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医香之锦绣凉缘

第二十七章 暴走的二夫人

盛世医香之锦绣凉缘 浮梦公子 2598 2019-11-07 12:00:00

  顾锦璃眼帘微垂,微微晃动的茶水映出一双微凉的眸子。

  这杯茶里被人放了强效的泻药,喝了虽不致命,但定会遭一番罪。

  吉祥眼神回避,赵文漪又格外关注她是否喝茶,显然是这两人狼狈为奸。

  顾锦璃不动神色的露出一抹笑来,柔柔道:“祖母这里的茶是极好的,我怎么会不喜欢,只是茶有些烫,我想先放放。”

  顾老夫人神色舒缓了两分,还算这个丫头会说话。

  赵文漪见顾锦璃不但没有喝茶,反是还拍了顾老太太的马屁,心里顿时又不舒爽了。

  最近还真是邪门,怎么一和顾锦璃说话,她就忍不住生气呢?

  顾三夫人喝了口茶,看向顾锦璃道:“锦丫头,我听说你娘失忆了,是真的吗?”

  顾锦璃淡淡应道:“自是真的,我娘便是连父亲和我都记不得了,我们也正在为此事发愁。”

  顾三夫人却还是不信,谁知道这是不是柳氏为了偷懒故意撒的谎,保不准过几日歇好了,找个借口就又说记得了。

  顾老夫人也不信,三个人一起落水,怎么就偏偏她失忆了?

  “失忆了也不妨碍来看看我这老太婆吧?雪梅,你去请……”

  顾老夫人的话还没说完,便有丫鬟来报,“二夫人来了。”

  随着门帘被掀开,一身着碧青色绣金枝兰花袄裙的妇人款款走进屋内,妇人生的一双好看的柳叶眼,温婉中又透着丝丝柔媚。

  身姿玲珑妙曼,纤细轻柔,美的清雅柔弱,让人看着便不由想要去保护。

  一看见顾二夫人,顾三夫人的手帕就揉了起来,心里暗骂一声“狐媚子”!

  顾锦璃忙起身去扶,小声问道:“娘,你怎么来了?”

  她明明告诉老妈继续装病,最好晚些日子再来,她怎么自己就过来了?

  顾二夫人没有说话,只上下打量着顾锦璃,见她安好才心绪稍安。

  昨日女儿来松鹤堂有老顾陪着,她自然放心。

  可今天老顾去任职了,一听到女儿自己来松鹤堂请安,她就放心不下了。

  顾老夫人和三夫人都不是个好相与的,万一为难她女儿怎么办?

  顾锦璃心知老妈一定是担心她,心中无奈,可既然来了便不能再躲了。

  顾锦璃拉着顾二夫人见过顾老夫人,又为她介绍顾三夫人等人。

  顾叶璃忙起来见礼,弱弱的叫了声“二婶”。

  赵文漪不急不忙的起身,慢悠悠的福了一礼。

  “老二家的,你当真什么都不记得了?”顾老夫人眯着一双精明的老眼盯着顾二夫人看。

  顾二夫人紧张的点点头,脸上的惶恐神色不似作假。

  顾老夫人没看出个所以然来,便淡淡道:“坐下吧。”

  顾二夫人松了口气,忙坐了下来,丫鬟端来了茶盏,顾二夫人接过,小口的啜着茶,动作十分优雅。

  顾三夫人却只觉她做作虚伪,心里烦的很。

  她转了转眸子,叹息一声,安抚道:“二嫂,谢家与锦丫头退了婚事,咱们心里都不好受。

  可你得振作起来才是,毕竟你还得再为锦丫头另选夫家呢!”

  二房最得意的不过就是这门婚事,现在这婚事没了,她就不信柳氏能无动于衷。

  只要柳氏表露出在意来,她就能揭穿她装病的事实。

  谁知顾二夫人喝茶的动作都没顿一下,只轻轻“嗯”了一声,全然一副不在意的模样。

  顾三夫人没想到她这么有定力,便又道:“谢家大公子俊秀不凡,文采斐然,的确是有些可惜了。”

  顾二夫人只神色淡淡的看了顾三夫人一眼,面上一丝波动也无。

  这下顾老夫人和顾三夫人都信了八九分。

  相处这么多年,柳氏的脾性她们还是了解的。

  柳氏性情温和软弱,只喜欢琴棋书画,却不擅长理家,并不是个有心计的。

  顾三夫人觉得索然无味,便也不再提及此事。

  顾二夫人的确不擅长演戏,可她是真的不在意这桩婚事,她们别想从她的脸上看到惋惜神伤。

  屋内的气氛缓和了两分,赵文漪的目光不由落在顾锦璃手边的茶盏上。

  昨天她在顾锦璃那受了那么大的气,今天自是要找回来,可她刚才已经提过一遍了,再说一遍会不会惹人怀疑?

  赵文漪正在纠结,这时外间传来了奔跑的脚步和叫嚷声。

  门帘被“唰”的掀开,一个七八岁左右的小男孩穿着一身红色小袄,脸蛋冻得红扑扑的,看着还是蛮可爱的。

  可这种可爱只持续短短两秒。

  小男孩扫视了屋里一眼,在看到顾锦璃之后,咧嘴一笑,抬手便把手里的雪球丢向了顾锦璃。

  顾锦璃抬袖去挡,雪球打在了顾锦璃的衣袖上,碎雪沾了她满身。

  男童见了,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一边做鬼脸,一边冲着顾锦璃叫嚷道:“哈哈,倒霉鬼,倒霉鬼……”

  “锦儿,没事吧?”

  顾二夫人刚一开口,顾老夫人就不高兴的道:“不过一团雪,能有什么事?”

  说完,还冲着男童招手,慈爱的笑道:“暄哥儿,来祖母这!”

  顾承暄笑嘻嘻的跑到顾老夫人身边,一屁股坐在罗汉榻上,钻进顾老夫人怀里撒娇。

  顾三夫人笑盈盈的看着,脸上只有对顾承暄的娇惯,哪有要斥责的意思。

  顾锦璃站起身,宽大的衣袖展开,如玉素手轻轻拂过上面的碎雪。

  衣袖轻挥,姿容雅绝,赵文漪只觉有一抹浅浅的蓝色在她眼前晃过,不过随意的一个动作,便美的让人移不开眼。

  赵文漪眼中的嫉妒都快藏不住了,她咬了咬唇,挤出笑来道:“锦表妹,你刚碰过雪,快喝茶暖暖吧。”

  顾锦璃冷冷看着她,赵文漪只觉得被这双清亮的眸子一望,她所有的心思都无处遁形了,心里不禁一阵发虚。

  顾锦璃却没有拒绝,而是端起杯子轻抿了口。

  赵文漪见此松了口气,刚才应是她的错觉吧!

  不过一个小小六品官之女,哪能有什么凌人的气势?

  虽是这般想,赵文漪还是拿起杯子喝了两口茶,来压制有些凌乱的心跳。

  顾老夫人握着顾承暄的两只小手,一边轻轻揉搓,一边心疼的道:“大冷的天还出去乱跑,当心冻坏了,祖母可是要心疼的。”

  顾锦璃心里啧啧,顾老太太真是个典型的双标人,身为大家长却这般偏心,家宅怎么可能安宁?

  顾承暄一边撒着娇,一边指着顾锦璃道:“祖母,你又见这个倒霉鬼干什么呀?她那么晦气,会连累咱们的!”

  屋内静静的,没人斥责顾承暄,也没人为顾锦璃说话。

  顾二夫人的脸色又沉了一分,侧头对顾三夫人道:“三弟妹,暄哥儿这么说话不妥吧?”

  顾三夫人仍旧笑眯眯的,不在意的道:“二嫂,暄哥儿还小,童言无忌,你别和他一般见识。”

  顾承暄一听顾二夫人说他,脖子一梗,冷哼道:“我说的都是真话!

  她本来就是个倒霉鬼、祸事星,没事就丢人现眼,害咱们顾府都被人笑话。

  不在屋里躲着,还不要脸的出来讨人嫌,烦死人了,还不如死了算了呢!”

  “砰”的一声,顾二夫人一拍小几,将顾承暄吓了一跳,忙缩进了顾老夫人的怀里。

  顾老夫人一脸愠怒,冲着顾二夫人嚷道:“柳氏,你干什么!

  居然敢在我松鹤堂拍桌子瞪眼睛,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婆母!”

  顾二夫人却是不理会她,只看着顾三夫人,一字一顿问道:“三弟妹当真不管了?”

  顾三夫人心中冷笑,她当然不会管了,暄哥儿的话都说到她的心坎里了,回去之后还要奖励才对。

  顾二夫人见她如此,心中的怒火“蹭”的烧了起来,最后一根名为“理智”的弦也断了。

  “好!既然你们不管,那就我来管!”

浮梦公子

世上先有熊家长,然后才有熊孩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