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被本命的队友拐走了

第25章 话不能说得太早

被本命的队友拐走了 云渍 2134 2019-11-16 12:00:52

  “还没。”顾屿含糊地道,“不着急。”

  “现在好剧本不多,还是先下手为强比较好。”顾浠道,“我今天怎么听我公司的同事说你的团队在帮你接触《思念后遗症》?”

  “唔……是有接触……”顾屿应道。

  “那个剧本还不错啊,而且我觉得那个男主的人设也挺适合你的。你好好考虑考虑吧。”顾浠道。

  “嗯。”顾屿应了一声。

  *

  “我要吃那个,你帮我拿一下。”乔夜盘腿坐在沙发的一角,朝茶几上的一个零食指了一下。

  顾屿倾身把乔夜指着的那一包零食拿过来,顺便打开了包装才递到她的手里。

  乔夜十分满意地接过,问道:“能准时开始吗,这电视剧怎么还没播完啊?”

  今天是ELMI的那一期《偶像观察员》播出的日子,也是国庆长假的第二天。

  乔夜的爸爸妈妈和顾屿妈妈多年老友久别重逢,把自己家孩子全扔家里了,快快乐乐地一起跟着旅游团出去玩耍。

  顾浠作为三个孩子中唯一一个非单身人士,快快乐乐的和男朋友出去约会去了。

  顾屿和乔夜作为被抛弃的孩子,只得结伴于顾屿家的电视机前,快快乐乐地看电视。

  “能的吧,一般都不会晚。”顾屿道,“不对啊,这种节目晚不晚不应该你们粉丝更清楚吗?”

  “我之前又没看过。”乔夜道,“以前又没有我喜欢的明星去过,我看它干嘛。”

  顾屿忽然想起来什么,他同乔夜一样盘着腿,一手撑着下巴搁在腿上,侧着脑袋看乔夜:“哎,你到底有多少个墙头啊?”

  乔夜嚼着零食,嘴巴鼓鼓囊囊的,像个小仓鼠一样,过了好一会儿才回答道:“我就喜欢你们一个团啊……硬要说的话,钟洛是本命,剩下你们四个是墙头?”

  顾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道:“我居然还能被囊括在墙头里,真是荣幸啊。”

  乔夜腾出一只吃零食的手,冲他摆摆,示意自己明白了他心中的感激,他可以退下了。

  顾屿侧回身,从桌上的一堆东西里挑挑拣拣,找出了一个自己还比较想吃的,拆开塞了一片在嘴里,问道:“你那个朋友呢?我的铁粉。”

  乔夜捏着一片薯片,放在门牙边啃了两口,忽然想到了什么,嘴角带着促狭的笑,看着顾屿道:“怎么?想我的朋友了啊?”

  “?”顾屿道,“想个屁,我就是觉得你们一天到晚待在一起,今天居然没有一起看节目,有点奇怪罢了。”

  “哎呀没事,你想就直说嘛!”乔夜把手里的薯片一放,兴奋地往顾屿的方向挪了挪,“其实也挺不错的,她还是你女友粉呢!”

  “女友粉”这三个字就像一根针,一下子挑起了顾屿的某一瞬记忆,下一刻脸上就浮上了一层浅浅的红晕。

  “……”乔夜盯着他看了片刻,惊奇地道,“这你都能脸红,我以为你都出道这么久了,早就对这种词免疫了。”

  顾屿清了清嗓子,说道:“不是,这种东西,认识的人说和不认识的人说是不一样的感觉的好吧?”

  “好好好。”乔夜连声应道,“不调侃你了。陆染本来是要和我一起看剧的来着,我这不是要来陪你这个孤独的小孩儿吗,就跟她说我有事了。”

  顾屿把乔夜刚刚放到茶几上的那包薯片拖过来,捏出来一片放到嘴里,敷衍地道:“嗯嗯嗯,谢谢你啊。”

  说话间,屏幕中的电视剧就播起了下集预告。

  乔夜用胳膊肘捅捅顾屿:“哎,要开始了要开始了!”

  下集预告刚播放结束,《偶像观察员》的主题曲就响了起来。

  主持人的身影出现在了屏幕上,他们念完开场白之后,镜头往台下的观众扫了一下。

  可能是乔夜和陆染的相貌都比较出挑的缘故,镜头扫了一圈之后,在她们两个的身上做了片刻的停留。

  只见陆染激动得像个乱蹦的兔子,两手鼓着掌,浑身的细胞仿佛都在颤抖着。

  而她旁边的乔夜,嘴角只勾起了一个极小的弧度,双手机械地拍着,片刻之后好像发现了镜头,冷漠地瞟了镜头一眼。

  顾屿“啧”了一声,感叹道:“铁粉与薛定谔的脱粉的区别。”

  乔夜道:“话不能这么说,我这人本来就比较淡定。”

  主持人的开场串词很快就过去了,乔夜曾经在现场看过的那一段开场舞此时呈现在了电视屏幕上。

  乔夜盯着看了一会儿,觉得还是在现场看感觉更好,后期剪辑过的版本放了太多华丽的特效,有点过于晃眼了,倒是现场不加修饰的版本更能感受到纯粹的,来自他们舞蹈和歌声的冲击。

  看着看着,乔夜忽然想到些什么,问顾屿道:“你表演的时候看得到舞台下面吗?”

  顾屿有点奇怪:“看不太到,灯光太晃了,看不清。再说,表演的时候就专注表演了,还看下面干嘛?”

  乔夜点点头:“那就好。”

  顾屿将乔夜跟他的这一番对话在脑子里又过了几遍,总觉得自己好像漏掉了点什么,正想着这个人怕不是在台下说他坏话了,就见电视上的镜头一转,又带到了观众席。

  坐在中间位置的陆染和乔夜又一次荣登电视。

  陆染还是那副激动得恨不得把自己头发都发射出去的模样,倒是乔夜一改刚开场那会儿的高冷态度,此时一手举着手机上顾屿的名字,一手拢在嘴边,朝着舞台上喊得耳朵尖儿都红了。

  “……”电视机前的乔夜浑身的动作都顿住了,片刻之后,她从沙发上站起身,一边往顾屿家门口的方向走,一边碎碎念道,“这什么破电视节目,嘉宾表演的时候不好好拍嘉宾,拍观众干嘛。”

  顾屿费了好大的努力才勉强将那股要笑的冲动憋了下去,伸手去把乔夜拽回来:“拍观众带动氛围嘛!”

  乔夜被他拽得重新跌进了沙发里。她顺势用手臂遮住整张脸:“这也太尴尬了!”

  顾屿看着乔夜宛如一只驼鸟的样子,最终还是没憋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乔夜听见声音,从胳膊后头露出一只眼睛来,发现顾屿正笑他笑得直不起腰,当即跳起来,作势要去打他。

  顾屿哪还像小时候一样任她欺负啊,即使笑得眼角都要溢出眼泪了,还是一伸手便捉住了她要打人的毒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