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医香之锦绣凉缘

第六章 如意算盘

盛世医香之锦绣凉缘 浮梦公子 2692 2019-10-17 12:00:00

    望着顾二老爷的目光,顾老夫人眼中闪过一抹心虚,她端正肩膀,清了清嗓,缓故作平静的道:“我是念着你大病初愈身子不好,本想等着过段时日再告诉你,既是你来了,便坐下待我细细与你说。”

  顾二老爷和顾锦璃相视一眼,彼此会意。

  不只是他们两个会演戏,这顾老夫人也是其中好手呢!

  顾老夫人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叹了口气道:“这件事的确可惜,要怪也只能怪锦丫头……”

  顾老夫人刚想说怪她倒霉,突然想到顾锦璃刚说完的那一番话,忙停住了嘴,咳了两声改口道:“以前我们顾谢两家也算门当户对,可你自从你父亲去了,咱们顾府便没了伯位,反是谢家老爷一路青云直上,如今已是户部尚书,两家亲事的确不再登对。

  偏生锦丫头最近频生事端,那谢家公子近两日又生了怪病。

  谢府只有这一个嫡子,自是百般看重,便想着许是他和锦丫头八字不合,便来与我说情,要退了这桩婚事。”

  顾老太爷还在的时候,顾府还是永定伯府,顾老太爷又官拜国子监祭酒,顾家虽不算名门望族,但也是勋贵之家。

  那时的谢家还远不如顾家风光,因两家老太爷交好,便为孙子孙女定了娃娃亲。

  可惜永定伯府本就是只世袭三代,偏生顾老太爷为人刚直不阿,脾气暴躁,有看不惯的地方就一定会指出来。

  便是皇帝做错了他也敢奏一奏,无御史之权,却操着御史的心。

  上不得帝王欢心,下没有同僚相向,顾老太爷一走,皇帝便夺了永定伯府的爵位。

  反是谢家大老爷官运畅通,一路青云直上当上了户部尚书,而本算是高娶的婚事现在再看就有些低了。

  再加上两家老太爷都已作古,人走凉茶不外乎如此。

  只怕谢家早有此意,正好寻这个由头便来退了婚,顾锦璃甚至觉得就连那谢家公子所谓的“怪病”都不过说辞而已。

  顾二老爷心里亦是清明,脸上却露出愤怒之色,“什么八字不合,不过借口而已!

  他们的婚事是自小定下的,若是不合,那谢家公子只怕早就病了,哪还能等到今日,我不同意!”

  顾老夫人眉头一蹙,还没等她开口,顾三夫人幽幽开口了,“二哥,我知道你心疼锦丫头,可惜这桩婚事。

  可人家谢府已经把话说的那般明了,咱们总不能死缠烂打吧。

  咱们顾府如今虽比不上谢府,可该要的脸面不能丢啊!”

  她轻轻叹息一声,目露关切的看着顾锦璃,徐徐道:“锦丫头,你也别太伤心了。

  你父亲、大伯三叔都在朝为官,日后即便找不到像谢公子这般好的夫婿,也不会委屈了你的。”

  顾锦璃就呵呵了,她这三婶可真会劝人啊!

  “三弟妹!”顾二老爷冷冷开口,冰冷的目光落在顾三夫人身上,看的她蓦然心惊,不由住声。

  “锦儿的婚事有母亲与我操心便好,就不劳三弟妹过问了!”

  他不是个愿意计较的人,可从刚才开始这妇人便一直针对小锦,他不开口还真当她女儿是可以随意欺负的!

  他什么事都能忍,但谁欺负他老婆女儿就不行!

  顾三夫人怔了一下,随即有些羞恼,她站起身来,怒哼了一声,“二哥怎么这么说话,我是锦丫头的婶子,自是关心她才过问的,二哥这般说话还真是让人心冷。”

  顾二老爷冷笑,“若这便是三弟妹所说的关心,那不要也罢。

  我只问一句,若锦丫头是你的女儿,你还会这般云淡风轻吗?”

  顾三夫人心中暗啐一声,她才没这么晦气的女儿呢!

  正想争辩两句,顾老夫人将杯盏重重落在小几上,冷声叱道:“都住口!”

  顾三夫人不服气的冷哼一声,甩了甩袖子重新坐了下来。

  顾老夫人瞪她,明知道老二因为退婚一事心情不好,还非要火上浇油,这不是找骂吗?

  她又看向了顾二老爷,只见素日温和的顾二老爷此时脸色冰冷,看来当真是动了气的,声音便放柔了两分道:“老二啊……”

  顾二老爷嘴角抽抽,能换个称呼吗,听着真是别扭。

  “老二啊,我知道你生气,我这心里也不好受啊。

  可谢家态度坚决,就算咱们再硬咬着婚事不松口,等锦丫头嫁过去,能有好日子过吗?

  我也是为了锦丫头着想才同意的,谢家对外只会说是两人八字不合才退了婚,不会影响锦丫头名誉,这点你可以放心。

  左右锦丫头也才刚及笄,你和柳氏再慢慢给她挑夫家便是,这回找个门当户对,称心如意的,不比死咬着谢家强啊!”

  顾老夫人苦口婆心的劝道,一脸的关切担忧。

  看她演的这么认真,顾锦璃都险些信了。

  顾二老爷将嘴唇都抿成了一条线,两道剑眉紧紧蹙着,虽是神色不虞,但顾老夫人能看得出,他已经动心了。

  顾老夫人正要再劝上两句,丫鬟突然来报,“老夫人,三老爷回来了!”

  顾老夫人本有些浑浊的双眼瞬间泛起了慈爱的光,她一边让三老爷进屋一边忙吩咐丫鬟道:“快去上热茶来。”

  突然想到似乎还没给顾二老爷上茶,觉得这样有点太厚此薄彼,便又补了句:“端些参茶来,二老爷和大小姐风寒刚好,需要好好调理。”

  父女两人相视一眼,暗暗撇嘴,一大把年纪了偏心就偏心呗,怎么还那么爱演呢!

  三老爷迈进屋内,目光先行扫到顾锦璃,目光一亮,语气惊诧又轻快,“锦丫头,你醒了啊!”

  顾锦璃有些微怔,抬眸打量起她这位三叔来。

  顾三老爷与她父亲看着有几分神似,但要更年轻更俊秀些。

  不同于父亲的温润儒雅,他的眼尾微有上扬,笑起来眼睛微眯,有一种自成风流的潇洒不羁之感。

  “见过三叔……”

  顾锦璃屈膝一礼,却被顾三老爷扶住,“自家人就不要行这些虚礼了,更何况你才刚醒,务必要注意身子才是。”

  说完,又略有些懊恼,“早知道你今天能醒,我回来时便去给你买芙蓉糕了。”

  顾三老爷心疼的看着顾锦璃,目光瞥到顾三夫人,不满的道:“锦丫头醒了你怎么不派人去通知我,害的我空手回来!”

  顾三夫人气得直咬牙,暗暗揉搓着帕子。

  一个隔房侄女,又不是你女儿,至于对她这么好吗?

  顾锦璃昏迷的这几日,顾三老爷每日都会去看她,可叔父总不好进侄女的闺房,便只能问如意她有没有醒。

  还交代如意若是她醒了一定要告诉他,他会给她买最爱吃的芙蓉糕。

  顾三老爷脸上的关切不似作假,可顾府中人她谁都不了解,除了爸妈她并不敢完全相信谁,便只低头柔柔一笑。

  顾三老爷蹙了蹙眉,他怎么觉得侄女对他不大亲了呢?

  顾老夫人不满三儿子只关注着顾锦璃,要他过去说话。

  她刚拉起他的手,就心疼的拧起了眉,“这手怎么这么冰啊,出门不是给你带暖炉了吗?怎么不用?”

  “随手忘在太仆寺了,想起来的时候已经走出来了,就没爱回去拿。”语气随意轻松,顾老夫人也不恼,反是笑呵呵的,可见母子感情很亲近。

  顾老夫人笑笑,随口问道:“今日怎么回来的这般早?”

  顾三老爷嘴角笑意也深两分,忙不迭的道:“自是有好事要和你们说!”

  “什么好事?”顾老夫人笑眯眯的,脸上堆满了爱的褶子。

  顾三老爷看了顾锦璃一眼,笑呵呵的道:“锦丫头,三叔这回可是借了你的光呢!”

  顾锦璃面露不解,顾老夫人却是脸色一变,可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

  只听三老爷带着几分打趣的笑着道:“今日太仆寺卿王大人悄悄给我透话了,说是我可能要被调到户部去了。

  户部可不是谁都能去的,这可不全靠着着咱们未来的亲家嘛!”

  顾锦璃勾唇一笑,好一个顾家老太太,原来竟是打的这般主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