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我的师父不可能是反派

一朝梦回修仙界4

我的师父不可能是反派 琉璃风盏 2293 2019-11-29 18:01:00

  “你不嫌我臭吗?”那乞丐问道。他身上有泥污,有血污还有其他的什么,他明白,自己脏的很。这么一个长相精致的小女娃娃做在自己身边,干净得好像天山顶的雪,他生平第一次感觉有些不适。

  “我闻不见。”萧月生眼睛看着窗外,有风吹起她的头发,拂在他的鼻尖,竟是淡淡的桂花的味道。

  她确实没闻见,马车里都是那颗丹药的味道,久久不散。

  乞丐终于勾起嘴角。

  枫叶镇。

  傍晚的风微微凉,萧鹤走下马车,闻到了那丹药淡淡的味道,犀利的目光便看向了乞丐。那乞丐也不惧,低着头假装没看见。

  “爹爹,我们去帮他买一件衣服吧?”萧月生道。

  “先去客栈安顿,稍后打发小二去便可。”萧鹤头也不回便率先进了客栈。

  “三间上房,另外,给他买一件衣裳来。”萧鹤把一大块银子放在桌子上,发出一声重响,掌柜的眼睛直发光:“好嘞客官!”随即赶紧打发小二道:“还不快去成衣店买件好衣服!”

  小二赶紧去了。

  萧月生瘫在床上,精神放松,坐了一整天屁/股都要麻了,突然想要舒活舒活筋骨,于是叫了热水便开始沐浴。氤氲的水汽蒸腾而上,熏的皮肤红润润的,萧月生惬意的发出一阵满意的叹息,闭着眼睛享受了起来。

  乞丐洗了澡,换上了小二送来的衣服,看着镜子里自己平平无奇的面容,不自怎地想的,轻轻一拂,镜子里的脸便看起来更为俊俏些。他轻轻一哂,多亏了那颗珍贵的丹药,他的修为已经迅速恢复到了八成,他习惯性地放出神识巡视四周有无危险,这客栈里除了他修为最高的便是萧鹤了,可惜萧鹤他还不放在眼里,他万万还不能察觉到自己的神识。

  隔壁便是萧月生,他本无意,却突然心血来潮,想知道这小娃娃此时此刻在做什么,便将神识探了进去,只是没想到竟让自己看到了血脉/喷张的一幕。

  美女出浴图。

  他知道自己应该收回神识,却鬼使神差地看着她慢慢从水中坐起,水珠儿从她圆润的肩膀滑落,一头半干半湿的秀发就那么披在身后,如同上好的绸缎。他没由得心跳加速,千百年来竟头一次有些期待——期待她赶紧站起来。

  只不过萧月生却迅速埋回了水中,扭头便道:“谁!”

  他吓得赶紧收回了神识。怎么回事?她一个筑基期的小修士竟能感觉到他?连她父亲都不能!只是回想起他刚刚的行为,他不由得哑然失笑,压住了心底的异样。

  萧月生哪里是因为修为强大?只不过是因为第六感罢了。总是觉得有人盯着她,便下意识警惕问了一句,谁料是自己疑神疑鬼。

  擦干了身子换好了衣裳,门外便传来敲门声:“姑娘,您父亲叫您下楼吃晚饭呢!”

  “来了!”萧月生随便弄了弄湿漉漉的头发,趿拉上鞋子就下楼了。

  “怎地如此便下楼了,仔细感染风寒。”萧鹤走到萧月生身后,掌心内里聚集,萧月生只觉得自己的头皮暖烘烘的很是舒服。

  “乞丐”走下来的时候便是看到这样一幅场景,心里竟然觉得若是他来,萧月生的头发定会干得更快。

  “你来啦?快来吃饭!”萧月生看见他,只觉得书里面描写的男主太假了,明明长得只是还行,怎么就被作者夸成了天人?

  虽然眼里的失望转瞬即逝,但是“乞丐”还是捕捉到了,他心中不喜她对他失望的眼神,但却也没说什么。

  他刚走到桌子旁,便见萧鹤拿出一袋银两放在桌子上,声音冰冷:“我们与阁下萍水相逢,缘分便到此为止吧。”

  “爹爹!”萧月生一听心中便有些着急,男主可是被灭门啊,她已经改变了剧情,万一那些仇家找上来他一命呜呼了,还怎么在神魔大战立下大功,这书还怎么大结局啊!于是着急道:“他大约也是要去灵云山的,正好与我们顺路,一齐也好相互照应,你说是不是?”她看了看萧鹤,见他面无表情,又看向“乞丐”,“乞丐”微微一笑:“阁下与姑娘大恩,在下没齿难忘,就此别过,他日再见。”

  他已经恢复了八成修为,那些老顽固不能再拿他怎样。

  萧月生的失落直接写在了脸上,男主可千万不能死!可是在“乞丐”眼里,就不是这么简单的意思了:小女娃不舍得自己走呢?

  但是他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能再耽误时间了。

  桌上的钱分毫未动,他就那么消失在了夜幕当中,

  “月儿,往后不可如此随性!”萧鹤的语气异常威严,萧月生虽想反驳,却也不得不在威压下妥协:“是,爹爹。”

  “用饭吧。”萧鹤道。

  魔界今日可是乱做了一团,老魔君被杀,可杀了老魔君的人也身负重伤不知所踪,一时间魔界群龙无首,乱做一团。

  十位分封的王全都聚集在魔宫,争夺魔君一位。老魔君在位已经两千年了,他们从来没有资格与他挑战——因为他们的修为相差太悬殊。

  按照魔界的规定,谁能杀死魔君,便能成为下一任魔君,可那杀死魔君的人现在也不见的还活着,如今一个便宜就在眼前,这几位便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魔君之位,能者居之,我们干脆比试一场,谁赢了谁便是这魔界的魔君!”青州王修为最高,便提出了对自己最有利的方案。

  “呵,到时候十位分封王只剩一位,魔界元气大伤,青州王是想要魔界被其他界瓜分不成?”熠城王冷冷讥讽道。

  “魔界不可一日无王,此事需速速解决,我迹州不参与,谁为魔尊,我们便尊谁!”迹州王保持中立。

  此话一出,十位分封王又开始争论,甚至大打出手。

  “诸位别来无恙。”

  带着威压的声音让门口的一些魔兵都吐了血,有的甚至直接昏死过去,十位分封王不禁一愣,果然,来者是他们口中的“小杂种”。

  “小杂种”羲辞生的一副好面容,看上去就像一位不染凡尘的谪仙,可这十位分封王都知道,他究竟是一个怎样心狠手辣的人,又是怎样一把拧下了老魔君的脑袋。

  那可是他的生身父亲!

  “你弑父夺位为天下人所不齿,我等虽为魔,却也不屑与你为伍,赶紧滚回你的修真界!”青州王呵斥道。

  “呵,不是说谁能打败老魔君,便能成为新一任魔君吗?怎么延续了千万年的规矩,到了本尊这里,就变了呢?”羲辞眸光一狠,指尖成诀,不过眨眼之间,青州王竟口吐鲜血,站都站不直了。

  “你不愿做这青州王,可有的是人愿意做。”羲辞嘴角带着笑,却丝毫没办法缓解这大殿里剑拔弩张的气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