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闪婚甜如蜜

64幼稚的行为

闪婚甜如蜜 时堇禾茁 2294 2019-11-22 21:13:53

  急诊部总是那么忙碌。

  时诺从出时暖病房开始,也不知怎么的,右眼皮就跳个不停。

  是谁说的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卧朝,这预示来得也太慢了吧,早些预示,她绝对不接5号床的破事~

  时诺低着头揉着眼睛,林洁恰巧忙完自她背后走来,瞧着她的模样以为她伤心地哭了,忙迈步上前搂住她纤细的肩膀。

  “时医生,没事吧?”

  时诺抬目瞧了眼满脸关切的林洁,回道,“没事啊。”

  林洁细细地观察了下时诺的面部表情,并没什么不妥,点点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还以为你……”

  时诺奇怪地问道:“以为我什么?”

  “啊,没什么,”林洁尴尬地笑了笑,顿了两秒,又道,“那事,你打算怎么解决啊?”

  时诺微垂了下眼眸,浅浅一笑,卖了个关子,“到时候再说,放心吧,总有解决的办法。”

  林洁看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急道,“你怎么看着一点也不着急?投诉的事情可大可小。”

  时诺撇了撇嘴,“这种事换了谁都会急,但是急有什么用啊?莫急莫急~”

  林洁瞧着她那稍安勿躁的表情,蹙了蹙眉,便也不再多说什么。

  下午三点,余红又一次将时诺叫去了办公室,并将病人家属撤销投诉的喜讯告知与她。

  意料之中的事情,时诺并没感到多少兴奋,倒是没想到时暖会撑到下午。

  虽是如此,却仍旧逃不过余红苦口婆心的念叨。

  等到她出主任办公室,已过五点,她看了眼时间便直接去了更衣室,动作缓慢地换了衣服,心情沉重,思绪如长了翅膀一般不断飘远。

  曾经的梦想,专注于医学事业的梦想,满腔的干劲,满腔的热血就如那只玻璃杯一般,碰撞得支离破碎~

  时诺拖着疲惫地步伐回了小区,按了密码,开了门,玄关处换了鞋,餐桌上一阵香味袭来~

  “回来了?”男人的声音传来。

  时诺循声望去,惊得双眼不由得睁大,尖叫差点出声,咽了咽口水,捂着脸别开眼,又忍不住回头瞄了眼,声音结结巴巴地喊道,“你,你,你……你在干什么?”

  男人似乎刚刚沐浴完,腰腹处松松垮垮地围着一条白色浴巾,腹部上的肌肉线条若隐若现……

  肖廷律嘴角闪过一抹邪肆的笑意,精致短巧的头发并未吹干,几滴水珠沿着他雕刻般的脸颊流了下来,视觉上给人一种致命的性感,他那双清冷地眸中闪过火光,慵懒地道,“干什么?洗澡啊~”

  “洗完澡干嘛不穿衣服?你你你~暴露狂啊?”时诺的脸整个发烫,好像是被火焰烧过一般,这辈子还没这么明目张胆地看过哪个男人~

  “忘记拿衣服了~”

  卧朝,洗澡还能忘记带衣服?脑子里天天在想什么?

  “去…去房间里拿啊~站在过道里干干嘛~”时诺冲着他喊道。

  “嗯~”肖廷律瞧着她猴子屁股似的脸,淡淡回应。

  只听踢踢踏踏的拖鞋声朝男人的房间里走去,时诺才缓缓掀开了条缝,见过道里已没人,不由得呼出了口气。

  靠,活色生香,差点要了她的老命!

  她的手才覆上那颗砰砰乱跳的心,男人房间里便传来一声响亮的碰撞声,接着便是男人的闷哼声~

  “肖廷律?怎么了?”时诺奇怪地来到门边,询问道。

  半分钟后

  “没~没事~”男人痛苦压抑的声响传了过来。

  站在门口的时诺听着声,房间里似乎发生了什么事,心不自觉纠了起来,来回踱了两步,担忧地又问,“那个,要不要帮忙?”

  等了两分钟,里面没声~

  时诺不由得更加担心起来,不会真出什么事吧?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进去看看吧~

  “肖廷律,要不,我进来看看?你方不方便?”时诺商量地询问。

  依旧没声~

  时诺拧了拧眉头,终究是等不下去了,直接扭了门把,推门而入。

  这还是她第一次进入男人的房间,与别墅里的房间相似,冷色系。

  入目便见男人跌坐在床边,衣服随意地挂在手边,还未来得及穿上,另一只手捂着脚踝,刘海耷拉在额前,时诺看不清他的神色。

  “没事吧?”

  “时医生,还好我撞得不重,要是严重,你再晚点到,估计我命都没了。”肖廷律不咸不淡地调侃了句,声线里带了丝愠怒。

  时诺这才发现男人的奇怪,额~她是哪里惹到了他?

  可此刻也不敢惹怒他,乖乖蹲下身来,帮他查看伤处,她闪躲的小眼珠不可避免地又一次触及了他的身材,脸上又是一层热。

  轻轻握上他的脚踝,该死,身材好到爆也就算了,男人的脚长得比女人还好看是什么道理?

  “这儿疼吗?”她轻声询问,按了按伤处。

  男人乖乖摇头。

  “这儿呢?”她又问。

  男人依旧摇头。

  “这儿呢?”

  肖廷律盯着女人专注的模样,靠得比较近,他几乎可以看清她脸上细小的绒毛,迷人又精致。

  “医院的事解决了?”男人突然出声问道。

  时诺这才发现自己上了肖廷律的当,男人的脸上哪有一丝痛苦的表情?

  “你~你骗我?”

  “我叫张助理查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肖廷律又道。

  “嗯,没事了~”时诺收了手,回了句。

  房间里有些压抑,男人的目光又是如此灼热,仿佛要将她的身上烧出个洞一般,她感到不适地站起身,打算出去透透气。

  “你怎么能看别的男人?!”肖廷律皱着眉头,突然拉住了她的手,问道。

  额???……

  时诺愣了愣,突然明白了些什么,所以面前的男人闹得这一出是什么意思?

  “那个~是工作啊。”她说这话时居然有些心虚。

  她心虚个什么劲啊?

  再说,她一个小员工还能反了天?要能这样,她也不至于听了余主任两小时的念叨啊……

  她的小心脏也是受了一万点暴击好吧~

  “工作也不行!”肖廷律的一张俊脸瞬间黑了。

  该死的,天知道,他在听到张助理的报告后,忍了多大的耐性才没将她拎回家就地阵法?

  “不是~工作就是工作,再说,我看的时候就当成一团肉来检查而已~”时诺耐心地解释,自个儿心里却觉得万分憋屈,闷闷地又道,“再说了,你怎么能随意置喙我的工作!”

  当成一团肉来检查!亏她说得出来~

  肖廷律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我是你老公!我怎么就不能了。”

  “可我们只是合作~”

  “诺诺,我后悔了,我要的不仅仅只是合作!”肖廷律倏地站起身,双眸直视着时诺。

  女人睁着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怔怔地望着男人……

  所以,面前的男人,光着膀子在她面前晃悠,然后又引诱她进他的房间,现在又对她说了这么多~

  所以,这些幼稚的行为,他是……吃醋了?

  可是,为什么?

时堇禾茁

每日必求收~   希望不要屏蔽字数~   谢谢~拜托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