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江湖追夫路漫漫

第十章 浮玉山庄

江湖追夫路漫漫 洛与书 2084 2019-10-19 20:30:04

  “不是吧,这么狠?”燕无归看着黎落烟,又促狭的看了看颜如玉,说道:“你这样帮颜如玉,该不会……你看上他了吧?”

  燕无归的话,引起了颜如玉和顾寒青的注意。两人都很好奇黎落烟会怎样回答。

  “呸呸呸,你胡说什么,”黎落烟眯着眼,凶狠的指着燕无归说道:“你再胡说,我拔了你的舌头。”

  “你这算是恼羞成怒?”燕无归继续嬉皮笑脸的逗黎落烟,他才不相信面前这个姑娘心思如此恶毒呢。

  “我看上的明明就是顾寒青。”黎落烟气极,将心里话喊了出来。说完之后,便有些后悔,她担心顾寒青会因此生气,所以偷偷的看了看他,见他没什么反应,才放心了。

  顾寒青表面上没有什么反应,但内心微微一动,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发芽。

  颜如玉则依旧不着调的指着黎落烟,说她没有眼光。

  “这样吧,颜如玉,我把燕无归交给你,你自己想怎么处置都可以。”黎落烟想了想,对两人说道。

  “行,那就谢谢你了。”颜如玉也点点头,又问道:“对了,还不知道你名字呢。”

  “黎落烟。”

  “哦,江湖上突然出现的那个落烟仙子就是你啊。”颜如玉点点头,恍然大悟,这就解释得通为什么她功夫这么好了。

  “行了,你们还是走吧,不要再打扰顾寒青休息了。”黎落烟把绳子交给颜如玉,又对燕无归说道:“至于你身上的穴道,三天之后自然会解开。”

  两人见黎落烟在赶他们,也不好继续待下去,颜如玉拉着绳子,施展轻功,带着燕无归跃上房顶,消失在了夜色中。

  “抱歉啊,顾少侠,打扰到你休息了。”黎落烟见两人走了,满怀歉意的看着顾寒青说道。

  “早些休息吧。”顾寒青说完,又跃过院墙,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次日。

  黎落烟早早地起了床,收拾完就跑到顾寒青的院子里去找他。见他屋门还关着,她便走到那棵凤凰树下的石凳上坐着,用手支着头,看向顾寒青屋子的方向。

  没过多久,屋门打开,一身白衣的顾寒青从屋子里走出来,就看到黎落烟在院子里。

  “吃了朝饭就去浮玉山庄。”顾寒青走到她面前,看着她说道。

  “哦,好的。”黎落烟站起来,笑着说完,管家便端着朝饭来到了院子里。

  管家准备的,是两碗鲜肉小馄饨。碗里的小馄饨在骨头汤里泡着,个个都煮的近乎透明,露出里面肉馅的颜色,汤里还有一些虾米和紫菜,上面飘着些翠绿的葱花。

  “二爷,黎姑娘,吃饭吧。”管家将两碗馄饨放在石桌上,对两人说道。

  “多谢。”黎落烟笑着,和顾寒青坐下来,管家也识趣的走了。

  拿起勺子,舀了一个放到嘴里,骨头汤和虾米紫菜的味道溢满了整个口腔,“好吃!”

  而顾寒青似乎对吃朝饭并没有什么兴趣,只是看着那碗馄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吃一点吧,挺好吃的。”黎落烟拿着勺子,毫不见外的说道。

  顾寒青拿起勺子,舀了一个馄饨慢慢吃着,黎落烟也陪着他一起慢慢吃完了所有的食物。

  等管家来收拾的时候也大吃一惊,二爷似乎并没有吃朝饭的习惯啊,莫不是黎姑娘一人吃了两碗?

  吃过朝饭,黎落烟正想着,该怎么去浮玉山庄,她的红果果还没有痊愈呢,就听到有个仆人跑来,说道:“二爷,马车已经准备好了。”

  “走吧。”顾寒青对黎落烟说了一声,就迈步走了出去,黎落烟赶紧跟上。

  顾府门口,停着一辆超级豪华的马车,就连拉车的马儿,也是通体的白色,好看得紧。

  顾寒青率先上了马车,黎落烟有些犹豫,却听见车里,顾寒青的声音传来:“上来。”

  黎落烟赶紧钻进马车里,找了个位置坐好。

  浮玉山庄建在浮玉山的半山腰,山上草木葱郁,正值阳春三月,又多的是各种不知名的野花,风景确实很好。在山的北面,还可以望见太湖。

  到了山庄大门口,黎落烟和顾寒青下了马车,就有一个穿着灰色衣裳的中年男人上来,向他们打招呼。

  “顾少侠赏脸,实在是我浮玉山庄的荣幸啊。”那个男人就是浮玉山庄的庄主,沈延涛。

  “沈庄主客气了,我是代替我天山派程掌门来的。”顾寒青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寿礼,给了沈延涛。

  “多谢,”沈延涛接过寿礼,又瞧了瞧黎落烟,笑着问道:“这位是?”

  “哦,我是天山派的小徒弟。陪着师兄一起来参加沈庄主寿辰的。”黎落烟笑着抱拳行了一礼。

  “原来如此,快请。”沈延涛点点头,让两人赶快进里面去休息。

  浮玉山庄也算是中原武林里排的上号的门派,传到沈延涛这一代,积累了不少的人气和财富。

  这次来参加寿辰的,除了江南一带的门派,就连蜀中也派了人过来。

  “你确定这次沈延涛只是为了过寿吗?”两人在一张桌子上坐了,黎落烟看着其他门派的人说道。

  也不怪黎落烟有这样的疑惑,因为在场的,除了每个门派有地位的人外,还有许多年轻人。

  “听说沈星雨要趁这次寿宴招亲。”顾寒青想了想,说道。

  “原来如此。”黎落烟点点头,语气失落,心里却有些生气,她一定不能让顾寒青被相中!

  “我不是为了沈星雨来的。”顾寒青拿起桌上的酒杯,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说道。

  黎落烟听了顾寒青的话,立即变得笑容满面,沈星雨是谁,不记得了。

  “顾二爷,幸会幸会。”一个身穿紫色长袍,手里拿着一只黑色玉笛的男人走到两人面前,笑着向顾寒青打招呼。

  顾寒青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一旁的黎落烟倒是一直看着他手里的玉笛。

  “这位是?”那个紫衣男人见了黎落烟,又笑着问道。

  “天山派的小徒弟,名字就不说了,免得污了您的耳。”黎落烟狡黠一笑,一双杏眼又大又亮。

  “真想不到,天山派的小徒弟都长得如此好看。在下仙音派宋君尧。”他笑了笑,越发觉得这个姑娘有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