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大神师父竟然是我爱豆

第二十二章 触发隐藏剧情

大神师父竟然是我爱豆 萧沐依旧 2035 2019-10-30 21:10:40

  接下来的三题,阮慕和师父全都猜到一块去了,对于阮慕来说,这个情缘任务并不是像传说中难度那么高。

  “徒弟是不是觉得很简单呀?”听着师父的问话,阮慕立刻回道:“是的是的,咱们都已经完全答对了四道题了呢~”

  “我们好像没有触发隐藏任务。”之前沈一言也有看一些与任务相关的教程帖子,里面有好多人反馈到自己的队伍遇到了隐藏剧情,然后卡在里面出不来,最后只能放弃。

  而这次,他们进了情缘山庄后,一切似乎都很顺利,难道真的说明他和慕慕很有默契?

  “慕慕”

  明明耳机里传来的声音已经听了好多天了,可是阮慕还是觉得这声“慕慕”喊得自己心感到一丝丝颤动。

  “师父怎么了?”游戏里,随着对话,他们也暂时中止了情缘仙子的问题。

  “还有大概40分钟,我们还剩6道题,时间很充足,我们先去看看能不能触发隐藏剧情吧?”沈一言拉着阮慕,打开了隔壁小院的大门,走了进去。

  走进隔壁院子,夜晚时分,院子里的树木被风吹着哗啦啦地响着。树上站在不知名的鸟儿在鸣叫。

  明明刚刚他们进来的时候,还是傍晚时分,还有太阳,可是进了这个院子,月亮已经高高挂在了天空。

  隔着一面墙,两座不同的庭院居然存在着时差,阮慕感到诧异极了。

  “谁在哪里?”房屋里有位女子在说话。

  寂静的夜晚,这座空寂的庭院里居然有人在说话,阮慕抬头,看向发出声响的那个房间。

  房间里,随着这位女子的说话,动作间已经点了一盏油灯,油灯亮起,女子的身影照射到窗户上。

  随后,女子咳嗽声不断的传来。

  “谁在哪里?”女子又问了一遍。

  “在下和徒弟,偶尔经过这里,冒昧闯入这座庭院,实在是抱歉。”不忘说话间还做出施礼的动作,表示自己的歉意。

  屋子里的女子听到对话,站了起来,慢慢的走向门口,打开了房门。

  “两人既然经过这里,不妨进来坐坐喝喝茶歇息会吧!”房门打开,一位妙龄女子出现在阮慕他们视野中。

  女子面容苍白,像是生了场大病,可是阮慕还是从其面色中看出了些许妖异。

  “徒弟,要小心。”不忘低声对阮慕说道。

  “二位进来吧,没事的”女子再一次对师徒二人发出了邀请。

  “师父,咱们进去看看吧”阮慕提议,她有点好奇。

  两人进了屋子,才发现,屋子里还有人,在里面卧室的床上,躺着一位男子,这位男子的面色更是苍白,头发灰白,一幅油尽灯枯的样子。

  “那是我相公。”女子看着屋里床上躺着的男人说道。

  “我叫红灵,我相公是附近村上的举人,名字是薛辰,我们二人本来在村里居住,后来我相公生了病,我们二人不得已,把这个小院子给租了下来,好靠近药房,问诊拿药。”女子低声慢慢地讲述他们的身份。

  “你相公生的是什么病啊?”阮慕问道。

  这个问题,像是戳中了红灵的痛处,红灵突然哭了起来。

  “我们也不知道,去年冬天,家里实在是寒冷,我相公就准备去山上砍些柴火回来用,去的时候明明是好好的,可是回来的时候,整个人脸色苍白,肩膀上出现了动物的爪印,鲜血淋漓,我们找遍了这村子四周的大夫,甚至是送到州县里去找大的药铺看病,只知道这是狐狸的爪印,却也没人能诊断出这是什么病。”红灵边说边抹泪。

  “这个病一直不见好,我相公就整日卧病在床,错过了今年的科举,唉”

  “那个爪印现在还在吗?”不忘问道。

  “这是诡异所思的地方,这个爪印它一直存在着,到现在也没消失,那伤口处的血虽然已经停止流淌,但是伤口却难以缝合。”红灵带着师徒二人走进里屋,靠近床边,轻轻地拉下薛辰衣服的肩膀处。果然那个伤口还一直在。

  “这是狐狸的爪印?”阮慕感觉十分匪夷所思,这个爪印看着十分凶残,看着要是将薛辰肩膀上的肉给撕扯下来。

  “是狐狸,还是生性极为凶恶的狐狸”

  情缘仙子:恭喜你们触发情缘任务中的隐藏剧情:悲欢离合戏一场。

  玩家们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任务,则将获得丰厚的奖励,限时30分钟。

  原来这就是隐藏剧情啊......

  “师父”阮慕走到师父的旁边,师父这时候正在盯着薛辰看着,不说话。

  “那只狐狸,与你是什么关系?”薛辰刚醒来,就听见不忘这样的问话。

  类似这种问话,薛辰自从受伤以后,就听到不断。

  薛辰毕竟是个书生,身子比不上整日上山砍柴的樵夫,到了山上半腰的地方,体力就已觉得跟不上了,所以他选择在附近砍柴,可是没想到,突然从灌木丛中跑出了一直狐狸,还是一只会说话的狐狸。

  薛辰说:“他们都不相信那只狐狸会说话,都认为我疯魔了。”

  红灵接着薛辰的话说:“相公说那山上有狐狸,村里的壮汉们都无数次去过山上,可是他们都没有发现过这只狐狸,山上只有些野猪野蛇。”

  “我们都认为相公是在山上受到了巨大的惊吓,导致他产生了幻觉,可是来诊断的大夫们都说相公并没有问题。”红灵表情似是纠结,接着说:“从那以后,相公每晚都会说梦话,有时甚至是从梦里惊醒,嘴里念叨着: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求求你,放过我吧!”

  “可是相公清醒后,却又会忘记每晚经历的事情,我们怎么问他他都回答不上来自己曾经做了什么。”红灵伸出手擦拭掉脸上的泪珠,像是觉得庆幸:“幸好,相公还记得我。”

  在红灵说话的这段期间,薛辰又昏睡过去。

  “薛辰去的那座山,是在哪里?”不忘问道。

  红灵突然转身看向不忘,“大侠是要去那座山吗?”

  “师父是想要......?”阮慕同时问道。

  “慕慕,我们去那座山上看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