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医香之锦绣凉缘

第十九章 理不清的恩怨纠葛

盛世医香之锦绣凉缘 浮梦公子 2023 2019-10-30 12:00:00

  建明帝虽心有估量,却还是垂眸望着温凉,问道:“此事你如何看?”

  “臣心中所想,如信中所奏。”温凉淡淡回道,他面色淡然无波,宛若一尊冰雕,没有丝毫的温度。

  虽说看着甚是养眼,但这冷冰冰的态度看得建明帝心底十分不舒爽。

  建明帝眸色一转,只淡淡“嗯”了一声,随手拿起杯子正欲喝茶,谁知手没拿稳,一杯茶竟全扣在了桌上。

  而好巧不巧,温凉递交的那封信笺未能幸免于难,晕的什么都看不出了。

  “啧!”建明帝一脸可惜,叹道:“朕尚未看完,看来还是得你亲自禀报了!”

  温凉抬眸看着建明帝,本就冷清的神色似乎更冷了几分,反观建明帝如常的神色下却掩着些许得意。

  温凉垂下眼睑,遮住眼中闪过的嫌弃,虽是不耐,但还是开口道:“臣奉命追查徐州知府贪墨之案,徐州知府贪污十万两赈灾银两,因畏惧朝廷追责,而上吊自缢。

  臣清查此案时,却发现此事有细枝末节正指向户部,正欲深入彻查,工部老尚书便突发心疾,险些殒命,着实古怪。

  陛下若此时召见医治老尚书的大夫,虽无他意却极有可能打草惊蛇,倒是不如轻轻放下。”

  建明帝凝眸看他,眯了眯眼,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来,“不对,你没与朕说实话。”

  温凉微一蹙眉。

  建明帝勾唇轻笑,一副了然模样,“朕怎么觉得你倒是有包庇顾府之嫌?莫非……”

  顿了顿,话音上扬,透着些许玩味,“莫非是因为顾家二房替你踩了木桥、遭了罪,所以你心有愧对?”

  温凉未语。

  温凉回京途中正要经过那座木桥,而顾府二房恰逢那日去大佛寺上香,比起温凉先一步上了桥,结果便遇到木桥断裂,马车坠河。

  后来查证,那座木桥有人为破坏的痕迹,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他们并未声张。

  也就是说,有人想要害温凉,却被顾家二房顶了难。

  而那个救起顾家二房的人,也正是温凉的亲卫。

  所以此事中的恩怨纠葛,当真是理也理不清楚。

  又因此事,顾家大老爷弹劾宋老尚书,致使老尚书心疾发作。

  不过,若真是有人蓄意谋害宋老尚书,那顾府不但无过,反是有大功。

  毕竟不是谁都能又救得了平阳王府大公子,又救得了工部老尚书。

  见温凉沉默不语,建明帝更是觉得自己猜对了,嘴角挑起,露出一抹笑来,“你若是真觉得亏欠顾家,不如娶了那顾家大小姐如何?

  顾家大小姐是出了名的晦气软弱,只怕日后嫁到夫家也是个受气的。

  可她是你的救命恩人,你把人家娶回去好好对待,倒是不错!”

  晦气,可能是真晦气,以前的事温凉不知道,可又是替人踩断桥,又是替人背黑锅,这可不是一般的倒霉。

  至于软弱……

  若他所料没错,这位晋大夫便应是那传说中顾家大小姐。

  因为他清楚的听到顾家二老爷唤她为“锦儿。”

  这世上从来都没有那般多的巧合。

  温凉眸色微微晃动,若真如他所猜测,她可和软弱没半分关系。

  感觉到建明帝那充满了兴致的目光,温凉垂眸淡淡道:“陛下若是无事,臣先行告退了。”

  “等等!”建明帝开口唤住他。

  温凉以为建明帝又要说什么不着调的话,正想直接转身走人,却听建明帝的声音低哑了两分,“你……去了宋府吧?”

  温凉略有诧异,蹙眉问道:“陛下派人跟着臣?”

  建明帝摇了摇头,嘴角的笑有些苦涩,抬手指着温凉道:“看看你的衣领。”

  温凉侧眸,赫然发现白色狐毛上沾上了一片红梅花瓣。

  他随手捻起,便听建明帝自言自语道:“没想到那株红梅还在开着……”

  京中有红梅的地方自是不少,可正逢宋老尚书重病垂危,建明帝便猜到他去了宋府。

  “老尚书病情如何?”建明帝开口问道。

  “臣没有进去,只见宋府撤了白灯笼,便离开了。”温凉冷冷淡淡的开口回道,莫说恭敬,疏离的语气中似乎还有些不耐。

  建明帝凝眸看他,最后只叹了口气,抬手道:“退下吧。”

  顿了顿,又补充道:“平阳王素来敬重宋老夫人,他不在京中,你代为探望也是应该。”

  “是。臣告退。”

  淡淡应下,温凉转身离开走入雪色之中,白色披风泛起一角,露出天碧色的锦衣,清冷矜贵。

  殿内只剩建明帝一人,深深的叹息声飘在偌大的殿内,转瞬,即逝。

  ……

  此时顾家的马车里,气氛有丝丝的压抑。

  众人都一致的沉默着。

  半晌,顾三老爷突然轻笑一声,忍俊不禁道:“宋府还挺有意思的啊,居然还能把丧事弄错。”

  想到宋府那些人哀嚎半晌,才发现哭错了,又是忙着奔走相告,又是忙着撤灯笼,真是笑死人了。

  顾大老爷墨眉一皱,本就严肃的脸更严肃了几分,“你就一直在想这个?”

  “不然呢?”顾家三老爷不解。

  这可是百年难得一遇的事,难道还不值得想想吗?

  “笑他人之过,非君子所为。你已是朝廷命官,怎还可如此行事!”顾大老爷黑着脸,劈头盖脸的训了三老爷一番。

  三老爷敢怒不敢言,最后忍不下去,小声嘟囔道:“大哥就会说我,你也在宋府不也笑了吗?”

  顾大老爷脸一红,冷声叱道:“我那是在为宋老尚书高兴,怎与你一样!”

  顾三老爷撇撇嘴,你是大哥,你说的都对!

  顾大老爷训斥了一番三弟,转而望向顾二老爷父女两人。

  顾锦璃心中一紧,该不会轮到他们了吗?

  “二弟,你怎能让锦丫头也随你去了宋府,还一副小厮的装扮,真是不成体统。”

  顾三老爷见大哥调转枪头冲向了二哥,不嫌事大忙附和道:“我也觉得此事不妥,我都劝过二哥了,可他就是不肯听我的!”

  顾大老爷扫了顾三老爷一眼,鼻中发出一声不悦的哼声来,“既是知道此行不妥,那便要阻拦到底。

  既分得清是非,便要坚持本心,怎可随意放弃。

  心志不坚,难成大器!”

  顾三老爷:“……”

  

浮梦公子

看来阿锦是凉凉的锦鲤才对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