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闪婚甜如蜜

19要不偷个户口本随便找个结婚?

闪婚甜如蜜 时堇禾茁 1904 2019-10-18 19:46:22

  站在五年空置的房间里,所有的一切已是焕然一新,想来,时毅看在她即将嫁入李家的份上,也不会过分苛待她。

  时诺深深叹了口气,扔下行李,踢掉拖鞋,整个人仰躺在软软的被褥里,睡了两天的脑袋无比清明,双眼盯着天花板,李明轩,是万万不能嫁的!可是,爸爸又那么笃定,怎么办?

  手伸入口袋,这才想起,刚刚与时毅争论时,手机已是震个不停。

  她掏出手机,点开,便见韩真真的两个未接和发来的十来条微信。

  【真真假假】(真真):诺,你去哪了?

  【真真假假】(真真):卧槽,你该不会想不开和李明轩拼命去了吧?拼命这事你得带我啊,这小子不耐揍,我三下两下就给你搞定了。

  【真真假假】(真真):接电话……

  【真真假假】(真真):在干嘛?

  【真真假假】(真真):李明轩那混蛋,真够可以的,连小姨子都勾搭!

  【真真假假】(真真):不过,我看你那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真真假假】(真真):忙什么呢?电话也不接!

  ……

  时诺正思索着怎么回呢,韩真真的电话便打了进来。

  “时诺,你电话是摆设吗?总算打进来了,你丫的在干什么呢?”

  “我回家了!”时诺想起刚才的争吵,焉焉地回了句。

  “你回家了?”

  “恩,我爸不同意取消婚约,你说怎么办?”时诺直截了当地说了此次的难题。

  “嗳呀,你总算开窍了。”

  “我一直都很开窍。”时诺贫道。

  “可是,你爸为什么不同意取消婚约,反正李明轩喜欢你妹,都是时家的女儿,嫁谁不是嫁?你爸还打算包办婚姻啊?这可是犯法的!”

  “你不懂……”时诺便将时暖之前与她说的那些娓娓道来。

  “卧槽,标准的绿茶婊啊~”韩真真愤怒地骂了句,又状似开玩笑地道了句,“我看你就直接把户口本偷出来随便路边上找个男人嫁了得了,总好比被你爸塞去李家。”

  “你这什么馊主意~”时诺朝着手机翻了个白眼,仿佛韩真真就在身旁一般。

  “你想啊,你要是结婚了,你爸总不能把你再塞给李明轩那混蛋吧?”韩真真真是越来越佩服自己这脑子了,这主意怎么想怎么赞。

  半响,时诺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不确定地道,“额……你这么说还真是那么回事,但是,这随便找个靠谱么?别到时候才出火坑又入虎穴!”

  未等到韩真真回答,那边便传来一道熟悉的男声,“韩副队,上班时间打手机,你不想干了?”

  再然后,电话一阵“嘟嘟嘟”声传来……

  锦阳小区游乐场处,一辆吉普车靠边停在树荫底下,傅烈手里拎着两瓶冰水上了车,脸色阴郁地瞥了眼迅速将手机藏入口袋的韩真真。

  几天前,这小区里出了个专偷女性内衣的变态,原本这类案件归不到他们处理,可支队实在是忙得不可开交,反正他们也空着,接就接了呗,于是傅烈便与韩真真两人在此蹲点,可韩真真实在心浮气躁,对这案件根本看不上眼,于是凑着傅烈买水的空隙,煲起了电话粥~

  “嘿嘿……”韩真真咧着嘴干笑两声,缓解缓解车内骤然冷下去的温度。

  傅烈尾眼扫了她一眼,扭开冰水的盖子,朝嘴里倒了两口。

  见傅烈不愿多话,韩真真没劲地将脸转向了窗外。

  车内一片寂静,良久……

  “刚刚在和谁打电话?”傅烈突然出声问道。

  “我闺蜜啊~”韩真真四处张望着,随意答道,想了想,又怕傅烈不记得,便解释了句,“诺诺。”

  “额……”傅烈听到时诺的名字时,眸光微转,顿了两秒,装作不在意地又问了句,“那天回去,你闺蜜没事吧?”

  “没事~就睡了两天,能有什么事?”

  “哦,那……她那男朋友的事情……?”傅烈又接了句。

  “别提那混蛋,这婚绝对是结不成的!”韩真真提到李明轩就来气。

  “哦……”傅烈点了点头。

  过了半分钟,韩真真突然转脸目不转睛地看着傅烈,就怕错过他脸上的一丝表情,“队长,你这不对啊,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我家诺诺的?”

  “有吗?朋友之间一点关心不是正常。”傅烈抿了抿唇,连忙出声,可骤然提升的音量却泄露了些许秘密。

  “有问题啊,有问题,抿唇了,心理学上说肢体上的某些动作就是想要掩饰什么,队长,你可是从来不八卦人家的事情的,今天……不正常啊……”韩真真头头是道地分析。

  “嘘,瞧见前面那人了没?可疑!~”傅烈突然出声打断,声线里带着一丝严肃。

  “不带分散注意力的啊!”韩真真以为傅烈在忽悠她,继续开着玩笑。

  哪知,傅烈已迅速下了车,朝她使了个眼色。

  韩真真这才朝前面看去,果然,一鬼鬼祟祟的男人居民楼边转悠,那男人大约一米七左右,十分瘦,以至于他的背有些佝偻,而他的那双已发黄的眼珠正随处转悠着,似是搜寻着猎物。

  “是这人吗?”韩真真走到傅烈身旁,奇怪的问道,“现在小偷都这么明目张胆?白天就干这勾当?”

  “应该就是他了。”傅烈单手插在口袋,朝那人瞥了眼,轻了下嗓子。

  “看着也不像马上要动手的样子啊~”

  “应该是搜罗目标。”傅烈答。

  “得,那咱继续等着?”

  “等着呗~”

  话落,两人便又上了车。

  半响,韩真真才反应过来,傅烈绝对是在转移她的注意力!明明可以在车上说的事情,他偏要下车,有猫腻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