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我养的太子黑化了

第四十三章 一生同行,十里红妆

我养的太子黑化了 天善有容 2316 2019-11-02 19:58:55

  属下的话让廉柯一惊,这怎么可能?

  他皱着眉问,“对方有多少人,几条船?!”

  这禀报的人迟疑了一下,大声回道,“对方只有一个人,一条船!”

  廉柯一愣,随即皱着眉往外走,当他看到那所谓的一个人、一条船时,忍不住笑出声来。

  与其说是一条船,不如说是一叶扁舟,它窄小到就像是一片细长的树叶,就这样拦在二三十条中型货船的前面,如同螳臂当车一样可笑!

  廉柯笑得乐不可支!

  他让前面的船避开,径直驱船到小舟面前,然后趴在船头,毫无形象的笑道。

  “谢琳琅!你不是吧?你该不会就想用这么一艘破船拦下我吧?你是脑子坏掉了吗?!”

  他说着,还让周围的船尽数抛锚,停下看戏。

  他算是确定了,这项城果真连一艘像样的船都没有,不然谢琳琅也不至于折腾了这么久,划个破船来拦路。

  谢琳琅胸口微微起伏,之前她打马追来查看情况,又纵马回去黑水码头、命人在码头挖掘。

  待看到那些人挖出黑水后,她才马不停蹄的飞奔而来。

  等到了水边,她用马换了别人的渔船,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横切过来,拦在了众船前面。

  好在一切还来得及,这些人还没有过河道,这算不算是,天时地利?

  她仔细盯了对方脖子上的白色纱巾一眼,过了很久才笑着说。

  “我说你怎么对我敌意这么深,原来是你啊……喻连柯,你还真是命长。”

  听谢琳琅准确的叫出自己的名字,廉柯脸上浮现出惊喜的表情,他夸张的说。

  “我何德何能啊?!还是说,当初没有杀掉我,所以你对我格外记忆深刻?”

  说着,他扯开了脖子上的白纱,顿时露出了一条深红色的掐痕。

  说是掐痕,但又像是烫上去的,否则什么样的掐痕,会这么多年不消?

  白纱掉入水里,他手指摸着自己脖子上的痕迹,阴沉的笑道。

  “……我还记得,当年你突然骑在了我的脖子上,用那双只有一点点大的手,掐住了我的脖子……谢琳琅,难道你的手是鬼手吗?不然为何我回想当年,不觉得窒息,只觉得烫呢?”

  谢琳琅冷笑,然后取下背后的弓箭,拉弓对准了廉柯。

  “我是鬼,你是什么?畜生吗?当年放过你,本就算你运气好,谁知你不好好做人,又要犯在我手里,这一次,你觉得你还会有那么好的运气吗?”

  看着谢琳琅手里的弓箭,廉柯丝毫不惧,他一招手,身后就有人将秦珏带了出来。

  此时秦珏完全没有想到、谢琳琅竟然会出现在这!

  她认出替身来了?她这么快就认出来了?然后单枪匹马、一个人来找他?

  秦珏刚出现在船头,廉柯就伸手将他拽到了自己面前,只听他笑着说。

  “哎呀呀,看来运气还是站在我这边呢!有太子在,你敢动武吗?我要是我没记错,戴着佛珠的你,一次只能出一招吧?假如你取掉佛珠大开杀戒,那你就没有理智了,到时候太子也要死,你舍得杀了他么?”

  长风撕扯着谢琳琅的衣衫,她拉开弓,站得笔直,整个人就好像钉在了船头一样!

  只见她眯着眼笑道。

  “没有武功我就奈何不了你了?喻连柯,你还真是天真!

  在我的地盘抢我的人,你简直是当我死了!眼下我既然追过来了,那么不仅是你,还有你身边这些乌合之众,就都留下来吧!”

  她这话让对面船上听到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那些水匪纷纷走上甲板,手里拿着锃亮的宝刀,看着她满是嘲讽。

  其中廉柯是觉得最可笑的,这绝对是他这么多年听过的最狂妄最不自量力的话了!

  “你知道我这里有多少人吗?我的船上,一千零七十人,各个都是刀口舔血,杀人如麻的悍匪!你就算取了佛珠也未必能杀光我们,是什么让你这样狂妄?”

  不仅廉柯觉得她狂妄,一直沿途跟随,以防不时之需的董奇也觉得谢琳琅嚣张。

  这些水匪一看就很厉害,哪怕他们已经做好了偷袭的准备,有十全的把握能将这些人拿下,这一战也肯定损失惨重!

  那谢琳琅凭什么一个人就敢放出这样的话?她到底想做什么?

  所有水匪都盯着谢琳琅,而董奇身边的一个人却低声道。

  “大人,黑水码头那里飘来了很刺鼻的黑水,按照水速,应该很快就要过来了。”

  他们因为在岸边所以看得分明,而船只在水里,尤其这水本来就有点黑,水面上还飘着薄薄的白雾,他们注意力又全在谢琳琅身上,自然没人发现异常。

  见谢琳琅笑得嘲讽,那表情就像在看蝼蚁一样,完全不屑解释。

  廉柯怒了,他最讨厌谢琳琅现在的笑容,仿佛所有都在她掌握,所有事都难不倒她一样,她凭什么?!

  所以他故意刺激她道。

  “……至于你说‘抢走你的人’?你是不是搞错了一点?太子殿下是自愿跟我们走的!为了摆脱你,他还特意搞了个替身,你又何必追过来自取其辱呢?”

  说着,他推了秦珏一下,秦珏这才恍若回神,神情复杂的盯着谢琳琅。

  她突然出现,打乱了他全部的计划,他可以涉险,但他并不打算拖着谢琳琅一起。

  所以他没有否认廉柯的话,只沉声道。

  “是,我是自愿跟他们走的。”

  说这话时,他一直盯着谢琳琅,希望她能明白他的深意。

  “……所以,你不要挡路,我不会有事。”

  他说完,廉柯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听到了吗谢琳琅?太子宁愿跟我们走,也不要你呢!亏得你还巴巴的追过来大放厥词……

  也是!太子殿下跟着我们,我们既可以保护他,又能帮他恢复位份,必要时,还能借兵给他!

  而你,你有什么?离开京城,你只是一个弹丸之地的县令罢了!你能给他什么?凭什么追过来让他留下?”

  一丝丝刺鼻的味道传来,谢琳琅笑了,她突然将弓箭拉到最满!眼中光芒璀璨,带着无与伦比的自信!

  “县令就什么都给不了么?你也未免太小看我了!”

  “我虽然给不了他权势兵马,但我可以许他一生同行,十里红妆!”

  说着,她箭指的方向突然向下,猛地射出!

  在极强的力道下,那箭穿过薄薄的水雾,打在廉柯船底钉着的铆钉上!

  只听“叮”的一声,火花溅起!廉柯本来还想嘲讽她“十里红妆”是什么鬼,她朝水里射箭又是什么用意?

  结果下一秒,一丝火光呈燎原之势,从他船底钻出,瞬间铺开蔓延!

  那一刻,仿佛整条河都烧起来了!

  坐在望江阁上等消息的钦差突然站了起来,几步冲到窗边!

  而他眼前,火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铺开、延绵十里!就宛如京城贵女出嫁时、那声势浩大的十里红妆!!

天善有容

(太子出嫁,十里红妆,如此大喜,我小善做个表率,投两张“推荐票”随份子!大家看着给叭!(◔◡◔))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