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医香之锦绣凉缘

第四十八章 若是有她,不妨一探

盛世医香之锦绣凉缘 浮梦公子 2472 2019-11-26 12:00:00

    乾坤殿中,雕刻双龙的墨色香炉中燃着上等的龙诞香。

  龙诞香清冽沉郁,显得殿内愈加冷清。

  而比空气更加清冷的是殿内的两个男人。

  建明帝半眯着眼眸,手指一下下的敲击着桌面,声音冷冷,“可查到户部贪墨的证据了?”

  “没有。”男子的声音凉若月色寒霜,比起建明帝有过之而无不及。

  “啧!”

  建明帝垂眸看着姿容艳绝,却气质冷然的温凉,发出一声不满的啧啧声来,“明知道户部有问题,却什么都查不出来,年轻人果然还是缺少历练!”

  温凉抬眸淡淡扫了一眼建明帝,黑若墨石的眸中毫无波动,“知人善用,乃为君之道,陛下若当初能择贤人,便也无今日之事了。”

  建明帝顿时被噎住了,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想出反驳的话来,便用阴沉的脸色掩盖心里的懊恼,兀自生气。

  毛头小子哪里懂得为君的艰难,他以为做皇帝就可以为所欲为吗,真是单纯!

  想了想,建明帝软了语气,道:“不过谢昆的确是个狡猾的,不然也不能短短几年就爬到这个位置。

  他既然敢做,便必定留了后手。徐州知府一死,便死无对证,的确怨不得你。”

  建明帝说完,直直的盯着温凉。

  在他那不算热切的期待目光中,温凉淡淡“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建明帝更气了。

  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没眼力的人,他已经退了一步,温凉也该把刚才的话收回去才对。

  真想找个理由揍他一顿!

  想到了某事,建明帝压低了声音,眼中藏着戏谑的笑意,“英国公府的事,是你做的吧?”

  温凉不置可否。

  建明帝嘴角笑意更深,想到那日英国公被气得黑若猪肝的脸,他就心情好的能多吃两碗饭。

  想到温凉还在,建明帝忙收起嘴角的笑,绷着脸垂着眸,冷冷道:“多大的人了还搞这种小把戏,下不为例啊!”

  话锋一转,建明帝清了清嗓,“话说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该……”

  “陛下若是无事,臣先告退了。”

  温凉说完便走,根本不给建明帝说有事的机会。

  建明帝话只说了一半,憋得吐不出来咽不下去,气得抓起一把奏折扔了出去,“不识好赖的混账东西,你给朕等着!”

  陈总管闻声走进殿内,瞥了一眼地上的奏折,心里便猜了个大概。

  陛下这是又在温公子那受了气呢!

  陈总管一边蹲下身子捡奏折,一边悄咪咪的打量着建明帝,暗暗摇头。

  陛下还真是可怜,明明气得要命,还只能在人家走之后偷偷的骂。

  做皇帝,也难啊!

  ……

  “温大公子!”

  温凉闻声驻足,转身望去,只见几个与他年龄相仿,锦衣金冠的男子远远走来。

  温凉微一蹙眉,眼中划过一丝厌嫌。

  “温公子今日进宫可是有事与父皇禀告?”说话的是丽妃所出的三皇子傅凛,相貌英俊,笑意温和。

  温凉略一点头,算是回应。

  傅凛不恼,温凉一贯如此,便是对父皇都是这般,他自然不会怪罪。

  “你平日事多,咱们难得一见,我们要先去面见父皇,不如一会儿咱们小酌几杯如何?”

  “多谢殿下美意,兵马司尚有要事,恕我不便久留。”

  温凉神色淡淡,毫不留情的拒绝了傅凛的亲近之意。

  傅凛神色一滞,随即很快调整过来,笑着道:“正事要紧,正事要紧。

  宋老尚书身体痊愈,宋府设宴庆贺,届时我们再喝上两杯也是一样!”

  这时又一少年走上前来,姿容华贵,看着要比傅凛更俊美几分,他嘴角噙笑,笑呵呵的道:“三皇兄对温公子倒是比对咱们这些兄弟更亲近,看得弟弟我都心里发酸了。”

  说话的是蒋贵妃所出的五皇子傅决,平日里便数他们两个斗的最凶,有个机会便会紧咬对方不放。

  傅凛心中恼怒,傅决分明是在嘲笑他讨好温凉,这里是乾坤宫,此话若是传到父皇耳中可是不妙。

  眼睛一转,傅凛面色放缓,笑着道:“你有何可发酸的,你素日里与温三公子亲厚的如同一人,我们可曾说过你了?”

  傅决面色一变,声音微冷,“我们是表兄弟,关系亲厚些自是正常。”

  平阳王生母过世之后,老平阳王纳了英国公庶妹蒋氏为继室。

  平阳王膝下有二子,长子温凉和次子温阳乃双生之子。

  三公子温旭乃平阳王府二老爷所出,也只有他才是蒋氏的嫡亲孙儿。

  蒋贵妃是英国公的嫡长女,傅决与温旭是表兄弟,关系一向亲厚。

  三皇子傅凛一笑,幽幽道:“你这话说的可就厚此薄彼了,你与温大公子温二公子也是表兄弟,自然也要多多亲近才是。

  莫非在你心里,还要对三位公子分出个远近亲疏不成?”

  傅决一时语凝,这怎么能一样?

  温凉身上又没有蒋家的血脉,而且他们一直都希望温二老爷能取代平阳王的位置,可这些话自是不能对外人言。

  特别是父皇很看重温凉,虽然这份看重不见得真心,可绝对不能被父皇得知他们的意图。

  两人几句话便有剑拔弩张之势,温凉冷眼旁观,眼中除了厌嫌便只剩冷漠。

  口舌之争,无聊无趣。

  二皇子傅淞见他们似要吵起来,忙站出来打哈哈,傅淞相貌一般,看着便很是忠厚老实,“宋府很少办宴席,这次也是为了宋老尚书的身体想要讨个喜庆。

  温大公子也很少参加酒宴,不如趁此机会,大家在宋府一聚?”

  温凉正想回绝,便见一旁着朱色锦服的少年合掌而笑,饶有兴致的道:“我可是得到了确切消息,宋府这次居然给顾府下了请帖,那个京城第一倒霉的顾家大小姐保不准也会去。

  我是不管你们啊,就冲这个热闹,我这次一定要去!”

  少年星眸剑眉,很是俊朗,眉宇间有着少年独有的意气风发,正是与傅凛一母所出的六皇子傅冽,两人有几分神似,只不过傅冽更为恣意张扬。

  温凉眉头一挑,心思微动。

  七皇子傅凝一挥折扇,一派风流之态,他半眯着桃花眼,若有所思的道:“顾家大小姐啊……倒是没有见过,不知道是哪般模样,会不会是个深藏闺中的美人呢?”

  傅冽哼笑一声,不在意道:“七弟,你可别说笑了,一个倒霉鬼能长着好容貌?不是丑八怪就谢天谢地了。

  你说这去上个香都能落水,这人得多倒霉?我得去看看,万一有什么乐子呢?”

  听着这一堆皇子们七嘴八舌的说着话,温凉只觉得耳边嗡嗡作响,没来由的心烦,一声未语,转身离开。

  建明帝是个极端的人。

  珍妃在世的时候,他眼里心里就只有珍妃一个人。

  不管前朝后宫如何闹,他都不肯临幸第二个女人。

  可珍妃难产去世后,建明帝便陡然换了个人一般,不但广纳后宫,而且雨露均沾,一口气生了九个儿子五个女儿。

  其中大皇子因珍妃难产早夭,四皇子年幼时染病过世,建明帝还剩下七个儿子,宫里的热闹可想而知。

  温凉每每看见他们,都只觉得好像有一群苍蝇在他耳边不停的嗡嗡乱叫。

  远离了嘈杂,温凉心绪稍平。

  想到六皇子傅冽所言之事,清冷的眸中泛起了点点光亮,如天幕之上的错落星辰,耀眼至极。

  若是她去,倒是不妨一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