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我养的太子黑化了

第十三章 陪你一起下地狱

我养的太子黑化了 天善有容 2086 2019-10-18 19:45:00

  他的话音刚落,便有一阵山风吹起。

  谢琳琅逆着风愣愣的看着与冰雪融为一体的秦珏,过了许久才道。

  “……所以从你给柳二公子下毒开始,你就想好了要覆灭柳家满门?”

  秦珏轻声一笑,“我没有下毒,车上的毒粉只是意外罢了,如果那个家伙不抢你的马车,自然什么事都不会有。”

  谢琳琅顿时深吸一口气,“你要杀他我不管,但在泉水是活的,你在水源下毒,就算毒药混入望江时已经稀释,但山下泽水而居的村庄怎么办,村里的老百姓怎么办?他们还是有中毒的风险,你这样做,会祸及旁人!”

  谁知秦珏听了,依旧在笑。

  “祸及旁人?那又何干?”

  他拿出一个铜制的药瓶,一边转动,一边俯视着山脚下的城郭,眯着眼道。

  “……在我看来,这座城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它是柳家的城池,不管是土地,工坊,还是人口,都是柳家的,这也是为什么柳家人在这为非作歹强抢民女都没有人管,因为他们大部分人,都依附着柳家生活。”

  “就因为他们都被打上了柳家的标记,所以就算被波及死了,也死有余辜?”

  谢琳琅渐渐皱起眉来,“我明白你复仇心切,但报仇,不应该是一件很私人的事么?那些没有害过你的人何其无辜,你怎么能滥杀他们?”

  “无辜?”

  秦珏嗤笑一声,眼神突然锐利起来,“皇帝为了柳惠妃害死我母后、灭我母族,一场生辰宴,死了多少无辜的人?他们就不无辜吗?

  夏家满门抄斩,为了清扫余孽,那些依附着夏家生存的人又被屠杀了多少?他们就不无辜吗?

  既然他可以残忍,我为什么不行?他杀尽了我的亲族,我为什么不能屠掉他心上人的城池来泄愤?!”

  他说出这些话时,眼角微微发红,周身更是戾气缠绕,就像被黑色的火焰缠绕了一样!

  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谢琳琅认真看着他的眼睛,“他作恶你也作恶,那你和你最恨的人,又有什么区别?”

  “那我就该忍,该退让吗?!”

  他眼神很冷。

  “谢琳琅,你告诉我,为什么只有他可以做坏人,而我不行?这天地间,难道有什么强硬的桎梏吗?

  别说什么善良的人可以登上极乐,恶毒的人就会下地狱这种话,从我杀第一个人开始,我就不怕地狱了……地狱再深不过十八层,最惨不过魂飞魄散,而你,真的要阻止我吗?”

  他问出这话时,眼神充满了审判!

  虽然谢琳琅说,她永远不会让他一个人,可如果他们的理念南辕北辙,那这个永远也不过是个笑话罢了。

  她太光正凛然了,眼睛里揉不进沙子,但他已经被恨腐蚀透了,满心都是弑杀的恶念!

  所以他真的很想知道,当他和她的观念完全相驳时,她究竟是会坚持正义,拂袖而去?还是会揪着他,试图用大道理说服他?

  如果是这样,她不如趁早离开!

  秦珏的话让谢琳琅久久沉默。

  地狱最深不过十八层么?

  为什么做人一定要做好人,不能做坏人?

  为什么敌人可以恶毒,而他不行?

  她答不上来。

  这个世界上,好像也没什么强硬规定,叫人一定要从善。

  那么……她要用什么来说服秦珏,用什么来说服自己?

  天空纷纷扬扬的飘着雪花,让人心仿佛更冷了,谢琳琅呼出一口热气,突然伸手拿走了秦珏手里的药瓶!

  秦珏一愣,然后就看到谢琳琅拿着药瓶,走到了巨石边沿,在她下方,就是潺潺流动的泉眼。

  只见她低着头认真说道,“虽然我仍不认同你的想法,不,我很排斥你这种为了报仇,滥杀无辜的行为,但我确实没有办法说服你……为什么你不能做一个坏人。”

  她看着下方澄澈的泉水,皱着眉声音很轻。

  “不过,或许我变成和你一样的人,应该就能理解你了,如果你觉得只要能杀光柳家人,殃及池鱼也没关系……那么不用你动手,我来就好。”

  秦珏听罢,上前一步拽住了她,“你在胡闹什么?瓶子给我!”

  谢琳琅抬头认真的看着他,“你也说了杀人是会下地狱的,你也做好了在地狱里受刑的准备,而我既受皇后娘娘所托,发誓要好好照顾你,那么没道理你下地狱,我却不跟着你去。

  我说过的,天上地下,除非有一天你不需要我了,不然就算黄泉地狱,我不会再让你一个人走!”

  她说完,用力甩开秦珏的手,然后握紧了瓶子,冲着泉水的方向。

  秦珏惊住了!

  他愣愣的看着自己被甩开的手,然后愣愣的看着谢琳琅的背影,想说什么,却像失去了声音一样,什么都说不出来。

  这天地间,他的眼里,仿佛也只剩下了谢琳琅这一个人。

  ……蚀骨的恨是世界上最毒的毒药,他明明已经无药可救,结果这个人,还是不愿放弃他么?

  即便是堕落,也愿意陪着他?

  而谢琳琅不知道秦珏现在的想法,因为她正在和手上的瓶子较劲!

  这瓶子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瓶塞像是长在了瓶口上一样,不管她怎么扯都扯不出来!

  这可急死了人!这种感化黑化太子,进而唤醒他良知的关键时刻,她怎么能掉链子?

  她暗暗使力,憋得脖子都红了,但这瓶子好像有自己的想法,就是不开!

  这个时候,秦珏突然笑了一声,这一声让谢琳琅全身都僵住了,从头到脚都写满了尴尬!!

  突然,他呼吸凑近,竟然双手环住了她,握住了那个瓶子。

  只听他在她耳边声音很轻的说,“这瓶口有机关,不是这样开的。”

  谢琳琅登时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有机关你特么不早说?害她在这傻半天……

  她憋屈的闷声道,“那要怎么开?”

  谁知秦珏并没有告诉她,而是在她松手后,将瓶子收回了。

  他拿走瓶子,后退一步,一瞬间,又变回了那个冷冷清清的少年,不过他眼中含着一丝笑意,就这样静静的专注的看着她,让她的脸莫名就红了。

  “你说的,地狱也跟我去?”

  他突然开口说的话,让谢琳琅连脖子都一并红了!

  她刚刚一时冲动,竟然说了那样的话?可啪!绝对有人冒充了她!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