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我养的太子黑化了

第十五章 温暖的披风

我养的太子黑化了 天善有容 2006 2019-10-19 19:50:00

  沈君卿闻言,本就带笑的嘴角,瞬间笑意更深。

  他接过信件,原本可以一目十行的他,这封信却看得很慢。

  期间,他俊美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变化,只在看到末尾时,笑得更真诚了一点。

  “文灵。”

  “奴婢在。”

  “回府之后,把天青阁收拾出来。”

  他的话让身边的婢女瞬间瞪大了眼睛,“天青阁……是谢公子要回来了吗?”

  她说出来之后,便自觉失言的捂住了嘴,但心情很好的沈君卿并没有和她计较,反而点了点头。

  “嗯,去了那么久,也该回来了。”

  听得这话,婢女低低的应了一声,就站到一边去了。

  作为帝师的身边人,她很清楚帝师大人对谢琳琅到底是什么感情,也很清楚自己的本分。

  一直以来,她都觉得谢琳琅太不知好歹了,帝师大人对她这么好,结果就因为瞒了她一件事,她就要跟帝师决裂,还跑到边远之城,要去当什么县令,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眼下她要回来了,是因为在外面吃了苦,碰了壁,所以才回头的吗?如果是这样,那也太让人瞧不起了。

  此时的谢琳琅并不知道她已经被人安排得明明白白,仍驾着车一路往南。

  越往南走,天气越湿冷,谢琳琅还好,因为她体温本就高于常人,但秦珏就惨了,即便裹着两层狐裘,那阴湿之气还是叫他手脚冰凉,谢琳琅想了很多办法都不行,最后只能亲身上阵,晚上一起睡了。

  反正才十四岁,她又没有发育,所以没有暴露的风险,再说了,她小时候有一段时间,也经常跟他挤一张床,都习惯了。

  就这样,过了几天。

  一天晚上,谢琳琅趴在被窝里,透过挑开的车帘,看着天上的月亮。

  “哎,还有多久才能到啊……我的小喜也不来找我,该不是不要我了吧……唔,我太难了……”

  秦珏闻言忍不住轻笑,从小到大,谢琳琅总会说出一些让人忍俊不禁的话,让他控制不住自己。

  谢琳琅听到声音,又扭过头来看他,挑着眉道,“后悔了吧?我的马车多舒服,一点都不颠,还暖和,要不是你捣蛋,咱们现在也不至于挤在这种破马车里,想想是不是悔得肠子都要青了?”

  秦珏听罢,倚着车壁道,“那你悔么?如果现在你还在京城,你想要什么都会有。”

  说罢,他就咳了几声,原本他身体还没这么弱的,只能说之前那一个月的折磨,到底还是伤了根本。

  谢琳琅顿时掀开被子,拍了拍被褥让他躺下。

  已经接受她靠近的秦珏也没有扭捏,动作很轻的躺下了。

  被子里很暖,谢琳琅就像个火炉一样,靠着她,便不会觉得冷了。

  见他躺好,谢琳琅才道,“有什么好后悔的?若是没过来,我才会后悔。”

  当时的情况多险啊,秦珏差一点就死了,如果他真死了,谢琳琅觉得,她可能这辈子都没办法迈过心里这个坎。

  秦珏躺着,双眼盯着顶上的车壁,突然问。

  “报恩对你来说,真的那么重要么?明明对你有恩的并不是我,你这样,不会觉得太傻了么?”

  谢琳琅闻言,忍不住白了他一眼,“瞧你说的,难道你就不是我朋友了?就算没有皇后娘娘的嘱托,我从北地回来后,也不会对你的事坐视不理好不好?”

  她的话让秦珏愣了一下,随即轻声笑了,好像谢琳琅还真是那种性格,哪怕人人对他避之不及,但只要她在,就绝对不会置之不理。

  见他笑了,谢琳琅凑过去悄悄告诉他一个秘密。

  “其实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不是八岁,而是七岁,你有印象吗?”

  秦珏摇了摇头,他明明记得,他和谢琳琅第一次见面,是她被帝师正式收为弟子的时候,那时她还有点婴儿肥,个子也没抽条,看上去白白嫩嫩的,就像观音童子一样。

  谢琳琅“嘿嘿”一笑,“我就知道你不记得。”

  说着,她也躺平了,双手抱着被子,眼神有些神往。

  “那你应该还记得,你七岁那年,死了一个皇叔吧?”

  “记得。”秦珏顿了顿,又道,“听说是病死了,不过在他死之前,我和他也没什么交集,因为母后一直很讨厌他,不许我接近。”

  谢琳琅笑了,“是应该讨厌的,你那个皇叔不是什么好东西,整天不务正业,游手好闲不说,还一直迷信采补之法,偏偏这采补对象还不能是一般人,必须是不足八岁的童男童女,当时的我,就是其中之一。”

  她穿越过来的时机可以说是很不恰当了,因为这个狗王爷在“采补”之前,还要将孩子们先饿上三天“净身”,原主就是被活活饿死的,以至于她穿越过来后,手脚一点力气都没有。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更糟糕的是,她还没有完全适应新的身体,就被送到了狗王爷的床上……

  秦珏听罢,猛地坐了起来,他看着谢琳琅,眼中有阴云堆积。

  见他这般,谢琳琅也坐了起来,安抚着道,“不过我没事,当时他是准备采补我来着,但是我……”

  她说到这里顿了顿,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但是我趁他不注意,拔了他的簪子,戳穿了他的喉咙……所以,他其实不是病死的,而是死于我手。”

  她到现在还记得簪子刺破血肉时,那一瞬间的手感,粘腻的鲜血喷了她一手,怎么洗都洗不干净。

  侍卫们很快就发现狗王爷死了,尖叫着把她打入地牢,为了给狗王爷蒙上最后一块遮羞布,他们还非要说她是敌国奸细,想要把她屈打成招,完全不顾她只有七岁的事实。

  谢琳琅不知道她是怎么熬过那些天的,只记得,她差点就死了……结果突然有一天,地牢的门被大大的打开,一位穿着华贵的女子被人簇拥着向她走来……

  原来皇帝觉得这事太不光彩,打着“家事”的幌子,将案子从三司移交出来,交给皇后处理。

  皇后来地牢原本是要提审她的,结果看到她那么小那么弱,整个人都愣住了,下一秒,她就解下自己的披风罩在了她伤痕累累的身体上……好温暖,而且很香很香。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