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我养的太子黑化了

第二十六章 这一条荆棘之路

我养的太子黑化了 天善有容 2030 2019-10-25 19:32:47

  他很轻的声音就像羽毛一样落在了谢琳琅心尖,随即在心湖上掀起一圈一圈的涟漪,层层不绝……

  正当谢琳琅准备说点什么宽慰他时,只听水盆“哐当”一声砸在了地上!同时小喜变了调的声音传来——

  “你们在干什么?!”

  谢琳琅一惊,下一秒小喜就扑了过来,速度飞快的抽走放在一边的长衫,然后兜头朝谢琳琅罩下!

  “公子你莫要忘了,你可是个男人呐!!”

  秦珏被小喜推开时有点懵,听了小喜这话就更懵了,什么叫“他可是个男人”?

  好在他这么一打岔,谢琳琅也清醒过来。

  真是!她虽然还没怎么发育,但好歹是个女的,怎么能这么不小心呢?

  于是她有些抱歉的对小喜说,“我们之间没啥的,秦珏只是过来关心我的伤……”

  小喜像护犊子一样将谢琳琅护在身后,用防狼一样的眼神看着秦珏!

  “关心需要在沐浴的时候表达吗?”

  这……好像不用……

  秦珏皱起眉来,忍下那种怪异的感觉,低声道,“既然你没事,我走了。”

  他说着走到门前,想起什么,还是低声嘱咐的一句。

  “论毒术,我更了解,你若是觉得不舒服,不要逞强。”

  谢琳琅讪讪的点头,等秦珏出去之后才长长的松了口气,而小喜已经克制不住的在她耳边叨念了。

  “公子,不是我说你,男孩子怎么可以这么不注意保护自己?”

  谢琳琅十分抱歉,“我知道了……我以后会小心的,不过秦珏年纪还小,什么都不懂……”

  小喜顿时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她,“……等他都懂的时候你就死定了!”

  另一边,秦珏独自一人走出了院子,看样子,是想出去吹吹风让自己清醒一下。

  刚刚他怎么会对谢琳琅说出那样的话?这种感觉很陌生,陌生到仿佛是他上辈子才会有的感情。

  夜色凄凉,加上他们落脚的地方非常偏僻,放眼望去看不到人。

  秦珏眺望远方,依稀可以看到天边起伏的黑影,那就是祁连山,只要翻过那里,项城就很近了……

  突然,他脚步一顿。

  一丝丝的铁锈味传来,一个黑衣人无声的出现在了秦珏身后。

  但很快,他就单膝跪了下来,坚实伟岸的身体就好像山岳一样稳重!

  只听他低声道,“殿下,您终于来了!”

  ——所有人都不明白,为什么当初秦珏没有逃出国,而是在关键时候折返。

  他难道不知道,回来秦国,便是九死一生吗?

  不,他是知道的,知道皇帝既然已经出手覆灭了夏家,就不可能再留活口,但他还是回来了,带着必死的决心和滔天的恨意,重新回到了地狱!

  董奇想起几个月前,那时候他们在边界线,只要踏过暮长河,就能离开秦国了,谁知皇后突然自杀,扰乱了他们所有部署。

  那天晚上,太子殿下抱着皇后的尸体在暮长河边坐了整整一宿,一动不动,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谁也不知道他下一秒,会不会直接跳进那奔腾的河水里,生与死,仿佛就在一念之间。

  但最后他也没跳下去,也没有哭,等天空开始泛白的时候,他站起身来,下了几条命令。

  第一,所有残余势力,不要再跟着他了,全部都转移到项城去。

  第二,联系京城余部,他要回京。

  当时所有人都以为他疯了,这时候回去,不是死路一条吗?

  而他没有疯也没有死,他独身一人带着皇后的尸体回去后,呈上了一份“皇后死前留下的血书”,然后他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认下了所有罪状,愿意接受任何惩罚,只求生母可以葬入皇陵!

  再铁血的人或许在这一刻都会软下心肠……果不其然,原本坚定了意志要杀他的皇帝,最终只是判了他流放。

  但在皇帝这里逃过一劫,只是荆棘道路上的第一步罢了。

  他联系宫中暗部进言,将流放之地定在了项城。

  然后就遣散了京中全部势力,只当自己是个没有威胁的废太子。

  从皇宫到项城有多远?可能就像神话故事中的九九八十一劫求经路一样,但这条路,他必须自己走。

  不能暴露隐藏起来的势力,不能暴露他本来的目的就是项城,不能死在路上……

  所以他们这些早就来到项城的人,其实也并不确定,太子是不是能完成自己的部署,活着与他们会合……

  在他返京之前,暗卫首领曾问过他。

  “属下等人去项城等殿下可以,但若……殿下没来呢?”如果他死在路上了呢?

  当时的秦珏是怎么回答的?他笑着,用很平静,很温和的声音说。

  “倘若我没来,便是命该如此,那你们就散了吧,为了一个连命都保不住的人,不值得。”

  那当是他最后一次露出温柔的笑容。

  之后,他们来到项城,日日在等,明明只是几个月的时间,却过得无比漫长。

  终于,他们等到了,殿下,他来了!

  秦珏缓缓转身,此时的他又不同,在谢琳琅面前,他是乖戾的,阴沉的,喜怒无常的,偶尔也是孩子气的。

  但是在昔日的部下面前,他的眼睛沉寂到没有一丝光,因为在看到他们的时候,他就知道,他是来复仇的。

  “为什么在这?”他微微歪头,“这里离项城,还有几日路程。”

  虽然押送队的人已经死绝了,但秦珏并不确定皇帝没有派别人监视自己,为了不功亏一篑,原本他们不该现在就见面的。

  董奇压下心中的激动,低声道,“周围都是我们的人,不会有事,殿下……”他看着秦珏比几个月前更加瘦弱的身体,不觉哽咽起来。

  “您这一路,受苦了!”

  受苦吗?秦珏有些恍然。

  之前一个月是挺苦的,之后……谢琳琅来了,虽然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也要躲避各种追杀,但不知为何,秦珏想起来竟然不觉得苦,甚至因为有了这后半路的缓冲,他想起之前被各种折磨的时候,也没有那种想要屠杀一切的冲动了,都过去了。

天善有容

(晚上十点半应该还有一章……哈哈哈~笔芯大家!多谢大家的鼓励和票票,爱你们一万年!)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