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我的师父不可能是反派

一朝梦回修仙界2

我的师父不可能是反派 琉璃风盏 2130 2019-11-27 18:17:40

  萧悦不禁打了个冷战,小说她没有看完,灵云派守卫森严哪里来得魔气还不得而知,只说是萧月生自己偷练邪功,自作自受罢了,但她身为理科生的思维逻辑告诉她,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苍天啊!不能让我穿越成开挂女主吗!要不……留在天山派得了,远离男女主,大概就不会挂了吧?只要安全活到神魔大战大结局,这本书完结了,也许就可以回去了!呕心沥血终于考上物理系的研究生,头发都要秃了,她可不想在一本书里蹉跎时光。

  “你先起来。”新版萧月生来自人人平等的现代,看不惯这种行为,于是先让这个可怜兮兮的小姑娘站了起来。可是!那个看起来小小的小丫鬟,竟然可以和自己平视!

  萧月生整个内心都不平衡了——为什么我缩水了,我一米六八的个子呢?!

  看见自家圣女有灵魂出窍的嫌疑,小丫鬟和萧月生大眼瞪小眼好一会儿,才大着胆子伸出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圣女?”

  “嗯?”萧月生下意识地反应,深深呼吸了一口气,萧月生很快接受了这个事实,她竟然从女大学生变成了小萝莉,这可太梦幻了。她记得萧月生在天山派就已经筑基了的,年纪小小的就筑基了,怪不得天资非凡目中无人呢。

  “不是去见掌门……我父亲吗,还不快走?”

  “您……您还没洗漱更衣呢。”小丫鬟诺诺道。

  “奥。”极力掩饰住自己的尴尬,为了不崩人设,叫人家觉得自己的圣女大人被夺舍从而引发一系列悲剧,萧月生决定还是得离开天山派。等到了灵云派,她虽不熟悉灵云山,但灵云山也不熟悉她,所以她的所有表现都将会是正常的。果然,逃不开和男女主正面对上的命运啊!

  罢了罢了,萧月生自我安慰道,既来之则安之,兵来将担水来土掩,她都是知晓剧情走向的人了,难不成还能挂在一本书里?

  盲目自信的萧月生坐到梳妆镜前,由着小丫鬟给自己梳头发,她这才好好打量起“萧月生”来:一双盈盈秋水清澈透明杏仁眼,两条似蹙非蹙弯弯细细柳叶眉,小巧的鼻子立在一点红唇的上方,肌肤似雪还胜雪,脸颊却红润有光泽,整个人小小的可爱非常。再看那一头乌黑亮丽的发丝,萧月生自己都爱不释手,发出点点的桂花的香气,就像是打那头发丝里自己渗透出来般,清香好闻。

  十三四岁的小姑娘稚气未脱,却已经隐隐能够看出日后倾城之貌,怪不得书里的萧月生自恃清高,看不起一开始只是个门外弟子的男主,也瞧不上南荒那种穷乡僻壤出来的女主,这家世、这长相,无一不是资本啊!

  萧月生暗暗决定,一定要远离男主女主,只要离开了这俩运气异常好的人,倒霉事就不会都落在自己身上。

  她记得书的开头她是认真读了的,男主惨遭灭门,死里逃生,原本的天之骄子被迫变成了乞丐,一路上历经挫折才到了修仙界第一大门派云山门,可惜却被人陷害是伪灵根,只能做个低下的门外弟子。

  穿上了一袭金边红衣,整个人便显得生动起来,萧月生随着小丫鬟来到天山派的大殿,腰背挺直,面无他色,目光直视,毫无怯懦。萧月生想,就凭这副天人般的脸蛋,她也不能露怯!

  大殿正中央坐着的是一身紫衣的中年男人,正是她的亲生父亲,天山派掌门萧鹤。坐下是天山派的十二位长老,年纪最大的已经八百多岁了,一副古稀老人的样子;年龄最小的也已经一百二十岁,却是一副二十岁青年的样貌,名唤玉寒烟,乃是天山派的天纵奇才,他的父亲原本是天山派的七长老,一百年前飞升了,于是儿子便顶替了他的位置。只不过这儿子怕是要比老子有天资,有望成为天山派早飞升的最年轻的人,故而比萧月生还受萧鹤待见。

  萧月生走到大殿中央,中规中矩道:“月生拜见掌门,拜见诸位长老。”

  察觉到大殿上的人投来的目光,萧月生没由的微微觉得有些紧张,这些人都是修炼百年的长老级别的人物,阅人无数,她真真怕自己的异样被人察觉出来。不过这个萧鹤还真没有个当父亲的样子,对待自己的女儿没有一点儿亲切的感觉,就像是对所有其他的无关紧要的人一样,平平淡淡的,毫无波澜。

  可是萧鹤并没有看出来她的异样,只是站起来走到她身边,淡淡道:“那便出发吧。”

  他转身对诸位长老道:“此去灵云山,怕是没小半个月不能回,派中事宜悉数交由大长老负责,辛苦您了。”他作了个揖。

  “老夫惶恐,掌门放心。”大长老亦回了个礼道。

  随着萧鹤走出大殿,身后是十二位长老齐刷刷的声音:“恭送掌门,恭送圣女。”

  大殿正前方的广场上是三辆马车,由六匹硕角灵鹿拉着,这鹿通体雪白,乃是天山才有的神兽,能日行千里,能陆能水亦能飞,且不惧风雨,恐怕萧鹤刚刚的小半个月大约是算多了。

  马车上绘制着天山派的标识,车内铺了银狐皮的毯子,柔软舒服。萧鹤率先上了那辆黑色的马车,萧月生很自觉地登了第二辆白色的,身后还有一辆,放了些先前萧月生收拾出来的杂物。

  圣女大人怕自己吃不得苦,便收拾了好些灵药、奇珍、法宝还有……绫罗绸缎,珠宝胭脂。

  萧月生头疼不已,这是去拜师修炼了,又不是去游山玩水!可是“自己”做的决定也不好更改,只好硬着头皮出发了。

  马车并无大的颠簸,为了硕角灵鹿能省些灵力,便一直在走陆路,但是有小幅度的摇晃,弄得萧月生昏昏欲睡。她老爹还真是心大,竟独自一人来送她,按理说这腥风血雨的江湖不是处处都有危机的吗?怎么如此不小心呢。

  奥,对,这是修仙界。

  萧月生嘴角勾起一抹憨笑,这灵鹿日行千里,也就是说二十四小时行一千里,那也不是很快嘛!动车基本上都能达到三百千米每小时呢……理科女的老毛病又犯了,萧月生想着想着,迷迷糊糊的快要睡着了。

  只不过一个急刹车惊醒了她的美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