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我养的太子黑化了

第十章 冷情的温柔

我养的太子黑化了 天善有容 2206 2019-10-15 19:50:00

  虽然波折不断,三观不合,但两个人总算初步完成了磨合,可以正儿八经的一块上路了。

  不过上车之后,问题就来了,小喜拉着缰绳弱弱的说,“公子,此时别处肯定有埋伏等着我们,唯一安全的路只有原本的官道了。”

  但官道上,厮杀的两伙人两败俱伤的倒在了地上,想从那里过,只能踩着他们的尸体过去。

  虽然尸横遍地,但其中有一部分人还没死,只是快死了罢了,从他们身上过,确实要点勇气。

  思及此,谢琳琅叹了口气,然后才对小喜道。

  “没事,过吧。”

  反正这些想害他们的人不值得同情,而且她也需要习惯习惯现在的秦珏,踏过眼前的血路或许就是第一步。

  小喜应了一声,很快,马车跑了起来,待经过交战地时,一些痛苦的呻吟声传了过来,估计还有三分之一的人没断气。

  小喜尽量不压到他们,速度很慢的想从他们之间绕过去。

  而那些还活着的侍卫都用一种极其怨毒的眼神瞪着他们,他们口不能言,只能发出粗哑的声音,并竭力伸出手来,仿佛要拉着他们一起下地狱!

  谢琳琅关上窗子,不打算再看,谁知秦珏突然开口。

  “我可以下去和他们道个别么?”

  经历玉佩的事情之后,秦珏对谢琳琅的态度明显平和了很多,谢琳琅自己要报恩,跟他母后拜托她过来帮助他,那完全是两个概念。

  见他语气温和不再咄咄逼人,谢琳琅也松了口气,听他这样要求,她便让小喜停车,然后打开了马车后门。

  马车就这样停在了尸堆里,腥燥的空气扑面而来,叫人很不好受,而秦珏就像没闻到一样,慢慢的下了马车。

  只见他走到最近的一个还活着的刺客面前,半蹲下来,轻声问道。

  “能帮我带句话给柳惠妃么?”

  对方闻言,发出“哼哧哼哧”的声音,他表情狰狞、竭力想动,却因为毒素蔓延越发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秦珏靠近,在他耳边说道。

  “……三十天,因为她、我受了整整三十天的折磨,差一点儿就死了,所以你帮我问问她,眼下我侥幸没死,那么,她做好死的准备了吗?”

  他说完展颜一笑,那笑容有种诡异的天真,然后他就抽出了藏在对方怀里的烟火,朝天空放了出去。

  谢琳琅吓了一跳!

  还有一伙人等着堵截他们呢,秦珏这是在给他们指路吗?

  为了确保刺客能活着把话带给同伴,他也太拼了吧?

  面对谢琳琅的指责,上车后的秦珏一脸坦然的道。

  “……差点忘了我们还在被追杀,不过,这里离望江郡很近,不如我们改道去那里躲躲?”

  谢琳琅顿时警惕起来,“望江郡是惠妃母族的地盘,你又想搞什么鬼?”

  秦珏闻言,轻声笑道,“怎么会?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他们肯定想不到我们会自投罗网。”

  虽然谢琳琅也是这样想的,但这个提议从秦珏嘴里说出来明显就是算计。

  可眼下烟花已经放出去了,敌人正在往这边赶,留给他们的时间显然不多了,这么想着,谢琳琅不由瞪了秦珏一眼,然后让小喜改道望江郡。

  就这样,马车奔走了一夜,终于在次日上午,望江郡到了。

  在进城之前,谢琳琅在车厢内按下一个手柄,接着,只听“咔擦”几声,马车外面就重新落下板面,将它原本的模样盖住了,让它从一辆华贵逼人的马车,瞬间变得普通起来。

  秦珏见状不由多看了那个机关两眼,谢琳琅就得意的说,“不用看,只要你拜师,这些雕虫小技我随手都能教给你!”

  秦珏闻言,别开眼不看了,气得谢琳琅暗暗咬牙。

  很快,轮到他们进城了。

  望江郡是南下去项城的最后一座大城,附近城池的人都会来这行商,所以非常热闹。

  虽是大城,但作为京城来的见过世面的谢某人,她连皇宫都觉得一般,更不要说这里了,所以她只是透过车窗看了两眼,便开始兴致缺缺。

  秦珏此时正在捣鼓一些瓶瓶罐罐,研磨药粉,托之前押送队的福,他手里有不少好药,多是能吊人命的药,估计大部分还是贡品。

  但这些好药被秦珏倒腾倒腾,竟然也能配出毒药,只能说这世间的一切都是有两面性的,好药也不能多吃。

  这样想着,她凑了过去,拿起一个瓶子一边摇一边问。

  “这里面装的什么?怎么感觉像水?”

  秦珏瞥她一眼没有搭话。

  很快谢琳琅放下那个瓶子,拿起了另一个,还打开闻了闻。

  “咦……这里面是人参吧?但参味怎么这么奇怪?过期了吗?”她说着,将塞子塞上推远了些,然后继续左看看右摸摸。

  她这样捣乱,秦珏就像没有看到一样,依旧保持着同一个频率磨药。

  见他从头到尾不受干扰,有心拉进距离的谢某人,便放下那些瓶子,直接坐到他身边去了,开始没话找话。

  “我说你啊,不是看书就是磨药,你磨这么多药有什么用?人都被你杀完了……”

  说到这她突然一顿,然后定定的看着秦珏,“……你磨这些药该不是给我准备的吧?老实交代!你之前是不是也给我下毒了?我跟你讲,我……唔?”

  她的声音截然而止,因为秦珏突然伸手塞了一颗药在她嘴里,并顺势捂住她的嘴,倾身凑近了道。

  “好了,毒解了,可以去一边玩吗?或者你可以去赶车?”

  他的声音依旧冷清,但谢琳琅却在他近在咫尺的眼睛里捕捉到了一丝笑意……等等,这赶熊孩子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正当她想说话时,马车突然停了下来,惯性让谢琳琅直直朝秦珏扑去!秦珏下意识扶住她,结果就撞到了身边的矮几,药槽掉了下来,里面的药粉登时撒了一地!

  糟了!见秦珏磨了一上午的药全喂了地毯,谢琳琅看到他的眼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阴沉下来,登时皮肉一紧,麻溜的跑了!

  “该死!居然有人拦路?你不要出来,我去解决掉他们!”说完,她就跑没影了。

  跑出车厢后,见秦珏没有跟出来,谢琳琅才松了口气……

  这孩子不愧是从小当太子长大的,不管以前有多温和,现在有多乖戾,那一身气势都不是在开玩笑,沉下脸的时候还真有点吓人。

  小喜见她出来,小声的说道,“公子,前面闹事的似乎是柳惠妃家的人……”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