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江湖追夫路漫漫

第二十六章 生气了

江湖追夫路漫漫 洛与书 2032 2019-11-04 17:53:59

  “先看看吧。”顾寒青没有回答,只是淡淡说道。

  楼下,林寒月已经走到了他们面前,依旧是笑的一脸恬淡的模样。

  “你就是林寒月?”为首的那个中年男人打量了一番面前的女子,问道。

  林寒月点点头,“不知殷教主带这么多门众到我这里来所谓何事?”说完,又轻笑一声,“莫不是来玩乐的?那可早了些,姑娘们都还没有起床呢。”

  她的一番话,臊得那个姑娘一脸通红,忍不住反驳道:“呸,不害臊,昨日有人看见我严师兄进了你们明月楼,赶快把我师兄交出来。”

  “秀秀姑娘这就着实冤枉我们了,最近这些日子秦淮河来了好些江湖人,为了不让我们这里的姑娘惹上麻烦,我已经告诉她们不许接江湖人的客了。”林寒月懒懒的看了她一眼。

  “若我徒儿严松确实在楼里,还希望寒月姑娘把他交出来,免得让我们彼此难堪。”殷天雄换了副语气说道。

  林寒月似乎有些生气,语气也变得冷漠,“殷教主这是认定了严松在我这里?”

  “这……”殷天雄再厉害,也不敢轻易得罪了她,眼前这个女人看起来柔弱,可是知道了太多秘密,若是得罪她,难免会说出一些对自己不利的事情来。只好说道:“看来是我们弄错了,实在抱歉,告辞。”

  而殷秀秀看她爹这副忍气吞声的模样,忍不住追上去问他,“爹,为什么不带人在楼里搜查?”

  “你还小,不懂。”说完,一群人走出了明月楼。

  “还以为会打起来呢,没想到这样就走了。”楼上,黎落烟看完了整个过程,觉得实在无趣。

  顾寒青看了一眼林寒月上楼的背影,转过头来说道:“林寒月不是好惹的,没有必要得罪了她。”

  她歪着头想了想,又问他,“那你怎么不怕她?”

  “顾二爷盛名在外,可不是寒月敢随便编排的。”楼梯口,林寒月笑着走了上来。

  黎落烟撇撇嘴,跟着两人走到房间里坐下,手里捧着茶杯喝茶。

  “二位果真想要那张地图?”这次林寒月倒是没有再找借口,而是主动提了地图的事。

  “没办法啊,你们一个个都说我和柳如心长得像,所以我自然好奇。”没等顾寒青说话,黎落烟抢先说道,语气之中有些无奈,配上她带着笑意的脸,确实让人分辨不出她说的是真是假。

  “黎姑娘可知,那地图其实是不祥之物?”林寒月神色凝重的看着她,说道。

  “哦?一直听说《异巫录》可以让人起死回生,长生不老,倒是第一次听说找书的地图是不祥之物。”黎落烟只是笑了笑,眨着眼睛瞧她。

  林寒月看着黎落烟的模样,越发觉得她挺讨喜的,也就说道:“当年,我爹得了地图之后,没多久便过世了。后来我调查了一番,发现当年只要是接触过地图的人,家里都有人去世。我爹临终前也嘱咐我,若不是万不得已,不要打那本书的主意。”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愿意把地图交出来?”顾寒青也问道。

  “毕竟那是我爹留给我的一些念想,”林寒月眼睛一转,忽然望着顾寒青笑着说道:“不如这样,你们帮我破了狐妖的案子,我就把地图赠与你们,如何?”

  “不管是地图还是狐妖,对于你来说都是麻烦,不是吗?”顾寒青既没有同意也没有否决,只是反问她。

  “好,我答应你。”黎落烟喝了最后一口茶,放下茶杯,说道,“这毕竟是我的事,寒青就不必牵扯进来了。”

  “黎姑娘这是什么意思?”林寒月问道。

  “你无非是想用寒青引出狐妖,这个我不同意,要抓到狐妖,有的是办法。”黎落烟说到此处,脸上也没有了笑意,冷漠之中竟然还有丝邪气,“只要抓到狐妖,你就把地图给我。”

  “这是自然。”

  “没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顾寒青见她这般模样,站起来对林寒月说完,就拉了她的衣袖,让她跟自己走。

  林寒月看着两人的背影,微微一笑,“黎落烟,看来你的来头不小啊,刚才那个,才是你的真面目吗?你究竟是谁?”

  出了明月楼,顾寒青主动开口说道:“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生气。”

  “反正要利用你,就是不行!”黎落烟虽然还有些生气,但明显好了很多。

  “那又如何?区区狐妖,伤不了我。”顾寒青一挑眉,望着她。

  “不行,谁知道那狐妖会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吃亏了怎么办。”她气鼓鼓的反驳,顾寒青那么好,才不能沾染一点点的欺骗和利用,他就是雪峰顶上最干净的雪,不应该被世俗污染的。

  “饿了吗,吃饭去。”顾寒青笑了笑,转移了话题。

  黎落烟看着他嘴角浅浅的笑意,也笑的眉眼弯弯,“好啊。”其实她想说的是,寒青,你笑起来真好看。

  两人找了一家名为醉仙居的酒楼,刚跨进大堂,就有伙计前来招呼,“二位客官里面请。”

  “伙计,有雅间吗?”黎落烟笑着问他。

  伙计瞧着黎落烟的笑,楞了一下,但还是迅速恢复过来,“有的,有的。”

  大堂角落里的几张桌子上,坐着刚才在明月楼闹事的那群人。见两人进来,皆停下了夹菜的动作,转过头来看着他们。

  “顾二爷,黎姑娘,你们也在啊。”殷天雄站起来,向两人打招呼,“不知可否请二位喝一杯?”

  “喝酒就不必了,我们还有事,就不打扰你们吃饭了。”黎落烟笑着拒绝。

  那个伙计也是有眼力的,适时的喊了一声,“二位客官,楼上请。”

  两人点点头,别过殷天雄,上了楼。

  “爹爹,他们也太无礼了,只是两个晚生后辈,居然拒绝你的好意。”殷秀秀看着两人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忍不住骂道。

  “秀秀,不可胡说,等哪天你的功夫能够高过他们,你也可以如此。”殷天雄看了看楼上,才转过头来对殷秀秀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