有了数,这位李大人可能不知道后山凶案跟她有,却把她当做了摄政王一脉的,所以,看见跟她有关的热闹,便抛开了案子跑了过来。

  摄政王一脉?林妍神色微妙。

  但,想想自她归来后跟摄政王府的一系列牵扯,不由眉眼弯弯,笑了。

  这话,没毛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