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江湖追夫路漫漫

第十二章 何以致叩叩

江湖追夫路漫漫 洛与书 2121 2019-10-21 22:06:06

  吃了午饭,沈延涛又让仆人上前奉茶。黎落烟隔着茶杯,已然闻到一股独特的清新香气。

  “沈庄主,这就是天目青顶?”黎落烟端起茶杯,揭开杯盖,见水中茶叶形似兰花,色泽绿润,汤色清澈明净,便笑着开口询问。

  “正是,姑娘好眼力,”沈延涛点点头,“此乃我浮玉山庄的特产。”

  “果然名不虚传。”黎落烟喝了一口,只觉唇齿之间一股清新淡雅之感。

  在场的人更加疑惑起黎落烟的来历,一来她不愿意说出自己的名字,只说自己是天山派的;二来她又给人一种完全不懂武功的感觉;三是她谈吐不凡,见识广博,必是出身显赫。可江湖上,似乎并没有这样的一个人存在。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黎落烟放下茶杯,眼睛一转,嘴角微微翘起,转头对顾寒青说道:“师兄,这里不好玩,我们去山里玩吧。”

  众人一看,不过是个不懂事的小丫头罢了,也就收回了打量她的目光。

  “沈庄主,我们就先告辞了。”黎落烟和顾寒青站起来,说完这一句,两人便离开。

  浮玉山又分为东西两峰,两峰顶上各有一池,长年不枯,全山有4溪、5潭、6洞、7涧、8台、9池、12岩、27石、28峰,植被茂盛,物种奇多,风景独好。浮玉山庄就建在西峰上。

  出了浮玉山庄,两人并排着往山上走去,走了不久,黎落烟从腰间解下一个小香囊,递给顾寒青。这个香囊做工精致,但丝毫没有女儿家的脂粉俗气。

  “这是?”顾寒青看着这个香囊,不知道该不该接。

  “拿着吧,这个香囊是可以防虫的,带上它,所有虫子都不会靠近你了。”黎落烟将香囊塞到他手里,笑得狡黠。

  顾寒青接了香囊,便看见黎落烟狡黠的笑,心里感觉有些奇怪。

  “顾师兄,可有听说过一句话,何以致叩叩,香囊系肘后。收下香囊,你就是我的人啦。”黎落烟嘴角上扬,笑得眉眼弯弯。

  顾寒青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香囊拿在手里,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耳根微红。

  “好了,逗你的。这个香囊你留着,山里虫子多,有它你就不用担心了。”黎落烟敛了笑,说完这话,便背着手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往前面走去。

  他把香囊收了,也慢慢和她一起往前走。

  浮玉山的景色是极美的,有奇岩怪石之险,有流泉飞瀑之胜,木兰报春,野樱怒放,红白相映,鲜嫩欲滴。一路走来,黎落烟发现了天目铁木、柳杉、金钱松、夏腊梅、天目琼花等特有的植物。

  走着走着,黎落烟看见前方有青壁石峰如同刀斧劈开,上有一方台,台旁石笋耸立,高数丈,五石分峙,各自高撑,状如莲花,甚是好看,转头对顾寒青说道:“你看,那里的山峰好看。”

  顾寒青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身后便有一人说道:“那是倒挂莲花峰。”

  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位身穿蓝色长衫,手里拿着一把剑的男子走来,那个男子眉眼和沈延涛有些相似,左边眉毛上长了一颗小黑痣,相貌清秀。刚才黎落烟和顾寒青就觉得有人在跟踪他们,没想到就是眼前的男子。

  “在下沈临风,见过二位少侠。”沈临风走到两人面前,握着剑,抱拳行礼。

  “原来是少庄主啊,你好。”黎落烟对着沈临风笑了笑。

  “听家父说二位来了后山,所以派我前来为二位做向导。”沈临风见了黎落烟的笑,忍不住有些脸红。

  “沈庄主客气了。”顾寒青冰冷的声音响起,令沈临风觉得有些尴尬。

  “师兄,走了。”黎落烟对着顾寒青招招手,顾寒青面无表情的跟上。

  “原来姑娘真的是顾二爷的师妹啊。”沈临风说道。

  “对啊,我之前在庄里已经解释了,莫不是大家都不相信?”黎落烟心下了然,这沈临风,应该是沈延涛派来监视她的,顺便打探她的身世。

  “不,不是,大家都信的。”沈临风赶紧解释。

  黎落烟忍不住摇摇头,怎么派了这样一个呆头呆脑的人来。在两人的交谈之时,顾寒青早已走远,黎落烟赶紧追上去。一路上,黎落烟找着话题和顾寒青聊天,但顾寒青的话却很少,反而是沈临风偶尔插两句话。

  走到山顶的时候,只见山顶上有一石柱,还有一泓半月形的水池,池水清澈透底,沈临风介绍道:“这是天柱峰,从这里往东看,是钱塘江,西方是黄山。这水池东、西峰山顶各有一处,宛如仰望苍天的两只眼睛,所以浮玉山又叫天目山。”

  “《山海经.南次二经》里说,又东五百里,曰浮玉之山,北望具区,东望诸毗。有兽焉,其状如虎而牛尾,其音如犬吠,其名曰彘,是食人。苕水出于其阴,北流注于具区,其中多鮆鱼。可与你说的不一样啊。”黎落烟挑眉问他。

  “山海经里说的具区,就是现在的太湖。至于诸毗,早已无从考证了。“沈临风解释到,他也没想到,黎落烟会提出这样的问题。

  ”这样啊,“黎落烟抬头,看了看天,开口说道:”时候不早了,我们下山去吧。“

  三人又一起回到了浮玉山庄。因为明日有沈星雨的比武招亲,所以沈延涛给来的江湖人士都安排了住所,饭后沈临风亲自带着两人去了他们的院子。那个院子有两个房间,刚好一人一个。

  等沈临风走后,黎落烟走到顾寒青的房门口,敲了敲房门,问道:”师兄,我可以进来吗?“

  顾寒青将门打开,黎落烟一闪身就钻进了他的屋子里。她走到他的床边,拿出一个香囊,放到床头挂好,回过头,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这又是什么?“顾寒青没想到,黎落烟居然有这么多的香囊,难不成是见到人就送一个的?

  ”这个香囊也是驱虫的,还可以安神去味。想来这个房间平日里也少有人住,浮玉山气候又有些潮湿,挂上香囊对你睡眠有帮助。今晚且在此将就一晚,明日就可以回顾府了。“黎落烟走到桌前坐下,拎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说道。

  ”你有很多这种香囊吗?认识的人都会送?“顾寒青坐到她对面,问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