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我养的太子黑化了

第二章 你愿意跟我走吗

我养的太子黑化了 天善有容 2582 2019-10-09 14:39:57

  凛冽寒风中,秦珏浑身是伤,无比艰难的从囚车里爬了出来。

  他左手拉拢着,没有袖子遮挡的部分露出狰狞的血痕,右手五指则诡异弯曲,显然被人根根折断了。

  这还不算,他身上的囚服破破烂烂,暗黑发紫,让人不敢相信它以前是白色的,而在囚服之下,各种刑具造成的伤口累积叠加,若非冬天,肯定早就感染而死了……

  他这般惨烈,但对他施加酷刑的人也没好到哪去,只见在不远处的雪地里,押送囚车的一百多个侍卫正满地打滚的哀嚎。

  他们像虫一样挣扎,双手疯狂的去抓自己的皮肤,看那架势,仿佛要把自己整个人都活剥了才好!

  这明明是炼狱般的场景,秦珏看着却笑了,他下车后,一边用左手去纠正右手错位的指骨,一边像在找什么人。

  突然,他漆黑的双瞳微微一凝,脸上的笑意徒然加深,然后在一声一声有节奏的正骨声中,慢慢的朝那个人走去。

  “别……别过来……你别过来!!”那是唯一一个穿着官服的人,也是这次押送队的侍卫长,只见他满脸是血的想要逃走,却因为奇痒和脱力弄得站都站不起来。

  “你在害怕?”秦珏说着,已经走到了他面前。

  他的靠近,让那侍卫长更加惊恐!

  “殿下饶命、殿下饶命啊!我是被逼的,是惠妃!是她找到我,说、说你知道开国宝藏在哪,要我逼问出来,我才对你用刑……她的命令我不敢不从,我真的是被逼的!”

  他将所有罪过都推到别人身上,可他自己心里清楚,若不是贪图那可能存在的天大功勋,谁能强迫得了他们?他们可是皇帝特意指派护送秦珏的人!

  原本他想着,只审问宝藏的下落,不伤及秦珏的性命,这样也不算违抗了圣意。

  万一真问出了宝藏,那就是意外之喜了!

  可随着秦珏什么都不说,而且不管他们怎么折磨,他也不能反抗后,他们内心仿佛有什么火焰被挑动了……

  或许是路途太艰辛,或许压抑的暴虐一旦宣泄便不能制止,慢慢的,他们用在秦珏身上的刑罚越来越多、越来越重!

  每次只有秦珏奄奄一息的时候,他们才会想起用药吊着他的命,照这样下去,可能要不了多久,秦珏就会死在他们手上。

  但没想到一个月后,秦珏不仅没死,还偷偷藏下他们给他治伤吊命的药,配成毒药将他们所有人都毒翻了……明明只是一个年纪不大,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长期处在这种濒死的折磨中,不仅没疯,还能抓到机会反击,是该说他心智太坚韧,还是该说他太可怕?

  而这样一个对自己都心狠手辣的人,此时抓到了主动权,又会怎么对他们?

  听了侍卫长的“辩解”,秦珏笑意更深,仿佛听了什么笑话一样。

  “被逼的?不敢不从?可这一路……你们明明玩得很开心。”

  小到指骨断裂,大到骨钉穿心,折磨一个原本高高在上的人一定很有趣,有趣到他们拿起刑具时,眼神笑容都满是疯狂……

  他的话让侍卫长瞬间瞪大了眼睛!不等他再说些什么,秦珏已经塞了一颗药丸在他嘴里,并按着他的嘴,逼他咽下去!

  侍卫长连忙挣扎,但秦珏事先服用了能让自己生机爆发的毒药,在药力作用下,他的力气绝不是被剧毒折磨到脱力的侍卫长可比的。

  很快,侍卫长身上就散发出一种奇香,那香味让原本还在挣扎的众人,就像受到蛊惑一般朝他的身边聚拢,然后不受控制的张嘴啃咬他的血肉!

  他们发现,只要喝了侍卫长的血,毒就能遏制,奇痒也会消失,于是越来越多的侍卫争先恐后的围住了他,将他死死按住,不让他挣扎……

  嘶吼和惨叫让秦珏笑了,他看着这群比之前还像野兽的人,笑着走到一边坐下,等着看他们清醒。

  侍卫们喝了血之后很快便清醒过来,待他们发现自己做了什么时,所有人都崩溃了!

  大部分人都在呕吐,少部分的人更是拔出刀来,要找秦珏拼命!

  秦珏看都不看逼到自己面前的刀一眼,只嘶声问。

  “你们以为,这样就结束了?”

  他的话让愤怒的众人一下就愣住了!

  而秦珏又道,“这毒名为‘蚀骨’,每隔一个月发作一次,如果……咳咳、如果你们听话……护送我去项城,到了那里我自然会给你们解药,如果你们不听话……那就一起死好了。”

  他不是不想杀光这里所有人,但他的身体早就是强弩之末,眼下只是用药强撑着罢了,所以他必须利用这些人,也只能利用他们。

  众人沉默下来,握着刀柄的手却在咯吱作响。

  哪怕他们现在恨秦珏恨得要死!可为了自己的命,他们哪敢轻易下手?

  但秦珏的话可信么?他会不会到了项城也不给他们解药?

  可不管他会不会给,眼下他们除了服从,好像也没有别的选择,因为毒发的感觉真的太可怕了,可怕到他们就算死,也不想再经历一次……

  见他们被秦珏掐住了命脉,各个畏缩起来,隐在人群中的一个瘦子咬咬牙,突然冲了出来,只见他一把按住秦珏,厉声喊道。

  “你骗人!你恨不得我们死,又怎么会给我们解药?除非你现在就交出一部分解药,否则我不会信你!”

  他的话和行为像是在为众人争取机会,可实际上他说完之后,又飞快的压低了声音在秦珏耳边道。

  “……看来是我小看你了,没想到这样你都能翻身,但你死心吧!我就算死,也不会放你这条毒蛇回去咬娘娘一口!你就安息吧!”

  他说着,藏在袖子里的五指用力掐住秦珏的脖子,企图趁别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失手”杀掉秦珏。

  他的力气出奇的大,让秦珏想喊都喊不出来,但他反应极快,左手一转便抽出了藏在穴位里的毒针!

  可没想到,原本支撑着身体的药力居然在这一刻提前消散了!

  他心脏一悸!一种让人窒息的无力感便从骨子深处蔓延出来,使得他的针不受控制的落在了地上。

  秦珏瞳孔一缩,想要补救,但在药力反噬的情况下,他的意识迅速恍惚起来……

  ——难道这就是天意?

  不管他怎样挣扎,都逃不过必死之局?

  可他真的不甘心,他用尽了力气才活到这里,用尽了力气……

  突然!只听“簌”的一声剑响,一道血色飞溅而来,在他脸上留下一串温热的血迹!

  新鲜的空气顿时疯狂涌入,而原本想杀他的瘦子则尸首分离的倒在了地上,在他身后,站着一左手执剑的青衣童子,那童子见他还活着,忍不住松了好大一口气!

  “还好还好,殿下您还活着!”

  秦珏剧烈的咳嗽起来,与此同时,有马蹄声越来越近!紧接着只听一声嘶鸣,一辆马车横冲直入,将还懵着的人都逼开了!

  那马非常有灵性,冲进来后,直接停在了秦珏身边,少顷,车厢内传来一道清脆的少年音。

  “殿下,我可算找到你了!”

  这熟悉的声线让秦珏微愣,他止住咳嗽,费力的抬眼看去,恰好就看到谢琳琅用扇骨挑开车帘,看了过来。

  视线对碰的一瞬间,她率先露出笑容,然后倾身走了出来……

  ……在她走出来的一瞬间,仿佛有明动的贵气跟着倾泻而出,让雪地一下就光艳了起来,像带来了生气。

  见秦珏愣愣的看着自己,谢琳琅下车后,几步走到他面前,深吸一口气,然后郑重的朝他伸出手去……

  “殿下,我来接你了,接下来这一路,你愿意跟我走吗?”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