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医香之锦绣凉缘

第四十九章 建明帝的儿子们

盛世医香之锦绣凉缘 浮梦公子 1986 2019-11-27 12:00:00

    几位皇子走进乾坤殿,毕恭毕敬的给建明帝行礼问安。

  不管他们刚才如何争吵,现在一个个都敛眸垂首,安分乖巧,每一个看起来都是听话懂事的孩子。

  建明帝垂眸看着。

  这些儿子们恭敬有礼,比起某个不识好歹的兔崽子不知强上多少倍。

  可他却并没有觉得舒心。

  这几个崽子看着一个比一个孝顺,可这里有多少真情,又有多少假意?

  建明帝撩了撩眼皮,随口道:“嗯,都起来吧!”

  一众皇子起身,恭敬立于一边。

  建明帝锋利的眸子扫过几个儿子,目光在七皇子傅凝的身上顿了一下。

  “老七,你要腰挂的是什么?”

  傅凝突然被点名,身子抖了一下,其余几个皇子也都望了过来。

  傅凝低头看了一眼挂在腰间的折扇,连忙取下,双手呈着回道:“回父皇,这是扇子。”

  “废话!朕还不知道那是扇子吗?”建明帝没好气的冷声叱道。

  傅凝:“……”

  知道您还问?

  “现在正值寒冬,哪里用得到折扇!好好男儿,不知道习武上进,就知道弄这些徒有虚表的东西,赶紧给朕丢了,朕看着心烦!”

  傅凝额上冷汗直流,连连应道:“父皇息怒,儿臣知错,儿臣一会儿就把扇子扔了!”

  傅凝欲哭无泪,他不就是拿了把折扇嘛,哪里就碍到父皇的眼了,真是倒霉……

  “噗!”六皇子傅冽一时没忍住笑出声来。

  他这个七弟最是骚包,出个门又是熏香又是打扮的,看着比女子还精细,活该挨骂!

  “老六!你笑什么!”建明帝耳朵很尖,一下子就逮住了偷笑的六皇子傅冽。

  傅冽心里“咯噔”一声,心道不好,刚反应过来,建明帝便绷着一张脸问道:“你七弟挨训,你很高兴是不是?”

  傅冽用力摇头,“没有,儿臣没有!”

  “不高兴你笑什么?不友爱兄弟,还满口谎话,那些圣贤书都读哪去了?

  回去给朕抄十遍道德经十遍论语,好好长长记性!”

  傅冽:“……”

  父皇这是吃枪药了吗?

  怎么逮谁骂谁?

  建明帝一连骂了两个人,剩下的三个人都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喘了。

  他们能感觉到建明帝的视线在他们身上晃了许久,晃的他们头晕目眩,两条腿都有些发抖。

  “老三,老五!”

  皇帝一开口,便一起揪了两个人。

  傅凛傅决身子齐齐一颤。

  “朕听闻你们刚才在外面争吵不休,所谓何事啊?”建明帝幽幽开口,将两人吓得身子都凉了半分。

  他们不过才拌了两句嘴,父皇就知道了,可见父皇的耳目何其敏锐。

  两人相视一眼,心中默契。

  傅凛道:“回父皇,儿臣没有和五弟争吵,我们只是在说宋府宴席之事。”

  傅决点头,脸上露出亲近又不失分寸的笑来,“是啊,父皇,儿臣和三皇兄只是在闲聊,没有争吵。”

  虽是劲敌,但有些时候也要同仇敌忾。

  建明帝冰冷锐利的视线在两人身上划过,就在两人以为虚惊一场的时候,建明帝又慢悠悠的开口了。

  “不过闲聊两句就让人误以为你们是在争吵,可见你们平日里的关系如何。

  朕说过很多遍,要兄友弟恭,不要明里暗里给对方使绊子。

  朕还没老,这双眼看的一清二楚。

  以后都把那些小心思收起来,朕不过问不代表不知情,知道了吗?”

  两人身上都渗出了一层薄汗,老六和老七挨骂只是因为行为不端,可他们却是有争诸之嫌,父皇这是点他们,看来最近行事要小心了。

  建明帝虽是没有罚他们,可这两句话却说得他们心惊胆战,怕是今夜都难以安眠了。

  四个人都挨骂了,最后只剩下二皇子傅凇了。

  傅凇的一颗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这种感觉真是太难受了,还不如像七弟那样最先挨一顿骂,然后就可以安心看戏了。

  一把刀始终悬在头上,弄得他一颗心不上不下的。

  建明帝想了半晌,也没想出老二的毛病。

  老二相貌平平、文采平平、武功平平,哪样都不出彩,哪样也都挑不出错。

  平时也老实本分,没做过出格的事,他这一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骂。

  可作为兄弟就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四个儿子他都骂了,绝不能只放过老二一个。

  沉吟了一会儿,建明帝板着脸道:“老二,你最年长,要担得起兄长的责任。

  无事要多管管你几个弟弟,别总让他们惹是生非,给朕添堵。

  你们兄弟是一体,别想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以后谁若是再斗嘴打架,朕连你一块罚!”

  傅凇不觉委屈,但是如蒙大赦,肩膀一松,长舒口气。

  太好了,总算挨骂了。

  这下子踏实了!

  训完了几个儿子,建明帝整个人舒爽多了,在温凉身上受到的气也算是解了,便抬手让他们退下。

  儿子真是比女儿有用多了,好歹生气的时候能打能骂。

  心情一好,肚子就饿了,大手一挥,朗声道:“传膳!”

  建明帝是舒爽了,几个儿子却是一脸懵。

  “父皇是不是遇到烦心事了?不然为什么无缘无故的骂我们?”六皇子傅冽是个直性子,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傅凛和傅决相视一眼,心中所想一致,能让父皇如此烦心,一定是能动摇国本的大事。

  回去一定要好好查查,若是能帮父皇解决烦心事,定能讨父皇欢心!

  毕竟,国之储君凭借的不仅是能力,还要靠父皇的宠爱。

  得到父皇的偏爱,便等同于一只手搭在了金龙座椅上。

  傅凛傅决齐齐迈步离开,两人健步如飞,生怕慢上对方一步。

  望着他们的背影,傅凇、傅冽、傅凝一时无话。

  傅凇先行开口打破沉默,“三弟他们有事,那咱们……”

  “扔扇子!”

  “抄论语!”

  傅冽傅凝相视一眼,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傅凇长叹口气,做皇子难,做所有人的皇兄更难啊!

浮梦公子

二皇子的名字前面打错了,是傅凇不是傅津,改一下哈,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